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探病
    事情到了收尾阶段,苏诚当然怠工,他需要舒适的环境,这几天生活环境一天比一天恶劣,如果不是体内那胜利支撑第一天就不干了。现在整成这样,当然是先回家洗澡。

    衣服裤子一脱,光溜溜的进浴室,淋浴之后,光溜溜的出来,去二楼拿衣物,然后看见了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子坐在阳台椅子上,那男子右脚一边打着节拍,一边摇头晃脑,还一边抽着雪茄……

    男子是一名老外,身高一米六八,神采小巧玲珑,金卷碧眼,年龄不过二十六七岁,胸前佩戴了十字架,看见苏诚,左手中指和食指竖起摇动一下,算是打过招呼,而后又沉浸在自己的节拍中。

    苏诚竖起一根中指,拿衣物,穿衣裤。

    这位就是魅魔,很帅的帅哥,不,准确说是小一号的很帅的帅哥,娃娃脸,天生正太。和苏诚见过一次面,见面过程并不是很愉快,这小子表面上目空一切,实际上心机深沉,是家里一位相当难对付的家伙。

    魅魔和苏诚有区别,苏诚是雇佣制,因为某件任务受雇家里。魅魔据说是培训制,是家里培训出来的人才。不过魅魔和家里并不和谐,如同苏诚脱离雾都孤儿院单飞一样,魅魔翅膀硬了也想要单飞,家里并不反对,但是约定魅魔要帮家里完成多少事情后才行。魅魔对家里的忠诚度非常低,但是魅魔同时非常专业,他从来不忠诚任何团体,只忠诚自己的工作。

    苏诚穿上裤子,双手摸了一把腹部赘肉,上下弹跳了一下,苏诚默默摇头,披上衬衫道:“现在是白天。”

    魅魔拿掉左耳耳机,道:“白天和晚上并没有区别,晚上来未必没有人看见我,白天来未必有人注意我。很多人喜欢晚上做坏事,却不知道晚上因为人少,不仅挑选的目标减少,而且更容易让自己暴露在监控和旁人的视线中……从客厅的衣服看得出来你很狼狈。”

    苏诚擦头,坐在阳台另外一个位置上,上面有一杯泡好了加了柠檬皮的红茶,苏诚将毛巾放在一边:“我很狼狈你好像不太开心。”

    “苏诚,我不是不远万里来和你吵架,我们是合作关系。当然,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这和你无关。诸如你从冒号那购买血清和我无关一样。”魅魔一针见血。

    苏诚突然有些想念菲洛娜,可惜菲洛娜情不自禁爱上别人,但是菲洛娜的心态,自己能揣摩一些,而魅魔,自己看不出来。同样的,魅魔其实也不喜欢这份工作,因为苏诚实在不好对付。

    苏诚问:“复仇到底是什么情况?”

    魅魔想了一会:“这么说吧,家里布贼警后才知道复仇的一些背景,不希望复仇冒险。但是因为无法说服你,家里挺担心的。就是这样。”

    苏诚道:“所以为了复仇的工作,又为了保护复仇,只能由你来点兵完成复仇的工作。”

    魅魔想了想:“我不这么认为,但是你可以这么认为。”

    “找我什么事?”

    魅魔道:“一来是见个面,二来我们会经常见面,别突然见到我被我身份吓到。第三个原因……”魅魔从上衣口袋拿出一张支票放在桌子上。

    苏诚接过支票看了一眼,两百万欧元……这是自己贼警任务总报酬的3……

    魅魔道:“我对你的人际关系有了一些了解,知道你现在在警方内部有一些威望,大家普遍对你的能力比较信服。只要你偶尔愿意出一次错,这钱就是你的。”

    苏诚不为所动,将支票推回去:“和左罗一起共事后,我觉得我的原则性原来越强,两百万实在不足矣收买我的原则。”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小人爱财,更爱小命。

    魅魔大笑:“我喜欢能被钱收买的人,开个价。”

    “四千万欧元。”

    “……”魅魔看苏诚:“我不喜欢需要这么高价格才能收买的人。”

    “我的价格就是这么高。”苏诚回答。

    魅魔无奈收了支票。

    苏诚道:“谢谢你告诉我复仇还要动手。”

    魅魔没有任何表情,死老外……不对,现在在a市,最不喜欢和这死土著打交道。没错,蔡若水必须死,复仇必须完成任务全身而退。

    魅魔站起来道:“那好,拜访结束,我先告辞。”

    苏诚犹豫数秒道:“魅魔,我劝你让复仇收手。”

    “哦,为什么?”

    “因为我们有作弊器。”

    魅魔一愣,反问:“作弊器?”

