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科幻小说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两千零八十二章 怂人自首 初露端倪
    自首对于这些人所身处的这个行业来说,大概是最丢脸的一种行为。尽管说他们本身是社会的最底层,属于那种最上不得台面的玩意,但是就和乞丐都会有规矩一样。他们这种明明是蝇营狗苟的家伙,却偏偏要装出一副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模样,自然也会更加严苛的制定一系列所谓的规矩。

    遵守与否倒是其次的问题,关键是这个排场,这个面子。在这条道上混,面子即便不是第一位的,那也是能排上前三的。而如果有可能的话,这些混黑道的老大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愿意弱了自己的面子的。

    当然,这事不算是绝对。它有一个前提就是,具备足够的主观能动性。总不能说别人都把枪塞到他裤裆里了,他还要硬气的死撑着就为了不丢这个面子吧。这不现实,即便是亡命之徒,也不是这么个亡命法。所以,关键还是要看个人的意愿。而在这种个人意愿的判断上,自首无疑是最跌份子的那个选择。

    你就是金盆洗手,自此向同道宣传自己不干了都要比自首要来的好。因为这就和一群苍蝇在粪坑里用餐一样。你金盆洗手,顶多就是意识到了问题,但是好歹是我看明白了但是我不说的这个层面。给大家留了个底面。但要是自首,那等于是承认了自己是在吃屎,并且把这公诸于众,拉下水的可就不是一个两个人了。

    哪怕就是为了明哲保身,为了今后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危考虑,这些混黑的也通常不会选择自首这么一条道路。

    阿莱克西亚就是这样考虑的,他觉得这些黑道人物向来自私自利惯了,即便是知道了问题出在哪里,以他们那种小人心性,也是会佯装不知,然后尽可能的撇清楚其中的干系。而像是自首这种事情,恐怕根本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畴之内。

    这一点,她猜的也的确不错。在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的那个时候,这个黑道老大的确是想过置身事外,装也要装出一副无辜模样来的。但是,他不敢,因为阿莱克西亚的行为给他造成了一个巨大的思想误区。

    阿莱克西亚的病菌是随机性的植入,即便说他手底下的货并不少,但是真正挨到他头上的也就是那么几十号而已。但是,这一点黑帮老大并不知晓,他以为自己这批货被人掉了包,全都存在着问题。而这,就是他不敢装聋作哑的原因所在。

    因为他的货供给的不是一般人。除了大部分用来铺场的货之外,还有相当一部分精品,是用来供给那些奢靡的上流人士的。

    他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别看现在风光,在那些上流人士眼中,他也就跟一条狗差不多。狗能给他们看家护院,带来好处的时候,他们自然是不介意丢两块肉出来,喂饱他们。这也是他这些年来发展迅速的原因所在。但是,狗要是没了忠心,甚至不管说是有心还是无意的对人造成了伤害,那么等着它们的就只有被剥皮抽筋这么一个可能。

    别想着跑,也别想着抵抗。当主人的关上大门,扛起猎枪,再厉害的狗也就只有被宰杀的份。

    他无比了解这样的道理,所以他是一点风险都不愿意承担。尽管说现在还没有听到这方面的风声,但他可不敢赌这样的运气。所以,趁着现在火还没有烧到自己的头上,用自首的方式把自己摘出去,就是他唯一的选择了。

    乌拉拉的警车声再一次的响彻街头,对于已经开始显现出混乱的欧洲社会来说,这样的动静格外的常见,以至于从最开始到现在,人们都已经有些见怪不怪了。

    而这一次不一样,自首的黑帮大佬坐在车中。与他坐在一起的,是还没有等把他押入审问室,就已经是迫不及待找上门来的智械。

    这是那种对外公布的智械型号。有着类似于人的五官及表情,穿着着的也是人类的衣服。除了细微之处,也就是某些关节或者软骨的位置刻意用了某种金属组织来做掩饰之外,他们和一般人类看起来没有多大的区别。当然,这些区别也已经是足够区分他们和人类了。

    之所以把差距改得这么小,其中未尝没有一些奥创的私心在。他想用这种方式来让人类逐渐的习惯,如果说他们能接受这样的智械的话,那么在未来,他们显然也是有可能接受那些和他们一模一样的智械的。

    奥创是这么想的没错,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有一部分人类明显是想到了其他的地方去。比方说著名的杜蕾斯,就曾经有人专门发函,走正规商业途径的和新纪元公司联系过,问他们有没有推出相关智械定制的方案,私人版的那种。

    考虑到这方面的市场以及发展前景,奥创的确是心动过,但是他到底是暂时搁置了这个计划。因为很显然的,这实在不是什么正经的方案。

    回归正题。身边被两个智械如同看押囚犯一样左右挟持着,黑道老大心里理所当然是慌得一批。

    他知道自己是摊上了大事,但是没想到居然会连流程都不走的,直接就被这些智械找上门来。这实在不是他想要看到的事情,因为和这种根本不知底细的智械打交道完全没有和警察打交道来的轻松。

    最起码的说,如果是警察或者政府情报部门人员的话,他多少还有一点人权待遇。即在他老实交代,完全配合的前提之下,他们最起码可以保证自己不受到什么过多的伤害。

    但是智械?不是他对智械没有什么信心,而是实在是没有任何一例可以依循的事例来证明,智械对于他这样的人会不会老老实实的讲规矩。

    虽然说他平素里最不喜欢讲规矩,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这样一个特殊的情况下,他其实还是觉得大家讲一些规矩的比较好。

    “阿德里奇帕斯罗先生是吗?”

