百墨阁 > 仙侠修真 > 造化之王 > 第3265章 顺水推舟
    在见识过数位神王集体陨落、见识过道祖道身出手的情形之后,天庙日月神君出马并没有给叶真带来多大的震撼。

    正如于仲文此前所说,不过如此!

    无论是道祖还是日月神君,其实都是修炼的先行者而已。

    当然,罩在日月神君身上的神秘光环,却是不少。

    日月神君,一向被誉为天庙之内道祖之下第一人,身兼天庙日月天日、月两殿之长,是这天地间,少有的有望道祖的存在。

    叶真之所以有些意外,是因为很多年前,叶真算起来就与日月神君有交集。

    当年还在真玄大陆时,叶真在日月神教内拜神像,竟然能够引起日月神君神像的异动,那日月神君神像的气息,竟然能够让蜃龙元灵阿元收摄所有气息,藏入叶真身体最深处。

    说实话,当年在真玄大陆时,日月神君还是带给了叶真极大的压力的。

    不过,当年是当年,换成现在的角度,回忆当年的事情,却有些奇怪,甚至是不合常理。

    这天地间所谓的神,尤其是天庙供奉的所谓诸神,神像极多。

    尤其是天庙位份尊崇的强,被天庙和信众供奉的神像,何止千万。

    就以日月神君来说,他在洪荒大陆甚至是其它各个有天庙的信仰的小世界内,他的神像以百万甚至是千万计。

    大多数时候,日月神君的神像,更像是一个工具,天庙通过他的神像,收集众生愿力的工具。

    日月神君不可能时时刻刻的将自己的神魂分出一缕来注入神像之中。

    那种情形,既便是道祖,都做不到,更无法长期维持了。

    换言之,正常情况下,若没有祭司主持或者引动,神像就是个木雕而已。

    可是在真玄大陆日月神君的神像,每一次,都会让蜃龙元灵阿丑本能的害怕。

    叶真当时修为低下,感应不到。

    可是蜃龙元灵阿丑不一样呐。

    如今突然间听到日月神君的消息,让叶真愕然之余,突然间就想起了这一点,很是疑惑。

    不过,这个疑惑也只能等叶真以后慢慢探索了。

    天庙派出前来见开国太祖姬邦的特使,正是日月神君。

    不是道祖亲至,而是派出了日月神君,代表着天庙退让的态度。

    这注定了这一次日月神君的出现,是一次谈判。

    “陛下说,日月神君抵达洛邑,代表天庙与陛下谈判,如今,谈判已经结束。

    陛下还说,这件事,他的骠骑大将军,有资格知道。”于仲文说道。

    “陛下的骠骑大将军?”

    叶真呢喃了一声,冲着于仲文问道,“那谈判的内容呢?达成了什么样的条件?

    是不是撤去镇国乾坤玺,就是谈判条件之一?”

    “陛下没说,老夫也不知道。

    老夫只知道,这一次与日月神君的谈判,在场的只有两个半人。”于仲文说道。

    “两个半人,怎么说?”

    “一位自然是日月神君,另一位,就是陛下,还有半个,则是大周祖神真身,暗中保护陛下。

    毕竟日月神君这厮,可不能小觑!”于仲文说道。

    “那后续呢?大军如何行动,是我这个骠骑大将军来决定,还是等圣旨?”叶真问道。

    “镇海军不是要休整吗,陛下的意思是先休整,休整完后如何行事,再等圣旨。”于仲文说完这句话,就微笑着看着叶真的神情变化。

    与他们最先设想的不同,叶真这个骠骑大将军,不是他们预想中那个任他们摆布的木偶,还有着惊人的实力。

    这实力是多方面的。

    自然得慎重对待。

    叶真定定的看着于仲文,眼眸渐渐泛冷,“好,那我就等圣旨!”

    见状,于仲文却是苦笑起来,“叶元帅误会了。”

    “首先,陛下知会我,而没有直接下圣旨给大帅,是因为老夫因为当年的某些缘故,与陛下联系起来极为便捷隐秘。”

    “其次,这件事,非常的复杂。比叶元帅你想像中的还要复杂无数倍。

    要不然,陛下也不至于动用镇国重器,请出大周祖神真身。”于仲文说道。

    “陛下,是极其信任叶元帅的只是”说到这里于仲文欲言又止。

    “只是如何?”叶真追问道。

    “只是哎!”于仲文叹了一口气,“现在没法说,说了也没法让叶元帅相信,以后吧,以后叶元帅一切都会知晓的。

    叶元帅只需要记住,陛下,我们的陛下,绝对不会像是姬隆那样在臣子背后捅刀的。

    真要有大风大浪,陛下也只会与我们一起扛!

    这一次神王大战,叶元帅应该有所了解了。”

    看着于仲文难为的模样,叶真突然间想笑。

    这也是难为于仲文了。

    只能生生的隐藏着开国太祖姬邦的真正身份,不断的给开国太祖姬邦说好话,还不能爆露身份。

    不过,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开国太祖姬邦和他麾下的复活集团,还是颇为看重叶真的。

    “好吧。”

    随着叶真轻轻点头,于仲文如蒙大赦,连忙问道,“对了,方才叶帅要问我什么来着?”

    “噢,其实我是想问,陛下为什么突然间撤了镇国乾坤玺的镇压,是出于与日月神君谈判的原因吗?

    又或者是其它原因

    你知道的,现阶段镇国乾坤玺的镇压,还是非常利于作战的。”叶真问道。

    “老夫能回答不知道吗?”于仲文笑容中泛着无奈。

    “不能!”叶真笑了。

    “叶帅,撤去镇国乾坤玺的镇压一事的内幕,老夫也是不知,但老夫觉的,可能与日月神君前来谈判有关系。

    当然,更多的,可能是陛下顺水推舟所为。”于仲文说道。

    “顺水推舟,怎很难说?”叶真问道。

    “叶元帅,你觉的催动镇国乾坤玺这样的镇国先天灵宝镇压洪荒部分天地,没有消耗吗?”于仲文说道。

    “这也正是我的疑惑,那恐怖的灵力消耗,这天地间,能有几人能撑得住?”叶真问道。

    “镇国乾坤玺镇压洪荒,主要消耗的,不是灵力,而是人道神光。”于仲文说道。

    于仲文正要给叶真解释人道神光的时候,古铁旗突然间兴冲冲的前来急报。

    “大帅,我们捉到了一条大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