    苏诚做个手势,魅魔拿出支票,摇头,道:“一万欧元。”

    苏诚道:“一百万。”

    “两万。”

    “九十九万。”

    “十万一口价。”魅魔回答。

    “成交,入我账户……我们的作弊器是幽灵团。幽灵团邀请左罗和我参加一个游戏,内容不知道,时间在十天后。但是因为复仇这件事,我们无法参加。经过讨价还价……好吧,经过我的威胁,幽灵团愿意提供帮助。”

    “幽灵团?”魅魔脸色变得很凝重,但并不敢全相信苏诚所说,苏诚人品他太了解了。但是幽灵团肯定不是空穴来风。魅魔道:“我得走了,明天见。”

    “再见……什么?明天见?”

    魅魔没有回答,拿起衣架上的白色帽子戴上,礼貌摆个姿势,下楼,关门离开。苏诚其实心中很纳闷的,魅魔是有真才实学,相当不好对付的一个年轻人,但是却犯了很多重大错误,最致命是这一身行头,白色的西装,西裤,外加白色帽子和老外身份,走哪关注度都高。其次为什么白天来拜访自己?有无数种更安全手段和自己取得联系的。

    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苏诚将脏衣服裤子用水冲了一下,然后装进洗衣袋,放在房间的门口,上午和下午会有人来收走。

    苏诚下楼在附近花店买了鲜花,上出租车,前往医院。

    由于许璇是枪伤,按照规定在前48小时必须有警察值勤,苏诚到了病房门口,还被验了一次身份。进入病房,许璇正在床上锻炼,双手撑在床上,双脚平举向前,她还没有换住院服,穿的是紧身的短袖黑色内衣,全身曲线暴露无疑,非常性感。

    “先坐。”许璇说了两个字,双脚向后,人倒立在床上,数秒后向前一滚,坐在床边,穿拖鞋,从柜子里拿了红茶包和杯子去给苏诚泡茶:“我就知道左罗不会来。”

    苏诚把花插到花瓶中,坐在椅子上道:“但是你也知道他很关心你死没死。”拿起桌子上看了看,肋骨没问题,那代表没有危险。现在就可以出院。当然,枪伤48小时是强制性的,48小时之前,许璇再健康只能呆在医院中。不过,这狙击枪有点水。

    许璇将红茶递给苏诚,一种健康气息的美扑面而来,让接红茶杯的苏诚顿了顿,然后被烫着,忙甩手。

    许璇以为苏诚接过去了,放手,一看杯子下落,下意识左手一抄,然后立刻弹开,杯子碎了,红茶水喷溅,两人跳脚闪避。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苏诚忙道歉,到角落拿扫把。

    许璇看看苏诚,回忆刚才失误,一笑,蹲身将大块碎片拾捡到一边,苏诚转身看见了许璇……卧槽,姐姐,不要这么玩,紧身衣服就算了,身材还那么好。内衣是中领的,本来应该什么都没有,但是蹲身时候,就挤压在一起,苏诚有些难以喘气。

    穿对衣服的女人比不穿衣服的女人杀伤力要大上百倍。

    许璇站起来,接过苏诚递的扫把和垃圾斗,将碎片扫进去,放回原位。转身回来正准备说话,却看见苏诚快转身,显然是一直盯着自己看,内心有鬼。对苏诚这个反应,许璇并没有不愉快。无论苏诚是不是许璇喜欢的对象,女为悦己者容嘛,最少苏诚这反应证明了许璇自身具备相当魅力。

    苏诚肯定许璇魅力,但是他不会步菲洛娜的后尘,菲洛娜喜欢的好歹只是一名外教,自己这只老鼠要爱上猫……要么将猫变成老鼠,要么被猫吃掉,无论哪个结果都是很不愉快的。

    许璇很随意从床上拿了西装外套批上,坐在床头问:“那边怎么样?”

    苏诚将情况介绍了一下,道:“目前左罗正在提审另外五名浪子中介的成员。”

    “你的看法呢?”

    苏诚自己边泡茶,边道:“我的看法是,浪子中介这五个人都隐瞒了自己受训的项目。从唐宁来看,他具备了一名比较专业狙击手的能力。7米能命中你,虽然狙击枪现在精度很高,但也说明他对风力判断和准心调节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但是很明显他接受过特种开车训练。我来路上查询了唐宁的资料,他名下没有私家车,有记录的工作和开车无关,我认为他驾驶经验并不多,也许在培训营经过了训练,但是达不到专业罪犯的标准。从这点来判断,我认为唐宁被遗弃的资料是对的。”

    许璇点头:“那其他四个人应该也确实是被遗弃的……但是塘鹅为什么又让唐宁出手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