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天才纨绔 > 第1408章 留下剑云
    留下那一朵剑云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舒静琀。

    舒静琀所走的剑道之路,名为一字剑道,相比较于云起峰其他之人而言,似乎个人印记最为不明显,实则,在江枫看来,正是这样的一份不明显,反而是彻底将舒静琀与其余之人区别开来。

    而这,实际上就是最为强烈的个人印记,无法抹去。

    剑云不大,和其他的剑云比较起来,只有三分之一左右,然而,小小一团剑云,却是将一字剑道的真意,诠释到了一种淋漓尽致的地步。

    那样的一种诠释,便是让江枫,都是感到到了一种逼人而来的压迫气息。

    “不愧是舒大当家!”江枫在心中默默说道。

    ……

    在虚空之上,留下剑云,此事对化神剑修而言,是一件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之事,随手出剑即可。

    然则,既然是天剑宗的弟子,放眼星洲全境都称得上是天才的剑修,又岂是能够如此敷衍随便?

    这便是导致,但凡留下剑云,无一不是各出奇招,未必要与众不同,但一定是有着浓烈的个人色彩。

    江枫盯着舒静琀所留的剑云看了又看,区区一朵剑云而已,蕴含诸多玄妙,越是投入心神去观察,就越是发现,绝不简单。

    一如温别离在剑云之中,烙印别离剑意,舒静琀所留下的剑云,固然没有跳出这一桎梏,但又是有着,诸多与众不同之处。

    这是因为,剑云之中,除了铭刻剑路真意之外,透过那一朵剑云,江枫都是能够获悉舒静琀的为人以及性格。

    “自我!纯粹!”江枫轻语。

    舒静琀的性格与为人简单归纳起来,就是这样的四个字;。

    表面来看,舒静琀的个性,略有些张扬与跳脱,不过那是因为,舒静琀活的无比潇洒自我的缘故。

    自我二字,从字面意思进行解读,看似无比之简单,只不过扪心自问,江枫自认,自己都是很难随时拥有这样的一份心境。

    至于纯粹,则是更为不容易做到,毕竟,一时纯粹容易,时时纯粹,何等之难?

    之后,江枫又是去观察其他之人所留下的剑云,各有千秋,他目前的剑道造诣,让他看出了很多超出剑云之外的东西,那是一份不一样的感触和感悟,让之收获良多。

    “剑道之路破壁……”江枫在心中说道。

    剑之神通往后如何推演,由于在藏书阁第三层之内,接触过太多剑道之路之故,江枫思绪驳杂。

    而这时,纵观一朵朵的剑云,他的心境,不断得以洗练,这样的心境洗练,比之菩提灵心珠,要更为直接也更为有效。

    这是因为,伴随着修为的提升,菩提灵心珠的效果对江枫而言,变得越来越鸡肋了,尽管不是一点效果都没有,但和往昔比较起来,不可相提并论。

    “更为纯粹,更为自我……我之剑道之路,名为大自在剑道……”江枫又是说道。

    江枫为自身的剑道之路,取名大自在剑道,这个名字,自然不是随随便便就来的,而是江枫对自身剑道之路的提炼和总结,完整概述他修剑以来的诸多心路历程。

    时间推移,下方温别离三人,都是心神淡然,情知江枫并不会随便就留下一朵剑云,事实上当初他们,也都是有过诸多的深思熟虑。

    更是有人,往往用上数天的时间,才是将剑云留下,相比较而言,江枫所耗费的时间,委实微不足道的很。

    当将诸多的剑云,一一查看之后,江枫双眸微微闭上,脑海深处,一如走马观花放着一步步的微电影一般,将那些剑云的特征,一一闪现而过。

    如此,将近有半个时辰,江枫眼眸,这才是缓缓睁开。

    “嗡!”

    虚空震晃,黑光流转,嗜血剑为江枫所祭出,呈现于江枫的掌心之中。

    但嗜血剑被祭出的那一刹那,江枫手持嗜血剑,就是虚空一剑即斩,只见轰然之间,轰隆隆的爆碎声响响彻天际。

    江枫身前虚空被强行撕裂,不断的发生扭曲,然而撕裂和扭曲的虚空并未破碎,而是以一种不规则的运转方式,在快速成型,凝练成形。

    这一过程,似缓则快,短短几息的时间罢了,在江枫的视线前方,就是见到一朵剑云漂浮。

    剑云不大,与舒静琀所留下的剑云大小,相差仿佛,眼见到剑云浮现,江枫收起嗜血剑,身影幻化,江枫原地消失不见。

    “那里……”

    下方,温别离三人,抬起眼眸看向天际,在那里一朵剑云,幻化流光,称得上是美轮美奂。

    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剑云之上,萦绕着七彩光芒一样,只是那是一种视线的错觉,事实上剑意交织,不断演化,赫然是有着极大的不同。

    “这?”

