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 第172章 大都早退似先知
    前世,在研究饮食的那阶段,许广陵做过一个小专题,内容是“华夏两千年餐桌上的饮食流变”。

    而那其中,豆腐自然是不可缺少的重要角色。

    甚至可以说,是核心角色之一。

    后世的电影电视剧,涉及古代市井的,经常有个“豆腐西施”出镜。

    这里面,其实“西施”不是主角,“豆腐”才是啊!

    不仅仅因为它横跨两界,是相对廉价、相对平和的肉类代替品,更因为豆制品是一个大家族,就像蘑菇、竹子之类的玩意儿一样,各有特色的品种分类极多,不是内行人根本搞不清楚。

    当然,有时内行都搞不太清楚。

    半是休闲,半是研究,许广陵和两位老人一起做着那个专题,在豆类中,从古今各种豆类的成分、性质,到各种延展开来的豆制品,算是筛了个遍。

    中间偶尔会有一些偏题。

    比如,最初,豆腐是因为炼丹搞出来的。

    火药也是因为炼丹搞出来的。

    ——所以,鬼知道从先秦到西汉的那些炼丹士,都是用些什么东西来炼丹的?

    许广陵和两位老人遍览各种古籍,包括只有国家图书馆才有的古本孤本,试图还原一些其中的真相,但收获并不太多。

    两汉之后,炼丹士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三国魏晋南北朝时期,一种“成丹”扩散开来,算是炼丹后时代的余韵。

    这种东西许广陵小时候就听说过。

    五石散。

    站在时代的高度,一般人提起这种东西,自然是把它当成单纯的du品来看待。

    但事实上,它除了有毒,同样也有正效应。

    换言之,这种“药”,这种“丹”,自有其根据,而并非是单纯的瞎胡搞。

    那么,它的源头在哪里?

    流变又有哪些?

    后来,随着许广陵在大宗师阶位上的愈行愈高,他开始慢慢地用一种俯视的视角看整个修行的文化或者说文明。

    事实上,地球上并没有修行文明。

    有修行,无文明。

    从极早的古时开始,个体的修行就一直在发生着。

    但因为修行需要的条件比较高,身心条件、物质条件,还有识字,这三者的叠加之下,使得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每个世代只有少数的那么一些人,既符合几个条件,又闻道、入道,然后开始修行。

    而这种数量,还有质量,并不能形成有效的累积。

    以至于,没有修行文明之说。

    公元前两千年也罢,公元后两千年也罢,有志于修行的人,面对的几乎是差不多的学习和成长环境。

    而不是像世俗的学问一般,从三字经、千字文等,一步步发展到“九年义务教育”……

    这就是前世的情况。

    这一世呢,有修行文明么?

    目前为止,许广陵还不太能肯定。

    一方面,这个世界的灵气比前世要充裕不少,另一方面,这个世界有确切的修行世家、修行宗门,而且为数相当不少,按理来说,是可以称得上修行文明的。

    但从下到上的流动性,并不太明显。

    而从上到下的流动,许广陵同样也没发现。

    也就是说,这个存在着广泛修行的世界,从许广陵目前的观察来看,是接近于死水的,它的累积性,相当值得怀疑。

    再换个角度来说,如果没有鉴天镜,如果没有大宗师的识见以及种种秘法,许广陵纯粹以一个普通地球人的身份转生到这个世界,还是转生到庄家,并涉入修行。

    他的道途会是如何?

    答案是,不太乐观。

    很不乐观。

    不好断然说前方是100%的死胡同,但至少99%以上是。

    所以,这个世界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一整个修行生态是怎么样的?目前许广陵还不清楚。

    他也正在一点点地朝前走着,往上看着。

    但当然目前,他只是窝在药王谷里,几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甘从式还是出门的。

    虽然他的出门也不勤,但终究无法做到像许广陵这般,往山里一缩就自成一世界。

    他到底是药师堂的堂主,安南郡的大势力头头之一。

    这一天,甘从式出门,两天后回来,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个食盒,食盒上方还犹自冒着热气呢。

    地阶修者就是这点强,个个都能当飞毛腿,哪怕在这样一个世界,都能开启外卖派送时代。——给我八百地阶,我能组建神级外卖。

    “小陵子,快,来尝尝!同福楼新出的吃食,挺新巧的!”

    甘从式简直像是服侍少爷的家族老仆一般献着殷勤,在室内桌上把食盒打开,又把配菜什么的一样一样摆好。

    这不是豆腐脑还能是什么?

    许广陵当然是笑纳了。

    真说起来,在这个世界他也还是第一次吃这玩意呢。

    因为梦境传授的缘故,田浩的技能掌握相当到位,这不知道是第几次做的豆腐脑,已经是中规中矩,基本找不出什么毛病了。

    “怎么样?”

    许广陵吃完之后,甘从式问道。

    “还行。”许广陵道,“但因为用的都是普通的材料,所以不是太爽口。”

    岂止不是太爽口?

    要知道这些天许广陵早晚都是拿生机灵液当饮料喝的!

    这豆腐脑虽然不至于无法入口,但也真谈不上“美食”。——吃还是能吃的,但更多的还是情怀。

    “前辈,我打算把这个山谷小小改造一下,你看怎么样?”许广陵接着道。

    “随你!随你便!随你怎么搞!”甘从式先是直接把手一挥应允着,然后才又好奇道“改造?怎么改造?”

    “就是方便弄一些吃的,我和前辈你,两个人都可以吃的东西。”许广陵道。

    而他这一说,甘从式眼睛不由自主地就开始冒光。

    说干就干,有一个现成的地阶修者在身边,作为工具人,甘从式可是比许同辉要好用多了。

    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型号的,功率相差至少一百倍,而功能相差就更多了!

    首先还是老规矩,开辟一个“菜园”。

    这里是药王谷,不知道多少代之前的药师堂产业,可能也是某代药师堂的堂主所立,谷中成片成片的,尽是药属草木,而不是什么农蔬果木类的种植园。

    所以许广陵第一步做的就是移植一些果蔬过来。

    这山谷可以略分为内谷外谷,内谷属于严密的计划种植,杂类草木较少,而外谷就是药属草木与杂类草木交相互杂了。

    许广陵还是不知羞地被甘从式扛在肩上,游走于外谷,然后不时地对经过的草木作标记,那些都是要移植的。

    果类。

    干果,水果。

    菜类。

    当然都是野菜,有的更是野草。

    许广陵并没有选用太多,前前后后一共也就四五十样。

    这些,日常饮食所用,足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