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玄幻魔法 > 天骄战纪 > 第1561章 老狗
    半个月后。

    林寻从打坐中醒来,眼神澄澈静谧。

    现如今,他已完全熟悉并掌控绝巅圣境的力量,也清楚圣道求索,每迈出一步,是何等艰难。

    勤修苦练是最根本的,但还需要诸多的感悟和历练,仅仅只靠闭门造车,注定会停步不前。

    除此,炼气、炼神、炼体三种的道途的修炼,对大道力量的参悟,以及武道力量的磨练,都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如今,林寻在真圣境中的修为,只能说稳固道行,属于初境圆满地步,距离真圣境中期尚有一步之遥。

    不过,他的“本源道山”极其牢固和雄厚,故而让他在此境中,近乎是无可匹敌。

    当然,这只是修为。

    圣境战力的高低,和大道力量、武道力量、以及自身掌控的宝物都有着密切的关系。

    林寻如今已碰触到缔造自身圣法的门槛,悟出“三道合一,惟精惟一”的奥秘。

    于绝巅真圣境中称无敌,也是指日可待!

    “老家伙,我的宝物祭炼如何了?”

    林寻心念一动,一截绿莹莹的枝条就浮现而出,而后神辉一闪,就化作了一株枝叶繁密,躯干苍劲的古树。

    正是那一株被林寻从地宫秘境中带走的神炼祖树。

    “就差最后一步。”

    神炼祖树飞快道,说话时,它枝叶摇晃,锵的一声,莹白如雪的断刃从中飞掠而出。

    “连我都没想到,此宝竟如此不可思议,换做其他神兵,以我的力量,足可以将其淬炼至极尽圆满地步,可此宝却像个无底洞似的,这半年来,都不知耗掉了我多少本源力量。”

    说到最后,神炼祖树一副肉疼的架势,絮絮叨叨,

    “年轻人,我如今可是元气大损,必须用一些天材地宝补一补,什么混沌息壤啊,五色灵土啊,清浊星沙啊……都勉强可以。”

    “以后肯定有你的好处。”

    林寻随口敷衍了声,就将断刃拿在手中端详。

    半年前,在决定重建护道之城时,林寻便将断刃交给这一株神炼祖树,进行孕养和淬炼。

    当初在和七域大军厮杀时,林寻之所以动用元屠剑,就是因为断刃那时候还在孕养中。

    “不错,不错。”

    很快,林寻露出一抹异色,赞叹出声。

    历经半年的淬炼,断刃明显产生了极大的蜕变,其锋芒内敛,光华内蕴,看起来没有以前那般虚幻、绚烂,反倒有一种晦涩的神韵。

    “这就叫‘神物自晦’,此宝来历绝对非同小可。”

    神炼祖树在一旁插嘴,“老祖我当初跟随裂空大帝走南闯北,遨游周虚,见过不知多少绝世宝物,可还从没见过如此奇特的一把断刃,可惜,它是残缺的,也很难想象,完整时的它,威力会有多强。”

    “不过,也幸亏此刃残缺,才让你能够将其降服,炼化为自己的本命宝物,否则,就凭你绝巅圣境的力量,也注定无法让其为你所用!”

    林寻瞥了这株“话唠”古树一眼,心中也不免惊讶。

    须知,无论是断刃、还是噬神虫小银、亦或者是那一个封印着一滴紫血的炼灵葫芦、以及罗睺之角,皆是他从“古灵界”中所获得。

    而古灵界……

    林寻至今都搞不清楚,这一方世界究竟位于哪里。

    因为当初他是在通天秘境中闯关,被挪移到了那“古灵界”内!

    “你看,此刃之上烙印三种神秘的道纹图案,汇聚成了‘元’‘极’‘诛’三个字。”

    神炼祖树飞快道,“但很显然,它是不完整的,应该还有最后一个字没有映现出来。并且,除非你能将此断刃遗失的一部分寻觅到,否则,这最后一个字注定不可能出现。”

    林寻深以为然,他也早察觉到了这个问题。

    他问道:“你说,以我的力量,能否将断刃修复?”

    “不可能。”

    神炼祖树毫不犹豫道,“似此等罕见的异宝,牵扯到传承力量,根本无法用其他材料代替。”

    “不过,你以自身圣道力量进行孕养,此宝足以蜕变为本命圣兵,为你所用。”

    林寻点了点头,将断刃收起,孕养于体内“混洞”中。

    略一感应,断刃如今所拥有的一切气息就涌上心头,令林寻不禁精神一振。

    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只差一个契机,断刃便可以蜕为自己的本命圣兵!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你呢。”

    林寻抬眼看着神炼祖树。

    这一刻,神炼祖树都有一种泪流满面的感觉,你小子也太不把老祖我当回事了吧?

