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反悔
    宋凯查询一会:“马德的妻子过得比较一般,没有税务申报,马德妻子手机每月被通知欠费,甚至停机后才去缴纳手机费。两个孩子目前念高二,是x市比较差的学校。马德死亡后,他资产被封冻,店面和资金全部充公……我查下医保,马德妻子现在在某大型超市上班,负责生疏的主管,估计月收入三千左右,她填写住址是自己娘家的住址。”

    苏诚呵呵一笑:“也就是说,某投资者发现投资产品死亡后,并没有对其安葬。”

    “你要一起去吗?”左罗问。

    “不需要,孤儿寡母普通人,你们能搞定。”

    左罗道:“宋凯,最快到x市的机票。”

    “两个半小时后,还有位置。”

    左罗道:“方凌,走。”

    “是。”左罗这个工作节奏,方凌还是能适应的。

    左罗走到门口:“为什么生活过的这么艰难,马德妻子不去找老b拿点钱?”

    苏诚回答:“一个可能,马德妻子什么都不知道。一个可能,马德妻子知道,但是并不知道老b是谁。老b认为马德妻子什么都不知道。”

    “这是不可能的。”左罗和方凌离开。

    苏诚坐下,悠悠喝口红茶:“你们高风亮节,五十万我要怎么花呢?”

    宋凯低声道:“顾问,如果合规矩,我是可以拿一点的。”

    “呵呵。”苏诚微笑看宋凯。

    宋凯被看得有些毛,忙解释道:“我是说合规矩情况下,不符合规矩,金山我都不动。”

    “不,我不是那意思,我觉得你这是人性的正常体现。你不能要求一个人面对诱惑时候能把持住自己。但是你可以让一个人知道,如果他把持不住自己话,肯定会被发现,肯定会有惩罚。这样一来,即使有再大的诱惑,我相信这人也会把持自己。”

    诸如散步,看见某姑娘挎包有几万现金,这是诱惑,好多钱的。但是,更多人是想到后果,加之没有犯罪经验,风险高,收益低。并不是每个人都高风亮节,要求人提高道德素质来维持社会安定,纯粹是一厢情愿。

    人之初,性本恶。苏诚对宋凯道:“该你拿的钱,不要因为害羞而不拿。不该你拿的钱,不要因为眼红而动手。”

    ……

    马德的妻子知道老b的存在吗?这答案是肯定,从资料上看,马德很爱他妻子,即使不能说明,也会透露一些信息。马德妻子参与贩毒,或者知道马德贩毒吗?警方已经排除了马德妻子知情这个可能。

    马德妻子愿意配合警方吗?这就要看左罗的本事了。虽然左罗性格比较让人难以亲近,但是左罗是一名专业警察,该会的审讯手段都会。只要左罗不傻,挑拨离间,将马德之死怪罪到老b身上,加上马德妻子现在生活困难,要说服马德妻子配合警察,还是很可能的。

    果然,左罗和方凌经过思想工作之后,马德妻子不仅知道有个叫老b是马德的老板,而且知道马德公司一名叫刘华的出纳,是老b的人。

    这消息让大家非常惊讶,刘华,三十八岁,是马德公司最早元老,据说马德的几个贸易公司,从选址到需要文件、证明材料等,都是刘华跑腿。马德妻子问马德,干嘛对刘华这么客气,马德告诉其妻子,刘华是大老板的人,不能得罪。

    公司开业大约一个月后,刘华就辞职离开了公司,也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

    一个另类的投资者在没有公司报表,财务账目情况下,要如何监督自己的投资呢?完全依靠忠诚吗?当然不行。马德本人没有任何开公司的经验,不知道程序,也不知道如何通过公司洗钱,这一切都需要老b的教导和投资。

    和老b不同,刘华是明面上的人物,在公司开业前后三个月里,她一直在忙碌,不少时间和政府单位打交道,所以即使她本人的资料造假,但是这照片是绝对假不了。怎么找刘华?

