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两百二十五章 谈判
    许璇答非所问:“思南有个侄女,给思南出了一道题。侄女今年十三岁,是一名游泳爱好者,她问思南,假设她看见有小孩掉到河里,附近没有人,她应该怎么做。思南就问她,你有把握把小孩救上岸吗?侄女回答说,没有完全的把握。思南再问她,你认为以自己能力救人被一起淹死的可能性有多高?侄女回答说,20%。但是我有50%的把握救起小孩。并且说,学校教导去找大人,打电话报警其实都是假的,溺死的时间超过6分钟,就会对脑细胞起到不可逆的伤害。”

    苏诚很感兴趣问:“思南怎么回答?”

    许璇道:“思南不会回答,就把问题推给了我……我现在把问题推给你。”

    “你一定以为我会说,别人家孩子死再多也不关我的事吧?”

    “难道不是?”

    苏诚想了一会:“对于自杀的人,我是不会冒1%的危险去救他。但是面对需要被帮助,而只有我能提供帮助的人,20%的风险我可以承受。这也是人自私的想法,我的自私想法很简单,我如果不救,我内心会愧疚。相反,我救了,成功了,内心会喜悦。前提是我没有老婆孩子,否则就不是20%的风险,等于我老婆孩子都要承受20%的风险,那我是不干的。”

    许璇沉思一会,点头:“不错,你的答案我比较满意。”

    两人就这些问题开始交换意见,这很难想像是互有好感男女单独在一起谈论的话题,但是他们都不是一般人。他们正在理智的交流自己内心的三观,真实的看法。很多时间,男女恋爱时,会简单把自己的三观代替对方的三观。自己认为这样是对的,对于情侣的否认,表现出不可理解和惊讶,他们很可能采取坚持自己立场来逼迫对方接受自己立场。这也是为什么,更多交流的夫妻婚姻越牢靠,冷暴力最破坏情侣感情的原因。

    苏诚和许璇的感情如同炭火,不够明亮,不够热烈,但是会慢慢的蔓延,当然,前提是没有冷水。冷水浇灭不了热火,甚至导致热火更加旺盛,但冷水很容易浇灭炭火。

    ……

    许璇是早上八点才离开,她昨天晚上就在隔壁病床上睡了几个小时,倒不是因为聊天很晚,而是回家回宿舍太远,一早就要上班,她正在刑警查询一起绑架案。

    苏诚喜欢看许璇扎头发,口咬了皮筋,用双手梳头,然后扎在一起。许璇也知道苏诚在看自己,不紧张不脸红,感觉很舒服,愿意享受苏诚的注意力。假设没有贼警,苏诚和许璇应该是亲吻后再见……假设没有贼警,这两人根本不会认识。

    同时在z部门七组,左罗又提审了白令。

    和上次一样,左罗将一份份资料放在白令面前。在审讯艺术上,警方一般不会把自己的底牌全部告知被审讯的对象,以期套出更多的线索。但是对白令,这种审讯手段是无效的,更适合摊开来说。

    白令静静看资料,听完左罗介绍,许久后道:“你的猜测也许是对的。”很委婉表明左罗想法没错,自己是个某个团队勾结。

    左罗问:“你的好处是什么?”和团队勾结,科曼不能有坏消息,那对于白令来说就没有意义。

    “如同你所猜测的。”

    哦,是金钱,左罗心中苦笑,自己提出的观点怎么自己都没记得。白雪是白令始终在内心关怀,关心的女儿,在单纯白雪看来,亲情比金钱要重要的多。而充满阅历的白令则知道,金钱是白雪很需要的东西。

    对于一位女性来说,金钱,学历,事业,涵养等等代表了一位未婚女性的增值,很无情的事实。在工厂上班的女性所能找到配偶档次很可能是不如在大公司上班的女性所找的配偶,(纯粹扯淡,工作不分贵贱,职业不分高低,收入什么都不代表。)即使工厂女性每月收入要超过大公司的文员女性。反过来说,一个骑电动车的男性上班族通常都缺失追求开豪车漂亮女性的信心。很多人潜意识的默认了爱情不分巴拉巴拉只是针对少数人而言。

    左罗问:“战争还没有结束?”

