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 第五百五十九章 引咎辞职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到这个惊天的秘密之后,阮福根再看冯啸辰的眼神里就已经充满各种小星星了。原本他只知道冯啸辰是一个有前途的官员,现在才知道,人家玩商业比自己玩的要溜得多。包成明的辰宇商业信息公司只是名气大,实力如何,阮福根这个搞实业的小老板是看不出来的,但他知道南江省另有一家冠以辰宇名号的企业,名叫辰宇工程机械公司,那可是民营企业里的明星。

    论产值,辰宇工程机械公司排不到很前的位置,可许多人都知道,这家企业居然有港岛大亨章九成的股份,在这个年代里,能够拉到章九成的风投,这是什么一种什么能耐?阮福根最早听朋友聊天说起此事的时候,一半是怀疑,一半是佩服,不知道那家企业到底有什么来头。现在结合冯啸辰的话一回味,他才明白,原来这家企业是眼前这位冯助理搞出来的,冯助理出手,摆平一个章九成又算个啥呢?

    想想看,这就是差距啊。他阮福根在会安算是一个能人,在省里、京城,都能号称有几个认识的,可认识归认识,他在人家面前得装孙子好不好?可冯助理跑到港岛去都能够拉到投资,自己的境界跟人家一比,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想明白了这些,阮福根便有了知耻而后勇的觉悟。他立马表示自己准备出资2000万,同时向冯啸辰扬言要亲自出马,去联系海东这边其他做化工设备的乡镇企业,组织大家联合出资,参与极限制造基地的建设。在筹资的规模方面,冯啸辰给他吃了颗定心丸,那就是多少都无妨,如果少了,大不了再去找其他地方的企业,如果多了就更好了,极限制造基地还有二期三期,有钱就提前建起来,哪还有怕钱烧手的道理?

    与阮福根谈妥了这件事之后,冯啸辰在海东又走马观花地转了几个地方,找了一些当地的乡镇企业家座谈,推销极限制造基地的股权。这些企业家有的看出了基地的价值,欣然表示有意加盟,有些则因为种种原因,婉言拒绝,这都是在冯啸辰的预料之中的。

    转完一圈,冯啸辰回到海东省会建陆,准备乘飞机回京。在机场门外,他意外地遇到了一位熟人,那就是石化设计院的新晋院长来永嘉。

    “来院长,你到海东来了?不会是来考察滨港石化工地的吧?”冯啸辰一边与来永嘉握着手,一边笑呵呵地问道。他拖着箱子是准备去坐飞机的,而来永嘉同样拖着箱子,却是刚从飞机上下来。装备公司委托石化设计院设计的60万吨乙烯正是建在海东省的滨港县,因此项目名称便称为滨港石化。虽然正式的设计尚未完成,但滨港石化那边的工地已经开始了前期的清理、平整工作,冯啸辰这一趟因为时间比较紧,也没顾得上去看一看。

    来永嘉笑着答道:“是啊,我就是要到滨港那边去的。”

    “啥时候回京城?”冯啸辰随口问道。

    “不回了。”来永嘉应道。

    “不回了?”冯啸辰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来永嘉笑了起来,说道:“你可别误会,我是说暂时不会回去了,怎么也得呆到大乙烯建成吧?”

    “大乙烯建成?”冯啸辰咂摸了一下来永嘉的话,惊愕地问道:“来院长,你是说,你调动工作了,不当院长,改成过来管大乙烯了?”

    “确切地说,是我引咎辞职了。”来永嘉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丝毫不像一个引咎的官员,“组织上考虑到我过去在乐城乙烯有过管理工地的经验,就任命我为滨港石化建设项目的总指挥,啥时候项目完工,我这个总指挥就啥时候滚蛋。”

    冯啸辰满脸黑线:“引咎辞职,出什么事情了?”

    “也不是很大的事。石化设计院派人去日本池谷制作所学习乙烯装置设计技术,有两位派去的技术人员逾期未归。”来永嘉淡淡地说道。

    “逾期未归!”冯啸辰咧了咧嘴,作为体制内的人,他太了解啥叫逾期未归了,这不就是非法外逃吗?这些年,各单位出国的机会多了,政策上则管得没那么严了,于是,各单位所谓“逾期未归”的事情就时有发生了。那些公派出国考察或者学习的人员,到了该回国的时候,找各种理由拖延,甚至直接玩起了失踪,这就是逾期未归的真实含义。