    “刘华帮助马德建立掩护公司,离职之后,绝对会离开x市,很大可能会出国。x市扣除汽车离开外,只有空运和动车。这两个交通单位都需要真实身份证证证。所以查询刘华离职后十天之内的身份证信息,应该会有收获。”苏诚电话道:“刘华带有a市口音,重点查询a市身份证。唐云贩毒集团也少不了和刘华有接触。”

    三天后,a市街头一辆私家车被追尾,女车主下车和对方理论时,司机宋凯和一名便衣将其逮捕。

    三天时间不是查刘华,而是光头对刘华进行全面的评估,看能不能说服刘华反水。同时,利用这三天时间,国际刑警已经查到刘华在海外的账户。

    经过六小时的审讯,刘华和检察官达成协议。

    刘华,本名刘雪华,a市人,大学在丹麦留学。毕业后进入马随风的哥本哈根拍卖行工作,因为聪明好学,又是华人缘故,很快成为马随风的助理。她本人并不知道马随风是做什么生意的,她的工作是设立皮包公司,开通洗钱流程。简单说,她可以将复杂的洗钱流程打包成一个傻瓜程序,包括马德在内的没有任何开公司经验的人,只要打电话,汇款,其余一切都不用他们操心。这套傻瓜程序能让马随风监视马德的钱财流动。只要马德要洗钱,马随风就会知道。

    在唐云贩毒团伙覆灭后,刘华发现贩毒的蜘丝马迹,于是申请退休,马随风批准,刘华就在a市置办了产业定居。

    刘华在a市有一个美满的四口之家,也因为家庭,刘华很轻松的卖掉了马随风。风气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何况是一个老板。

    两天之后,x市的方凌和左罗在机场拦截了准备飞美国的马随风,将马随风逮捕。

    ……

    苏诚坐在副处长办公室,手中玩着硬币,问:“不给钱?是几个意思?”

    方凌身边是坐在办公位上女副处长,女副处长道:“苏顾问,我们申请过,但是局长认为本案调动了大量警力,并且所有程序,包括逮捕,搜查等都是按照警方流程的程序。局长本人代表警局对苏先生表示感谢,同时说服市长给苏先生颁发荣誉市民奖状。”

    方凌一边道:“苏诚,不要太过分,这个案件你就动动嘴皮子,跑腿的,干活的,都是警察。就算是动嘴皮子,我认为你的作用并不算大。”

    “不给就不给吧。”苏诚站起来,将硬币放入西装口袋:“走了。”

    副处长忙道:“苏先生,这边有三万块钱,是我们处长划出来的办案经费。”

    苏诚摇头:“作为一个a市人,我从小受到a市恩惠,这次就算是我还a市这个人情。以后再有需要,我们按照市场价做事。”

    苏诚离开,宋凯在门外等候,跟上苏诚:“顾问,钱是小事。”

    “对,钱是小事,行规是大事。”苏诚一笑:“局长看我并不是什么不可或缺的人。而且我和七组有合约在,我有义务帮助七组。”

    宋凯道:“顾问,我问过了,局长是申请过的,但是内务局认为这次完全是警方办案,不能给予奖金。局长就让缉毒处拿点办案经费出来。我觉得三万也是可以的。”

    苏诚道:“宋凯,通知内务局,我手头有内务局暴窃案的线索,问他们出多少钱买。”

    “就是塘鹅下载了内务局资料案件的线索?”

    苏诚点头:“我本来对这个案件有一点兴趣的,这笔钱赚完,就研究下暴窃案,既然不让我安稳的赚钱,那我只能激进赚钱。”

    宋凯很懂事,到外面帮苏诚拉开后座车门,然后上驾驶座,连线内务局:“你好,我是z7宋凯,z7顾问声称手上有内务局爆窃案线索,请你们局长开价……我只是联络人,我什么都不知道。”

    苏诚拿了翻盖电话,拨打苏三的电话,苏三一看号码,立刻转变为电子音接电话:“哈罗。”

    “xyz?”