    白令手摊开资料,轻摇头:“你这手太黑了,将原本可以结束的战争又拉到了原点。而且,重新开始的战争我恐怕不会再占上风。”

    左罗问:“讲和可能性有吗?”

    “没有,对双方来说,已经付出了不可接受代价。”白令问:“我能不能有个请求?”

    “请讲。”

    “希望你们对释放我的时间保密,我相信我已经成为猎物,我需要时间。”

    “释放?”左罗反问。

    白令反反问:“有什么不对吗?我问个问题,在知道战争不可避免,将重新开战之后,你希望谁取得战争的胜利?”

    左罗没回答、

    白令道:“某个人伤害了a市利益,如果这个人没有继承人,对于a市来说是不是好事?我记得继承法说了,没有继承人的遗产归国家所有。”

    这法律是对的,科曼目前继承人只剩下两个孙子,儿媳因为儿子死亡貌似没有继承权。目前科曼控股公司还控制了60%以上的a市进出口航运业务,如果归政府,将会招标出售股权,解除目前控股公司的半垄断情况。

    左罗将资料收回,拿起卷宗离开,然后找到了法律专家:“科曼如果死亡,他的儿媳妇有继承权吗?”

    “按照法律来说,婆媳,翁婿之间不存在继承关系,但是有一点例外,如果儿媳妇对老人为主要赡养者或者重要赡养者,有可能会被法律判为第一继承人。如果就科曼而言,科曼大部分遗产适用a市法律,经济上儿媳妇是做不到的,但是还有精神上的关心。同时如果科曼有遗嘱,将遗产留给儿媳妇,儿媳妇是可以完全继承的。”

    左罗得到答案,回到七组,方凌和宋凯在等待左罗发言,左罗现在不需要发言,他需要讨论,他现在才发现,自己很需要苏诚这样一个人。想到这里,左罗很果断打电话:“医生你好,我是xx号病床的队长,病人什么时候可以出院?……现在出院会死吗?哦……谢谢。”

    左罗挂电话:“方凌,你去办下出院手续。”

    “谁?”方凌知道是谁,还是问了,要不要这么残忍,昨天人家折腾了一天。

    对于左罗来说,只要没死能干活就要干活,毕竟暂时没有人能代替苏诚。左罗道:“苏诚。”

    “可是……”

    “你问他要不要报仇。”

    “啊?哦。”方凌满腹狐疑的去了。

    一小时后,苏诚上了方凌的车,白令下的药,来的猛,去的快,除了体力之外,没有其他问题了。连药都不用拿,只要合理的饮食和休养就可以恢复。方凌看内后视镜的苏诚,带歉意道:“对不起苏诚,左罗情商低……”

    “但他智商不低,知道让你接我,而不是自己来。”

    左罗真的情商低吗?苏诚又表示怀疑,因为左罗在门口迎接自己,见面第一句话是:“工作虽然很重要,但身体更重要。”

    苏诚想了一会:“周断教你的。”

    左罗也想了一会:“是……目前情况是这样的……”

    ……

    七组这个白令包袱很烫手,扔不是,不扔也不是,上级也无法商议出一个对策,只能让左罗自己看着办。实在不行,就按照规则走,放白令,然后死活不管了。左罗希望有更好的办法,这更好的办法就是苏诚,苏诚经常会带给左罗惊喜,左罗希望能再一次有惊喜。

    苏诚在会议室听完过程,道:“左罗你没把握核心利益,在某种情况来说,白令和我们身份是不对等,而不是平等的。虽然警方规矩很重要,但是有时候稍微有些变通,你会发现世界变得晴朗起来。”

    “你有想法?”

    “他们的战争确实无法避免,但是却可以商量。”苏诚道:“我们可以和对方商量,将战争控制在局部冲突,而不是全面冲突。”

    左罗有些理解,还有些不理解:“怎么做?”

    苏诚道:“我们要先找科曼。”

    左罗拿起外套,苏诚忙制止:“别啊,我一个病人,你让我跑来跑去,你过意的去吗?方凌。”

    两人讨论,基本没方凌什么事,方凌也有些走神,一听叫自己名字,条件反射回答:“在。”

    苏诚坏坏一笑,方凌无语,一直以来她努力保持和苏诚对等关系,最少是表面上,却没想苏诚这么调皮,懒得计较:“什么事?”