    它以一种严肃的口吻,认真说道:“记住,老祖法号‘神虚’,为裂空大帝亲口所赐!”

    “肾虚?”

    林寻一怔,唇角抽搐,赞叹道,“这法号,绝对响当当,了不得。”

    神虚得意洋洋:“那是,这可是帝赐法号!”

    林寻笑道:“以后你跟着我,肯定不会让你吃亏,不出意外,以后我是肯定会前往昆仑之墟一趟,我听说,那其中蕴生着太衍昆木、玄炁地髓、始源真水……”

    随着林寻报出一个个天材地宝的冥子,神虚口水都差点流出来,火急火燎道:“老弟,你可一定要带我一起!”

    “一定!”

    林寻很痛快答应。

    这名叫神虚的神炼祖树,明显来历不简单,本身更是一种罕见的神树,能留在身边也很不错。

    ……

    没多久,林寻推门而出。

    如今的护道之城中,已是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街道宽敞,四通八达,一座座建筑拔地而起,鳞次栉比。

    街道上,行人如织,车水马龙,无论男女老少,无论修为高低,每个人脸上,皆带着一种发自内心的轻松笑容。

    甚至,许多地方都出现了茶肆、酒楼!

    若不是亲眼所见,林寻都怀疑,这不是在九域战场,而是在一座祥和热闹的城池中。

    不过想一想,林寻就释然,城中的修道者们,最弱的都有长生劫境的修为,仅仅只是打造一座城中的建筑而已,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林兄!”

    “林公子!”

    “林前辈。”

    一路上,林寻但凡出现的地方,必然会受到许许多多带着敬慕、尊重、热切的声音招呼。

    一些拘谨之人,更是称林寻为“前辈”!

    所谓达者为师,如今的林寻,都已踏足绝巅圣境,仅仅以修为而论,都可以被尊称一声前辈。

    更别提,正是凭他一己之力,才奇迹般筑成护道之城,为古荒域强者提供了一个遮风挡雨的安全之地,这让谁能不尊重?

    没多久,林寻打听到少昊和若舞他们的下落,正待前往,就听远处一阵争吵声响起。

    “哼,凭什么就该我们黑魇天狗族充当探哨,去外界查探敌情?”

    远处街道上,一个黑袍老者脸色阴冷,“想让我族强者去送死?门儿都没有,我今日就将话撂这里,我族之辈,决不会答应此事!”

    附近,围拢着许多强者,皆是来自古荒域各大势力的强者,都在看热闹。

    那黑袍老者,乃是黑魇天狗族的一位真圣境强者,名叫苟天齐。

    “苟天齐,大家都是古荒域阵营的一员,而人所众知,你们黑魇天狗族最擅长的就是勘察敌情,我家少主如此安排,并没有错。”

    在苟天齐对面,一个容颜秀丽脱俗,气质婉约的女子淡然开口。

    婉音!

    林寻一眼就认出,此女是少昊身边的一名贴身侍女,当初在绝巅之域,她和尧离、虞曦、白乾一起,在少昊身边效命。

    “少废话!”

    苟天齐脸色一沉,冷笑道,“想送死?可以,让少昊自己去送死,我黑魇天狗族可不奉陪!”

    “你……”

    婉音也不禁愠怒。

    苟天齐微微一笑,道,“小丫头,记住,我们黑魇天狗族可也是古荒域阵营的一员,这古荒域阵营的事情,可不是由他少昊说了算!”

    “苟天齐!”

    婉音眼神冰冷。

    苟天齐皱眉,道:“小丫头,若搁在古荒域,你若敢这般和我说话,早就没命了,即便是少昊来了,他也不敢仗势欺人!”

    周围看热闹的人群里,不少人都哄笑出声,大多是和黑魇天狗族交好的族群势力强者。

    婉音深吸一口气,神色恢复平静:“你好自为之!”

    “呵呵。”

    苟天齐满脸讥诮,根本不将这种威胁放在眼中,他少昊强大归强大,难道还敢在城中杀人?

    不怕引起古荒域阵营所有强者的反感?

    “老狗,你笑得很开心啊。”

    蓦地,苟天齐耳畔响起一道淡然的声音,他一抬眼,就见一个身穿月白色衣衫的年轻人,负手于背从远处走来。

    周围众人都一怔,只是当认出那年轻人的身份时,都不禁色变,噤若寒蝉,更是拉开了和苟天齐的距离。

    当听到“老狗”这个极具羞辱的字眼时,苟天齐初开始也是一怒,眸子中杀机闪烁,一张老脸都阴沉下来。

    可当认出说话之人的身份,他浑身猛地一僵,脸色变幻不定,一副被惊吓到的模样。

    附近区域的气氛,也都是在这一刻变得寂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