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八十三章 交易
    事实也是这样,从塘鹅走私c4声东击西,到第一次爆炸时间,第二次爆炸地点,全部是苏诚已经算定火药会走的路线。为什么?苏诚先按照自己掌握的情况,将自己替身为火药,去考虑火药会怎么干。塘鹅最大败笔是监视了一组,一旦监视一组,就会造成火药的安全感。火药他们认为,只要控制了一组的动向,只要火药不是自己出错,是不会有问题的。而苏诚恰恰利用了这点。从医院抓了伤兵上阵。

    失误也有,比如许璇出汽车,没有被发现,或者当时火药已经在土星总部,只能说运气好。许璇出汽车,只是一个细节,但是细节决定成败。

    左罗道:“我抓了三个老外,应该是支援组的。但是我觉得拿不下来。”

    “有些罪名还是成立的。”

    “是,但是只要他们不松口,我们只有旁证证明他们和火药有关。冒充警务人员,拒捕,破坏公共设施。”左罗道:“我突然想起刘默,如果用一些手段,是有可能撬开他们的嘴。”

    苏诚好奇问:“那你决定?”

    “但是我是警察,不能这么做。如果连警察都不遵守法律,不接受法律的约束,那么怎么能让市民们相信我们呢?”左罗道:“我们可以被嘲笑没有能力,智商低下,但是不能被诬陷为知法犯法。因为前者代表我们最少还有公信力。”

    为什么刘默案子闹那么大,就因为a市警察公信力一直接近满分,部分民众甚至到了无条件相信的地步。刘默案件对公信力造成了损坏,同时a市警局反应和态度又给他们加分。

    苏诚道:“也不是没有收获,可以看出塘鹅对a市还是相当不熟悉。也许他们弄明白了一组的运作流程,只是没有想到警方力量的庞大。下一步?要么放弃a市市场,要么就要开始内外勾结了。而a市最出名的就是浪子中介,我觉得可以把这个情况反馈给一组,这种耗费时间,未必有成果的事,可以让一组去做嘛。”

    许璇坐在三米外,一直在和一组联系,拿着手机,头也不抬道:“我在听。”

    苏诚看许璇,笑:“就算是冤大头,你们也会义不容辞,对吧?”

    许璇回答:“以后你能在一组蹭一杯咖啡,我就辞职。”

    “看你说的,左罗你破了这么大案件,不会连台咖啡机都申请不来吧?”

    挺爽,特别是在许璇面前占据上风,这是难得的一次,左罗问:“意式还是美式?”

    “我喜欢卡布基诺。”

    许璇无语:“小人得志。”她哪感觉不出来左罗得意……不过,也该左罗得意。查抄了c4,又抓住了火药。苏诚当然功不可没,但是做为左罗,对苏诚拿捏有度,适当放权,又适当控制,这就是左罗的能力。自己这个幼儿园小跟班进步了,有点组长的味道。

    左罗笑而不语,许璇补充问一句:“苏诚,目前一共两起案件,一起是狼蝎,一起是火药。为什么在狼蝎案中你显得那么的被动?为什么在火药案件中你却是掌控全局?”

    苏诚道:“我说了,狼蝎属于犯罪精英,火药只是罪犯。”

    “也就是说,你承认自己还达不到抓捕犯罪精英的能力?”

    苏诚回答:“无论是狼蝎还是火药,我都没有必胜的把握。火药我有六成把握,狼蝎我只有三成把握。”

    许璇道:“你带歪了话题,我问的是积极性,为什么有天壤之别?”

    “行,对付狼蝎我输了,行了吧。”

    “呵呵。”许璇随意笑了笑,继续发消息。

    苏诚无奈,这肯定会被怀疑的,而且伴随一道道贼警,自己很难做到言行一致。怀疑归怀疑嘛,就算哥是黑吃黑好不好,难道你们就不干了?我走的是控场流,不是隐藏流。如同考驾照一样,明知道我用七组名义胡作非为,你们还是会隐忍。不过……苏诚问:“许璇,左罗说上次把我扔在黑山路段是你出的主意。”

    左罗忙道:“我没说……你怎么知道的?”

    当时你正在和一组讨论案件,许璇和你这么熟的人才可能给你出馊主意。左罗性格使然,也许会想到整一整自己,但是不会朝深里想,除非有个坏蛋给他出主意。反过来说,自己是正义坏蛋,一直给左罗出主意来着。一丘之貉啊……

    ……

    火药对所有问题沉默,一声不吭,开口就是要律师。外国人犯罪一般要先联系其所在国家的驻a市办事处,告诉他们,你们有个人被我们抓了,把护照和姓名告诉对方。领事馆,办事处要通知家属,要派遣律师,就是他们的事。

    但是火药的身份无法认定,海关那边没有他入关的信息,他身上也没有任何证件可以证明他的身份,律师是来了,是警局为保障嫌疑人权益请的律师。在物欲横流的社会,律师的能力是和他的收费成正比的,警局这种免费律师,就不要指望太多。

    这是一次零口供侦破,火药低估了一组的刑侦技术,从其衣裤中发现了c4残留。通过立体还原,去掉视频火药伪装的面具,还原出来的颅骨和火药相似度超过88%,可以证实火药将装有炸弹的文件送到二十七楼。同时在爆炸点做技术还原,确定文件为爆炸点。

    左罗把文件朝火药面前一扔,坐到苏诚身边,看火药用英文道:“自己看吧,逃不掉了。”这是死证,就算组律师团也不可能脱罪。

    火药带着手铐,手铐连接着脚镣,身后是两名全副武装的特警。火药看着文件,双手放在桌上,翻看文件。这是复印件。火药看完深出口气,朝后一躺:“你们要什么?”如果不要什么,就不会和自己废话了。

    左罗道:“虽然你造成了破坏,但是并没有人因为此而死亡,伤残,在一定程度上检察官具有免除一定刑责的权利。我相信你咨询过律师,正常情况下最少二十年,加上你在公共场所两次爆炸,危害公共安全,扰乱社会秩序,死刑可能性非常高。”

    火药再问左罗:“你们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