    当看清楚这一点之后,温别离的脸色,微微一变,而陆深与吴麟的脸色,亦是无可避免的,变得异样起来。

    “江师弟当真是天纵之才!”一会之后,陆深轻叹道。

    “时时刻刻,不忘推演剑道之路,江师弟剑道之心之纯粹,令人惭愧!”吴麟则是说道。

    与其他之人,在剑云之上,铭刻剑道之路的真意不同,江枫独辟畦径,通过留下剑云的方式,推演他的剑道之路。

    这才是导致那一朵剑云,幻化无穷,若是被一些弱小剑修看在眼中,通过那一朵剑云,立地突破,都是有可能。

    而以温别离三人的剑道造诣,尽管不至于有那样的一种感悟,却也是通过一朵剑云,更进一步的,去了解江枫的剑道之路。

    陆深与吴麟所看到的是江枫的天资以及纯粹,而温别离所看到的,却是江枫的那一份熊熊野心。

    从另外一方面而言,江枫丝毫未曾掩饰他自身的那一份野心,一眼看去,一览无余。

    ……

    江枫离去,并未再与温别离三人打照面,而是直接回到了住处。

    温别离三人所看到的没错,江枫的确是通过留下剑云,推演剑道之路,不过对于他自身而言,却也并不能算是多么的独辟畦径,不过是由于江枫刚好是在推演剑路,意图破壁罢了。

    如此一来,江枫索性便是遵循本心,在通过剑云推演剑路。

    当剑云凝聚成型的那一刻,江枫忽然有所感悟,这才是连打招呼都来不及,第一时间回返住处。

    “变化!”江枫暗自说道。

    变化二字,所指的是求新以及求变。

    江枫的大自在剑道,与其他的剑道之路都不同,至少在江枫的认知之中,与其他的剑道之路,有着颇为迥异的差别。

    这也正是能够让江枫在修炼剑道之路之时,一心永恒的缘故。

    所以,江枫所要求的,则是求变!

    从奥义剑法到极道之境,再到剑之神通,实际上,江枫一直在求变,只不过,那样的变,并不够。

    唯有变化,方能打破桎梏,超脱出既定的框架,让江枫成功破壁,当然,这仅仅是一个思路罢了,最终能否成功,尚且需要机缘,以及其他的因素。

    不过有了具体思路,当在操作起来之时,则是意味着有了一个大概的方向,不至于出现迷失的情况。

    这一点尤能可贵!

    “杨家的功法传承!”江枫若有所思的想着。

    当思路具现之后,江枫陡然发觉,杨家的功法传承,其实也是处于一种不断求变的状态。

    只是,杨家的传承功法,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外一个极端,打破了中间的平衡,或者说,根本没有平衡二字的存在。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那样的变化,以眼下的情况来看,江枫认为,却是过于死板了。

    毕竟,无论是什么样的变化,都是必定要有着一个存在的基础,但因变而变,甚至是将基础都给推翻,再如何去变,都将如空中阁楼海市蜃楼。

    这又是另外的一个思路,让江枫忽然有所感悟,或许,开辟出另外一条路,遵循着这样一个大方向的话,会有着一定的收获也不一定。

    不过江枫暂时并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进一步的思考,一会之后,他沉敛了心神,继续推演剑道之路。

    “何为变?”江枫沉吟自语道。

    变化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有的放矢,一旦出现无的放矢的情况,即便是有着一个大体的方向,也都是轻易就是会导致出现失控的局面。

    对于剑修而言,最怕的就是失控!

    一旦失控,意味着剑道之心在瓦解,剑道之心的瓦解则表示剑道意志的崩溃,江枫自是决不允许,那样一种情况的发生。

    只是,为何在无的放矢和有的放矢之间,维持住微妙的平衡,却是一个江枫必须要去慎重思考的问题。

    剑道之路推演到这一步,无论是何种变化,都是万变不离其宗,但凡那样的变化,超出这一范围的话,江枫的推演前功尽弃不说,稍有不慎,前路尽毁。

    “看样子,要在天剑宗内,呆上一段不短的时间了。”江枫想着。

    时间因此,缓缓流逝,住处之内,江枫浑然不知,他沉浸其中,忘物忘我,不知不觉间,就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

    这一个月的时间,江枫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白玉葫芦的内部空间,充分利用其中的时间差。

    也就是说,外界一个月的时间,江枫实则耗费了足足一年之多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