    苏三道:“应该是y,老对手,老板,这你一定会玩的很开心。”

    苏诚道:“不开心,挂了,记得换备用号码。”

    “明白。”

    ……

    去要钱无果的苏诚回到z部门,左罗和没事人一样,正在自己办公位上打关于马随风案件的报告,内务局的人刚刚来过,左罗表示什么都不知道,这是内务局和苏诚的事。他以一个警察的身份发誓,自己没有任何线索。

    白雪如同往常一样,在自己工作位上忙碌,左罗现在是她的保镖,和她一起上下班。也不知道是白令的案件先发,还是鬼团先联系警方,告知周末大劫案的线索。但白雪知道,一向温文尔雅的苏诚带了几分杀气,这是要挑内务局的节奏。

    内务局特一组,是负责z部门和要害部门监督,监察的专门小组,组长叫陆任一,是一位二十七岁,有五年工作经验的未婚男性。苏诚这边泡好茶,他就进入了安静的办公室:“苏顾问,你好。”

    苏诚道:“我可能知道是谁,是用什么方法暴窃了内务局……五百万,少一子都不行。回吧。”

    陆任一一笑,将手中卷宗交给左罗:“苏顾问误会了,左队,上面让七组负责调查内务局爆窃案,这里面有部分纸质资料,也有一些电子资料。”

    “我现在停职。”左罗很为难看苏诚,你也要太高了吧,接过卷宗,内务局也太抠门了。左罗将卷宗放在桌子上:“目前我们组内我停职,白雪内处于被保护状态,我们实在没人手对付这种大案。”

    陆任一疑惑,凑近:“左队,你原则性一向很强。”

    左罗在陆任一耳边道:“你最好拿五十万给人家赔礼道歉,他不是警察,水逆的工作合同并没有写他有破案的义务,只说他有提供涉外嫌疑人资料的义务。”

    “没有他我们就破不了案?”

    左罗道:“你手头有个计算器,你非要去笔算?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你们自己看吧。案件要让我接,我肯定接。”

    陆任一看了眼在工作位上喝茶的苏诚,点头:“我和上面说说。”

    陆任一微笑打招呼,关门离开,左罗将卷宗打开,倒出十几个u盘,还有一大叠纸质资料,头疼,这案件他一直没跟进,不说破案,要看完这份卷宗,就不知道需要多久。临时派人接手,这不符合办案规定,而且没有派遣参与本案的探员到七组。

    左罗:“喂,什么是y?”

    苏诚喝茶:“一个贼,和我有点恩怨。他不是塘鹅的人。”

    左罗用英文问:“什么?”

    苏诚忍笑,用汉语回答:“他,她,它,自己想吧。”左罗很有意思,刚接触认识觉得这男人是钢铁般的冰冷,接触后慢慢发现他做事是钢铁般冰冷。熟悉了解之后,苏诚想起许璇说的,25岁的左罗在外公面前撒娇……毛骨悚然。

    比如这件事,左罗是偏向自己的,但是不能说。左右心中颇有几分歉意,对苏诚态度软了很多。这是一种社交态度转变,原本左罗态度是:谁,干嘛。现在左罗:那个谁啊,我们商量点事情呗。这种转变也代表左罗对苏诚实力一种认可,马随风案件,别人不了解,七组人都知道没有苏诚,想不破关键一环,是不可能抓到马随风的。

    一起凶杀案,警方先收集物证,收集口供,根据线索,剥丝抽茧。作为侦探来说,他们缺乏这样的团队,他们要根据不多信息展开各种推测,从日常工作上,侦探更为主动。换句话说,侦探比警察脑洞更大,更有想象力。

    七组人本来不多,苏诚到来,让左罗结合了苏诚的优点和警方的资源,在这数月的合作中,屡破大案。左罗越来越喜欢这种办案模式,简单快捷,不调查所有物证,以一件物证来判断推断的正确和错误。缺点是,一旦实力不足,就会无从入手或者钻牛角尖。这种模式对队伍每个人实力要求非常高。诸如许璇、方凌等人角色是可以替代的,但是诸如宋凯,苏诚这样,就是不可或缺的。宋凯技术如果差一些,那很多案件结果就可能改写。

    七组的核心是苏诚、左罗和宋凯。目前方凌和白雪只是跑腿和打杂的性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