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二百零七章 名利
    一名国际职业杀手就这么被拿下了,轻松的让人难以想象,这位亚裔杀手是职业杀手中著名的中近距离狙击手,一把狙击枪,一发子弹,距离三百米内,100%必杀。他的作案套路:踩点,定位雇主固定生活方式,比如买菜,比如晒衣服。在固定生活方式选择狙击点,蹲点等候目标出现,杀人,走人。

    第一项踩点就出现大问题,他踩点只看雇主的生活方式,却没有进一步去了解雇主的身份。他有小聪明,看见左罗外公家阳台有晾晒的衣服,就知道目标很可能出现在阳台。他如同杀手界侦探一样,只知道一点就足够了。这种方式并没有错,职业杀手模式就是这样。

    真正职业杀手一般都不会是一个人,他需要一个团队,负责侦查,后勤,撤退等这样一个团队。比如狼蝎,复仇这样的,他们有团队支援,所要做就是做出刺杀计划和刺杀。不要太高估国际职业杀手,这名号听起来高大上,反过来理解,国际就代表跨国作案,对a市并不熟悉。而小科曼死没几天……

    左罗这边寻找小比利还没有结果,苏诚这边先抓一名罪犯,这让左罗颇有些自责。自己本应该担负保护白雪的责任,却让苏诚和白雪涉险。同时,知道此事的局长也打电话给左罗:“有个a美探员交流活动,你看白雪合适吗?”交流活动就是联邦调查局派遣一名探员到a市,a市派遣一名探员去联邦调查局。联邦调查局所拥有的科技资源和手段是a市无法比拟的,同时联邦调查局也想更了解华人思想和心态。在美国等国家,唐人街之类华人聚集地普遍有华人黑帮,他们以敲诈勒索华人为职业,而华人和很多移民不一样,他们遭受华人黑帮恐吓后,愿意配合警方的人数很少。特别是巴西阿根廷南非等国家,华人黑帮目标就是华人,av曾经报道过阿根廷清剿华人黑帮,2011年唐人街商人就因为不交保护费,十多名华商被黑帮打死。不过让人不解的,国内很多人将华人黑帮当成弘扬中华民族精神的典范,为华人争光的团体。

    这种交流和交换是很高等的,a市一般会派出最好的技术科人员,因为美国人强在科技,根据实际情况,再考虑是否对一些设备进行采购,同时也学习各种技术。诸如美国探员,他们自身能力是不如a市探员,但是在一些技术上有非常大优势,他们甚至可以申请著名大学进行实验验证。

    诸如私美剧这是过分了,虽然其中绝大多数科技都存在,但是进行了艺术加工。不管怎么说目前全球刑侦技术还是以美国和日本为首,可以说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

    用这名额来保护白雪,可以说有点越线了,但是杀手确实出现,目标就是白雪。在美国会被刺杀吗?当然也会,但是白雪基本都在调查局总部和调查局国家学院,住在宿舍楼,相比之下,刺杀难度和刺杀后逃跑难度都更高,只交换三个月,等塘鹅拿到情报,准备派遣杀手时,白雪可能已经回国了。

    左罗在深思熟虑后同意了,白雪位置有些尴尬,白雪虽然很努力的学习,但是七组根本没有学习的时间和空间,一桩案件接一桩案件。加上白令还在逃,未知情况太多,送走白雪也许是件好事。

    左罗电话联系白雪,让白雪收拾准备一下,两天后飞华盛顿,并且除七组外,不许告诉任何人这件事。白雪很乖巧的同意,没有任何反对意见,但是对于突然要去华盛顿让白雪颇为紧张。要学什么?怎么和探员相处?a市警方形象会不会因为自己被嘲笑?自己的英文并不是很好,怎么办?

