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玄幻魔法 > 绝世战魂 > 第两千一百四十五章 女帝之战 五
    与此同时,第七禁区,中间之处。

    “飞越,我知道在这数月之间,你筹备了不少,留有一些后手!事已至此,就别在藏着掖着,全部使出来吧!”

    极道之主一边催动着一尊古塔,一边发出了如雷喝声。

    “那便如你所愿。”

    飞越女帝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单手结出了一个法印,向着虚空一摁。

    吼!

    一道无比惊人的咆哮声,立刻从遥远之处,滚滚传来。

    “嗯?”

    极道之主、化心天主等等人的脸色,齐齐一怔。

    很快,只见到一尊高有万丈,浑身上下,结有无数鳞片,一双眼睛呈现为血色漩涡之状的奇特凶兽,从远方迅速冲来,它每一个脚步落下,都有大片大片的虚空,化作一片粉碎。

    在它的身后,还有一尊由无数块仙石凝成的巨人,一尊由无数黑色九幽之水凝成的凶兽等等数十尊无比奇异的存在,携带着无比恐怖的气势,从远方迅速冲来。

    这股气势,都是堪比主境巅峰!

    不止如此,在这些奇异存在的身后,还有一尊尊大大小小,各种形状的凶兽,各种形状的奇异存在,密密麻麻,宛如一场绝世大潮。

    纵然它们当中,只有少部分是主境的存在,大部分都是堪比巅峰至尊的气息,但是汇聚在一起,也是一个无比庞大的阵容。

    “飞越,我来助你!”

    一道充满了郑重和肃杀的声音,在天地之间响起,一尊剑眉星目,相貌堂堂,黑发垂肩,身穿一袭暗红之色,布满了无数痕迹的青年,手持一柄太古仙剑,率领着三道身影,从虚空而来。

    “许相生?他竟然来了?”

    不少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抹错愕。

    许相生,不仅仅是一位顶尖主境巨头,也是九天仙域的一位传奇。

    此人拥有极高的巅峰,一路高歌,问道成主,更是成为了许家的少族长,但偏偏就在他集力量、天赋、背景、地位等等于一身之时,他竟然选择与许家决裂,做一位散修!

    传闻之中,他非常爱慕飞越女帝,只是苦苦追求千年,也未曾得到飞越女帝的垂青。只是让人想不到的是,他竟然敢冒着陨落,得罪十七方大势力的风险,前来相助飞越女帝。

    “哎,你们堂堂十七个大势力,如今为了诛杀一人,竟然联合起来,不觉得丢人现眼吗?”

    “匆匆岁月五千载,纵然这丫头不认我,但我将她认为我的传人,你们既然要动她,那就从我这把老骨头身上走过去!”

    “飞越,今日正好是我来还诺之时机!”

    一道道苍老、威严、冰冷的声音,相继在天地之间响起,一道道的身影,从那虚无之中走出,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势,惊天动地。

    李季、莫笑离等等主境们,都是吃了一惊。

    这出现的一些人当中,不乏是在上古时期,赫赫有名的存在。

    “极道,今日也正好借此机会,和你了清我们之间的种种恩怨。”

    一道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名俊美的少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许相生等人的不远之处。

    “摄荒天主?”

    众人的瞳仁,齐齐一缩。

    “摄荒,你这是何意?难道你们整个穹宇太荒宗,都要站在飞越女帝这一边了?”

    极道之主眼睛一寒。

    “不,我此行前来,只代表了我一人,想必你还不知道,早在半个时辰之前,穹宇太荒宗的长霄掌教,就已对外宣布,我触犯门规,被永远逐出于穹宇太荒宗内。”

    摄荒天主一脸风轻云淡。

    “哈哈哈,飞越,没想到,短短数月,竟能让你联合时代战场不少的神秘存在,还有这么多赫赫有名的巨头!倘若你此次不是出于某种缘故,不得不发动万主之战,再让你筹备数十年,我们恐怕也无法将你给拿下!”

    极道之主发出了一道大笑声,随后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可惜,现在毫无任何意义!”

    话音一落,一场万众瞩目的大战,立刻拉开了序幕。

    就在这时,第一小仙域,周天不死山!

    自上古时代,四大无上天尊爆发那场大战之后,七大天尊世家,各方大势力,那些主宰,天尊们,无不在寻找着这座山。

    但,这座山就好像彻底从大上界消失了一样,无论他们动用怎样的手段,怎样的方法,依然毫无所获。

    现在,这座山的山脚下,一座木屋的门,忽而被推开了,一名中年男子,从中走了出来,将放置在门边的一件件已经破烂的战甲,一一拿去,穿戴在了身上。

    “大哥,你这是,要出手了?”

    诸仙第九人,当初出手斩掉秦南道基的灰袍老者,神色有些郁郁,道:“现在时代战场那边,几乎汇聚了各方巨头们的目光,如果你真的出手了,那主人的身份就彻底曝光了,一旦提前曝光,那些势力恐怕都要彻底疯了。”

    “现在主人的修为,也不过才巅峰至尊啊。”

    “不如……”

    中年男人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不如怎样?”

    灰袍老者挠了挠头,道:“不如,我去出手,将主人给提前带过来,主人要恨的话,就让他恨我好了。”

    中年男人淡淡道:“以后,不要再这样想了。你所做的事情,只是你认为是好好的罢了,在主人的眼里,它一点也不好。作为臣子,我们所要做的,只是去执行他所想的事情。”

    说到这里,他突然骂了一句:“不过,仔细说起来,这家伙都转世了,还他妈是这种操蛋的性格,有的时候恨不得骂死他。”

    话虽如此,但灰袍老者看的清楚,他眼睛明明带着一丝笑意。

    中年人将一把漆黑的古剑拿起,轻抚剑身,道:“话说,你曾经遇到的那位瞎眼女子,真的和飞越女帝长得一模一样?”

    灰袍老者点点头:“确实一模一样,而且我敢肯定,那个瞎眼女子的修为,绝对达到了天尊级别。”

    中年人将古剑插入剑鞘:“那就真的有意思了,一模一样的人,天尊级别的修为,还有飞越女帝所修炼的十生十世功……”

    “算了,不琢磨了,反正那个瞎眼女子没有恶意。”

    “四弟,去将我的经书取来,几万年了,已经好久都未念经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