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一百零一章 矛盾
    中午,唐璜的律师来了,认为警方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苏楠非自然死亡,而死者家属不认为是医疗事故,应当将尸体交给唐璜。律师出示了证据,证明唐璜昨天一天不在a市,警方的恶意揣摩是一种人身攻击。

    苏楠的律师也到了,他告诉许璇,苏楠没有立遗嘱。不过他说苏楠在年前咨询过一次婚内财产和婚前财产,并且还询问了遗嘱的事。在苏楠动手术前,苏楠联系律师,说在自己出院后,准备立一份遗嘱。

    苏楠律师道:“苏楠的所有财产,都是婚前父亲赠送的不动产,不动产产生的收益也归苏楠个人所有。苏楠在婚内并没有任何投资,所以可以认定苏楠所有不动产和大部分现金存款都属于苏楠私人财产。目前苏楠死亡,苏楠第一继承人是丈夫和儿子,将平分所有财产。”

    根据一组组员秘密和唐璜员工联系,员工告诉探员,唐璜在外面有人,而且不是一年两年了。可惜,出轨不是作为财产分割,遗产继承的标准。

    杀人动机已经是铁板丁丁,但是许璇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说明苏楠有可能是遇害。

    ……

    下午两点,许璇找到了苏诚,苏诚独自在医院对面的西餐厅喝咖啡。许璇落座,示意服务员自己不点单,问:“怎么躲这么来?”

    苏诚看许璇:“好消息是,联系到了苏楠的儿子,儿子已经通过传真同意警方验尸。”

    “对。”许璇疑惑:“可是我没有坏消息。”

    苏诚道:“坏消息是,即使尸检,我也不认为能查明苏楠的死因。”

    “为什么?”许璇好奇问。

    苏诚道:“第一个问题,唐璜有没有杀死苏楠?”

    许璇点头道:“有,但是不是亲自下手。”

    苏诚道:“第二个问题,为什么要在医院动手?医院怎么说也是公众场合,楼道有监控,医生护士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进病房。既然雇凶,为什么不在荒郊野外动手,做个失足的陷阱?既然雇凶,为什么不用汽车杀人,不用多少年的。为什么要在暴露风险很高的医院动手?”

    许璇不知道怎么回答。

    “第一个可能,很急,唐璜得知苏楠联系律师,准备出院后立遗嘱,很着急。这个可能性几乎没有,我已经判断过了唐璜不是那种能密谋杀人的人,没有那种胆识和魄力,激情杀人倒是有可能。”苏诚道:“第二个可能,唐璜就等着妻子住院动手术再下手。”

    许璇恍然大悟:“帮凶是医生?”

    苏诚答非所问:“第一医院,全市最好的医生,从医几十年的医生,他们要选择一种尸检难以发现的药物下手,是相对比较简单的。这点也反证了唐璜不具备密谋杀人能力,因为他急于将尸体焚毁,暴露了他对这位帮凶并不信任。我刚才通过指挥中心查了唐璜的通讯记录,结果很不好,这一个月,唐璜几乎只和通讯录上的人有通讯往来,并且很正常。”

    许璇慢慢点头:“也就是说唐璜在一个月前就准备在医院杀人。而唐璜并没有预谋杀人能力,所以是帮凶给了他勇气。如果是这样,这案件就非常容易了。”

    苏诚惊讶问:“请教怎么破案?”

    “帮凶要的肯定是钱,中午我们查询了唐璜财产,唐璜公司最近一年一直在亏损,每个月需要苏楠贴补亏空。你说帮凶是医生,专业的医生,试问,需要多少钱才能请动一个医生帮手呢?”许璇道:“第一,一分钱不要或者要的很少,是战友,亲戚,同学,或者是姘头的关系。第二,一百万?不够,一百万不够一位医生杀人的费用,比如心脏病会诊那位医生,月收入是十万左右,十个月的收入要他去冒险犯罪?而且还有唐璜这个知情人?不够,远远不够。我认为没有五百万是不够的。这是一笔巨款,帮凶肯定想早点收钱,唐璜继承遗产后,只要一汇款,或者提取大量现金,我们就知道谁是帮凶。这时候以唐璜的能力,我们帮凶身份一摆,唐璜肯定扛不过审讯。”

    苏诚道:“理论上这样。”

    许璇疑问:“实际上呢?”

    苏诚道:“我们有一点共识,唐璜是一个比较胆小的人,试问这种人有可能到处去找帮凶杀手吗?那反过来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帮凶主动找上唐璜。帮凶要说服唐璜犯罪,怎么说服唐璜犯罪呢?还要一笔巨款。再问,唐璜这种人会轻易接受找上门的杀手吗?唐璜凭什么相信这个杀手?杀手又是如何得知他们夫妻不和的?这个案件很有意思,到处是矛盾,但是又处处合理。”

    许璇同意:“明知道凶手是谁,为什么杀死苏楠,但是却没有任何证据,甚至证据在保护凶手。明知道凶手胆小,又怎么会接受自己找上门的杀手?还有一点,这个杀手似乎经验很丰富,很老成……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查下,涉案嫌疑范围内所有医生的财政?”

    “没用,你也说了杀手很老成,他主导杀人案件,而且非常有耐心,一个月的时间。这种人一般是四十以上的男性,一般不会是赌徒之类的人。如果他急用钱,他信用非常好,可以通过贷款,或者找同事借钱。当然,除了医生外,护士,特别是有常年工作经验的护士也要查的。另外我们要知道是否有人进入苏楠病房,药品情况等等之类。”

    许璇道:“这没办法,这案件暂时是没有立案,除非尸检之后有证据表明非正常死亡,我们才可以进行全面调查。否则就目前掌握证据,我们只能询问相关人员,收集旁证。甚至没有暂时拘捕任何人的权利。”

    苏诚道:“唐璜公司在哪?”

    “丽水路,唐氏外贸公司,在丽水大厦的十二层。”许璇问:“怎么?”

    苏诚道:“通常情况下,在一两次见面交谈,我能了解对方是个怎么样的人。既然目前卡住了,我认为我应该再从侧面去了解下唐璜是个怎么样的人。我再见见唐璜的姘头,我想我会有结论的。”

    许璇警告道:“你小心尺度,你不能独自用警察身份去问话。”

    “知道,以警察身份问话,我得到的结论和你们不会相差太多。我希望有别的东西。”苏诚站起来道:“你买单,我口袋没几个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