    三组上门做国际杀手笔录,苏诚这边记录做好,送三组人员离开,看了看楼下,运载有一组特警的车辆就停在这栋楼附近,局里对白雪的安全还是非常重视的。苏诚估计局长他们心中在大骂自己,没事特招个小姑娘,惹来一大堆麻烦。

    苏诚接过白雪泡的红茶,听说白雪要去华盛顿,提笔写了一个号码给白雪:“这是联邦调查局我的一位朋友,你到了美国后可以和他联系,他会很好安排你。”

    白雪佩服道:“顾问,你哪里都有朋友。”

    苏诚笑了:“你们也是我朋友,等哪天我走了,去了巴西或者哪个国家,我认识一名警察要去a市z部门上班,我也会让他打你们电话。不过,这去美国你自己要小心点,尽可能减少外出。你打电话给我这个朋友,就说要进农场,他肯定不干,你就说,露丝的真大,他就会抓狂。你告诉他,你是个好姑娘,但是架不住我是个坏蛋。他会问你和我的关系,你就说是我女朋友。”

    白雪半天没消化。

    苏诚解释道:“农场是个代号,f逼分很多种,有能交流的刑侦部门,称呼为探员。也有特殊的国土安全部门,称呼为特工。农场是特工培训营的代号,几乎没有人知道在哪,训练的细节是什么,但是培训营能让你短时间内从菜鸟变成不是那么菜的鸟。我这朋友有点小权,对你进行特训还是可以的。至于露丝是他的黑历史,说白点就是把柄。”

    “这个……”白雪总感觉不太合适。

    苏诚无所谓道:“你自己看吧,你愿意三个月后成为七组有用的人,就要挟他。如果你想去刑侦探员部门,你本身技术底子弱,能学东西很有限。就算学有所成,只能转到技术科去。”

    白雪想了好一会:“我能进特工训练营?”

    “这里是农场,那里也是农场,农场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一个训练方式和训练设施。你当然不可能到真正农场去学习,但是可以按照农场的标准去训练。”

    白雪点点头,再问:“顾问,你为什么这么帮我?”

    苏诚听这问题,若有所思的看向远方:“这是一个故事,二十年前,有个小男孩在公交车站哭泣,原来他从孤儿院偷跑出来玩,但是身无分文,又冷又饿,回不去孤儿院。这时候,有一对夫妻驾车经过,妻子关切的询问小男孩,带小男孩吃了生平第一餐的洋快餐,还将他送回孤儿院,并且每个月都来看望他……没错,他们就是你的父母……”苏诚对白雪凝重点点头,回自己小阳台喝茶去了……

    许久之后,苏诚听见白雪声音:“顾问,你骗我的吧?”

    “呵呵,白雪,你无聊可以琢磨下刚才那个故事有多少处破绽,比你满脑子想左罗要好。”苏诚打开书,是大菠萝回忆录,昨天刚到的。看这书,一来是怀念,二来重新看回忆录,能学习到更多的东西。

    白雪凑到房间外,弱弱的问:“顾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知道什么?你喜欢左罗是吗?”苏诚问。

    “恩。”白雪很小声回了一句。

    “白雪啊,感情东西我是推测不出来的。但是我们三个人生活在一起,作为一个时常被你无视的人,我知道你的焦点在哪。不要害羞,你现在拿不下左罗,等你去农场混三个月回来,我帮你搞定他。”

    “……”白雪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她不怀疑苏诚说的是不是实话。苏诚对她来说,如同妖孽一般的存在。但是总感觉苏诚这些话说出来让自己很尴尬,偏偏苏诚又带着本应该如此的口吻,让白雪无从搭话,只感觉自己脸烧的厉害。

    “左罗也没有什么好的,就一傻大个,除了相貌和身高,浑身上下都是缺点。许璇手下思南不错,对你貌似也有想法……”

    白雪连忙打断:“顾问,我知道了,不要再说了。”苏诚怎么知道思南对自己有想法,今天苏诚不是拿了手机了吗?鬼知道有没有看自己的微信。思南是白雪微信中唯一一位经常聊天的z部门成员。

    白雪是看不懂苏诚真实想法,其实又有几个人能懂呢?如同苏诚自己说的,如同大海的小船一样,他要随风飘,做一个墙头草,才能让小帆船安稳的行驶。似乎左罗许璇他们都知道苏诚是为了某神秘组织在打击塘鹅……似乎也只是这样……

    ……

    左罗习惯性的一夜未归,苏诚晨浴时心中嘀咕,你倒是很放心让我保护白雪。苏诚不怕聪明的斗士,最怕无脑的愣头青。所以苏诚一向是非暴力的支持者。据机构调查,身体越强壮的人,对法律和规定的遵守程度就越低……