    “一个叫葛涛,挺有才华的一个年轻人,院里打算重点培养的。被日本人看中了,直接给了高薪,还答应帮他办什么绿卡还是什么卡的,怕单位不放,索性就不和单位联系了。还有一个女孩子,搞结构研究的,从中国出发的时候名叫杨倩霁,等到要回来的时候,改名叫酒井倩霁了……”来永嘉面带着讥讽之色说道。

    “酒井倩霁……这是嫁了个姓酒井的日本人啊。”

    “可不是吗?连姓都改了。不过这样也好,省得让老杨家丢人。你想想,杨家将,那可是满门忠烈……”

    “呃,来院长,这个扯远了吧?”冯啸辰赶紧踩了一脚刹车,否则这老爷子还不定想飚到哪去呢,一个姓杨的女技术员,碍着杨家将啥事了?

    “来院长,就为了这么点事,你也犯不着引咎辞职吧?再说,带队的不是康院长吗,怎么说也是他这个直接领导的责任更大呀。”冯啸辰提醒道。

    来永嘉道:“没错,这事一出来,总公司那边是打算处分老康的,其实处分也不重,就是一个行政警告,过一段就撤销了。不过我说了,大乙烯攻关还需要老康牵头,给他处分会打击他的积极性,对工作不利。我是院长,出了这种事情,是我院长的工作没有做好,干脆我承担责任,引咎辞职,把我发配到海东去建工厂好了。”

    “哈哈,来院长,你这是找借口逃跑吧?”冯啸辰听出了一点味道,笑着揭发道。

    来永嘉也笑了,说道:“的确有点这个意思。其实,我真的不擅长当设计院的院长,去年的事情,也是临危受命,义不容辞。这小半年时间,石化院的风气改变了不少,技术人员的积极性也提高了,后勤、行政那边的职工也明确了自己的职责分工,形成了为一线服务的意识。这边大乙烯的设计马上就要完成,我再呆在石化院的意义已经不大了。

    我今年55了,干不了几年,临退休之前,想亲手把咱们中国自己设计、建造的60万吨乙烯建起来,这也算是给我的职业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就这样,我给总公司写了辞职报告,甘愿到海东来住工棚,总公司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那我以后又得称您为来总了。”冯啸辰道,“来总,大乙烯工程的建设周期长,难度大,您可得多保重身体。”

    “谢谢冯助理,我这把老骨头,应当还能拼一拼的。”来永嘉满腔豪情地说道。

    冯啸辰回到京城之后的第二天,家里来了贵客,那就是从非洲回国来休假的冯飞夫妇。两年前,冯飞夫妇就曾经回来过一次,那时候国内的亲友们就已经感受到他们俩气质上的变化了。这一回再看,冯啸辰觉得冯飞又实现了一次蜕变,相比上一次,少了几分飞扬跋扈的神气,倒多了一些上位者的淡定沉稳。至于婶子曹靖敏,早就不再是过去那个工厂女工的模样,而是在竭力地模仿着上流女性的言谈举止,虽然她在非洲所接触到的上流女性也实在上流不到哪去。

    “晓迪,这是婶子给你的礼物,还喜欢吧?啸辰,这是给你的。克林娜,第一次见面,送你一条项链,不知道是不是符合你们德国人的眼光……”

    一见面,曹靖敏就像个散财童子一样,给每个人都送了礼物,男的是一枚硕大的金戒指,女的则是一条金项链,戒指和项链上镶嵌的,都是一枚颇有点规模的钻石。

    “非洲太落后了,工业比咱们都差得远,更不用说和西方相比了。不过,就是黄金和钻石比较便宜,这些钻石都是直接在矿山买的,价钱连市场上的一半都不到呢。”曹靖敏一边发着东西,一边笑呵呵地说道。

    这也就是在冯家,曹靖敏才能把这话说得如此脱俗。要知道,时下国内钻戒还是极其稀罕的东西,能够见过这东西的人都不多,更遑论买得起的。但冯家的情况就不同了,去年年底,冯啸辰给冯林涛发了200万的分红,冯飞两口子选择在这个时候回国,并且给冯啸辰、冯凌宇两兄弟送钻戒和钻石项链,与这件事也是有点关系的。

    “你婶子闲着没事,自己也捣估了一点生意,现在也算是个小资本家了。现在看起来,全家也就是我和林涛还是靠工资吃饭的,属于无产阶级。”冯飞笑眯眯地看着曹靖敏做人情,同时说着不靠谱的客气话。

    冯啸辰笑道:“是吗,婶子现在做什么生意呢?要不咱们合作一下?”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