    “作为科曼是不是有配合我们警察调查的义务?”

    “是,但是也可以拒绝。”

    苏诚道:“你去把科曼带过来,如果不过来,就委婉告诉他,我们怀疑他自导自演绑架案,毕竟从钱来说,他还是有动机的。还不来,再委婉告诉他,我们可以请科曼的儿媳妇过来,说明自己的怀疑,给他们家里捣乱。”

    方凌问:“还不来呢?”

    苏诚道:“那就告诉他,再不来作为瑞士中立国会抛弃中立立场。”

    方凌疑问:“苏诚,你真的是懒吗?”

    “不,下马威。作为警察,两伙人在你地盘打打杀杀,你们可以忍,我做顾问不能忍。我的地盘我做主,谁不高兴我灭谁。”苏诚霸气道:“别逼着我们选立场。”

    苏诚这话有底气的,这件事选哪个立场都可以说合法合规。我怀疑你白令要杀人,我就24小时监控你。我怀疑你科曼要买凶杀人,也24小时监控你。虽然你是领事,但刑事调查不是豁免权可以阻挠的。什么,英国人会向市长抗议,引起外交纷争?多大的事,市长的事又不是自己的事,自己连警察都不是,谁怕谁,乌龟怕铁锤?

    如苏诚所说,利益,每个人做事情都脱不开利益。苏诚扛事情,就要有利益。这利益要说出来很高大上,因为白雪这位同事。要不说出来就很无耻,白雪你欠了一车的人情,以后自己有什么事白雪你自己看着吧。不过,很多事情也不纯粹是利益,因为人毕竟是情感动物,苏诚这么霸气的还有一个原因是,你们两个老王八斗死斗活,拉老子去住院,不给你们点下马威,当老子是软柿子。好吧,就是出口气。

    ……

    科曼来了,很不高兴的来了,带着律师来了。

    白令也被带来了。

    两人在会议室一见面,双方眼珠都瞪红。科曼准备暴怒离场:“你们警察是什么意思?我会投诉的。”

    靠在椅子上,手拿一杯红茶的苏诚,道:“不送。”

    没有人表示挽留,方凌道:“科曼先生,我送你出去。”

    科曼看了看大家,又坐了下来:“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警察想干什么?”

    苏诚道:“现在不是审讯,是交流,科曼先生要么让律师离开,要么你们一起离开。你有自由选择的权利。”

    科曼看左罗,他知道左罗是七组的头,但是左罗很淡然的坐在椅子上,手上玩着一根香烟。左罗似乎感觉到科曼在看他,悠悠道:“有些事情拖的太久,对a市就越不利。作为一名警察,在合法合规的情况下,希望将不利的影响降低到最低。”

    科曼听得懂这潜台词,你可以走,但是你要走了,别怪我们警察砸天平。你们两人战争充满了未知的危险,很可能会波及他人,既然战争不可避免,那么干脆就倾向一方,快速结束战争,避免持久战对社会的危害。

    合法合规这一条很重要,警方怎么想,怎么思考,是很主观的东西,这些主观的推测会束缚你的手脚,导致你在战争中处于劣势。

    科曼想念到此,在律师耳边说了一句,律师站起来,向大家点头致意,然后离开会议室,并且关上门。

    左罗道:“这次对话没有录音,没有录像,没有证人。反过来说,这是一次调解会议。”

    白令冷笑:“调解?如果连仇恨都能调解,我认为那个人应该叫耶稣,而不是左罗。”

    苏诚反常规,霸气道:“就你废话多,你已经让我很不爽,闭嘴。”

    ps:明天因为特殊原因停更一天……好吧,解释一下,前几天又得了中耳炎,上次右边,这次左边。由于有了上次经验,轻车路数的自导治疗,虽然疗效好,价格低廉,但是因为使用激素消炎药点滴,导致浑身不给力。

    ps2:激素消炎药会导致人吃东西不知道饱,夜晚睡不着,短时间白天精力充分,唯独是脑子也跟随奔腾,难以静心思考事情。所以稿子也挥霍干净了,在这情况下,明天缓一天,后天恢复更新。希望大家能理解。

    ps3:我知道说明了原因大家会理解,下次要不我就不说原因,试试大家能不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