    苏诚的晨浴就是天马行空,除非有焦点,有兴趣。目前两个案件,一是白雪遇刺,已经解决了。一是小比利被困。距离小比利失踪已经超过了十八个小时,苏诚对魔鬼不了解,靠头脑也难以猜测出魔鬼有什么想法,所以也帮不上忙,于是就放松自己,静静享受晨浴。

    门外有人敲门,白雪去开门,苏诚看见了许璇,火急火燎的推开自己房间的门,径直走向小阳台。苏诚看许璇表情和动作,打那永远打不响的响指道:“你昨晚吃了意大利面,西冷牛排五分熟,用餐时间一共花费四分钟。因为意大利面和牛排五分熟快速吞咽的原因,导致你的消化神经系统遭到破坏,昨晚难得入睡几个小时,梦多失眠,情绪暴躁……”

    “……”许璇再次惊呆了,虽然每次惊呆后,苏诚给出的解释让许璇抓狂,作为一个刑警,快速的想着各种可能,但是都被许璇自己否定了。她脑海和上几次惊呆一样:这不可能,他怎么会知道的?

    苏诚动手指,让许璇道面前:“呵一口气。”

    许璇照做,苏诚点头:“没错,有口气,你今天会便秘,焦躁,没有猜错的话,你明天会得口腔溃疡。”

    许璇眨巴眼睛好一会,拉椅子坐下来:“你怎么知道的?”

    “哈哈……你开玩笑吧,我好端端的享受美好的晨浴,你连门都不敲就闯进来,我还会解答吗?”苏诚道:“如果我没有推测错误的话,十有八九你们昨天没有找到小比利,局长死马权当活马医,要把我拉到现场去,看我能不能找到小比利。而你听闻我是因为狼律师抢了好处才不参与案件,你非常恼火,所以要指责我的人品,义正词严的告诉我这个人渣,那小孩才八岁,孩子是无辜的。”

    许璇一手抚头,关节压在桌子上,不忍直视苏诚。实际情况是苏诚把自己要说的话说完了,并且毫不知耻,反以为荣。许久后,许璇拿开手问:“名利这么重要吗?你找到小比利,功劳给狼律师……”

    苏诚道:“如同我捐献眼角膜让一位姑娘复明,结果她和我舍友搞上了……我问,姑娘真的那么重要吗?爱情真的那么重要吗?错,人为了名利,没有什么东西不可以牺牲?”

    许璇怒站起来:“我看错了你。”转身要走。

    苏诚微笑问:“你原本觉得我是一个为了正义不惜名利的人?”

    “哼。”许璇大力关门,走人,连白雪请她吃早餐都当没听见,大步的离开。

    苏诚喝口红茶,看着远处的清湖上反射的阳光,如同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到了八点,苏诚准时的到客厅用餐,白雪觉得苏诚这习惯非常好,不需要熬煮米粥,等冷却时间,算好时间就可以,比左罗好伺候多了。

    “一会我去太清湖看看,我昨晚用你手机联系了楼上的邻居,你今天就去帮他们看家。虽然我很肯定不会再有杀手,但是安全第一。”联系邻居后,苏诚用白雪手机顺便加了许母的微信,看了看朋友圈,昨天许母生日,和丈夫、许璇吃西餐。许璇吃了几分钟牛排,就火急火燎的走了。最近许璇的情绪并不好,苏诚之前认识许璇是非常冷静的。

    白雪点头:“谢谢顾问。”

    苏诚道:“白雪,你要经常这么客气的谢谢,我会觉得你是个乖巧懂事的姑娘,但是我们很难成为朋友。作为一个被认定的坏人,在坏人世界中,小事是可以感谢的,比如你递给我酱油。但是很多事不要说谢谢。我不是让你记住我帮助你,而是太客气反而生分了。马上要去农场的人了,豪迈一些,放开一些。”

    白雪想了一会道:“顾问,我感觉和你们差距好大,不说你和组长,就说方凌姐,她做事很有魄力,很果断,敢拿主意,很有主见。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