    “是的,是的,您叫我阿德里奇就好。”

    平素里非常厌恶这些智械的阿德里奇这个时候不得不做出一副卑微的模样来示好。因为实在不知晓这些智械到底会用怎么样的方式来问询自己的缘故,他理所当然的采用了对自己最无害的表态。

    智械们能分析出他这种卑微表态之下的复杂心绪,当然,这也是他们所希望看到的。一个因为恐惧而选择配合的人,总比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放出的烟雾弹要更有价值一些。

    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的语气也是骤然的缓和了下来。

    “请不要担心,这只是因为时间紧迫而不得不采用的特殊举措。你依旧受到法律的保护,在这个前提之下,我们也会确保你不受到外界的伤害的。”

    在刻意的微调之下,这种更加轻柔而且和缓的声音显然是极大放松了阿德里奇的精神上的紧绷。虽然说没有让他直接就对智械生出什么信任来,但也因此而让他稍稍的放松了一些警惕。

    他点了点头,有些手抖的就从怀里取出了雪茄和火机。而好像意识到了这是在警车里,而不是在他的办公室中,他也是有些尴尬的对着两个智械询问起来。

    “这个可以吗?”

    “请随意,如果这能够让你感到放松的话。”

    智械们没有那么矫情,也不会把这种当做是挑衅的行为去刻意维护什么威严。毕竟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本身就是一种威慑力。所以这种程度的放纵,完全是在可容许的范围之内。

    得到了允许,阿德里奇迫不及待的就点燃了雪茄。他是一个有烟瘾的人,这是当年当混混时留下的毛病。虽然说后来当了老大,开始拿雪茄充起了门面。但是抽雪茄对他而言和抽烟也没有什么区别。

    反正不会品味,还不如就大口大口得当做香烟抽吸算了。

    这种会让上流社会的人看得直皱眉头的行为让整个车厢里顿时充斥了浓厚的烟雾。而身处在这样的烟雾之中,阿德里奇也才终于是感觉到了安全一般,发泄式得叫骂了起来。

    “该死的混蛋,他毁掉了我的一切!”

    这倒不是什么刻意的卖惨,而是一句大实话。阿德里奇心里很清楚,在这个不知道是谁的混蛋瞎搞了这么一出的前提下,他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运气好点,能带着自己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家产来一个远走高飞,从此过上富家翁的体面生活。而运气要是背一点的话,那么说不定牢房就是他下半辈子的归宿。

    他现在唯一能争取的就是前者,所以在这种情绪已经稳定下来的时候,他也是立刻张开了口来。

    “好了,如果你们有什么想要问的话,现在可以开口了。”

    “你自首的原因,阿德里奇。”

    “因为我的副手死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而且死相就和你们公布的那样。我很肯定他的死因,两位。他绝对是死在我们自己的洗衣粉上的。他是那种无可救药的毒狗,在用了你们的产品之后更是变本加厉。按照你们公司的说法,洗衣粉是不可能对他有什么影响的。而现在他却偏偏是以那种死法死在我们自己的地盘上,这足以给我一个警示,让我意识到问题的所在。”

    “我根本不敢肯定我的这批货到底卖给了多少人,更不敢说这里面有几个人是我能得罪的起的。现在不自首,等到他们找到我头上来我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不管是从哪个角度想,这都该是我唯一的活路才对吧。”

    阿德里奇苦笑着给出了答案,而这个答案也让智械背后的奥创心中一怔的,就把注意力转移了过来。他意识到了这会是突破口一般的存在,自然会关注一下后续的发展。当然,表面功夫上,还需要两个智械来维持。

    “那么,你确定你的货出现了问题?你的货是从哪里来的?”

    阿德里奇的态度足以证明他在其中的无辜。而尽管说他也并不是什么好鸟,拿去枪毙都不带冤枉的。但是现在这个时候,智械也没有功夫去关系这样的琐事。他们找到了线索,自然就要顺藤摸瓜的寻找下去。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两位。”苦笑着摇了摇头,阿德里奇的脸上露出了一副显然易见的困惑。“我的货不可能出问题的才对。”

    “和市面上其他的商家不一样,他们都是通过走私渠道和别人合作,从国外弄回来的货物。而我表面上和他们一样,实际上全部的货源都是自己的工厂生产出来的。”

    “我在意大利、荷兰这些地方都有自己的种植基地和制造工厂,有上千个专业的农民和化工人员为我工作。这给我带来了更大的利益,也带来了更稳定的货源。几乎没有人能从我的手中劫走货物,因为我从来不走漏一丁点的风声。也正因此,很多大人物都会选择从我这里拿货。”

    “可现在问题偏偏就出在我自己的货上,这就是最见鬼的。我甚至都不知道问题是出在哪里?就算是有二五仔,也不可能说把手脚做到这批货上吧。那可是由我最信任的弟兄们看守的东西,除非你把他们全做了,不然根本不可能逃得过他们的眼睛!”

    “你能为你说的话负责吗?阿德里奇。”

    关于阿德里奇所说的一切,智械们只是有限度的相信了一部分。他说他的货不会从货源上出问题,这一点他们相信。因为他们的监控网络上的确是有相关的消息,并且完全可以追溯到近两年来他货物的走向。

    问题的确不是出自这里,那么也就只能出在中间环节上。而对于他说的,这中间不可能有二五仔搞鬼的这种事情,他们则明确的表示怀疑。因为真要是一些人搞鬼的话,以他们的本事,还真未必能发现得了。

    不管怎么样,阿德里奇已经提供了线索。而对于已经把所知情报完全吐露出来的他来说,他实际上已经是没有什么价值了。

    这么问,只是例行公事。而在另一边,已经全程旁听完毕的奥创也已经是找准了方向,开始行动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