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两百三十六章 脑洞
    死神面具不快不慢的完成一切,表现出极有的耐心,等胶布贴上杨光口后,死神面具拿回手枪,走到书桌位置,书桌台上有一架DV,死神面具对DV道:“除了失败,我不知道还能用什么形容词。失败的根源完全来源他对生活没有任何向往和期待。他写过小说,但是因为被同事调侃为作家而放弃,他想深造,却因为害怕开始而放弃……他活在自我的梦想中,他希望有一天,有一个人能突然打开一切沉寂,给自己一片美丽的天空。”

    死神面具坐在杨光面前:“我就是那个人。”将手机卡拿掉,把手机还给了杨光。

    杨光双手接手机,知道死神面具意思,打字:“你是谁?”

    死神面具回答:“我是谁没有意义,你想重生吗?”

    杨光愣了好久,难道这是YY小说中的桥段?自己这个一无是处的人就要重生,屠日孽美,迎娶白富美?杨光打字:“想。”

    死神面具道:“你的一切就因为对生命和生活的认识太过卑微,诚然,世界几十亿人,几十亿条性命,很多。但是属于你的生命和生活只有一条。”

    杨光打字:“什么意思?”

    死神面具道:“你是否出言伤及过你的亲人?”

    “……”

    “你是否对讨厌的上司却阿谀奉承?”

    “……”

    死神面具道:“很奇怪,我们每个人都很喜欢伤害爱我们的人。可是对那些讨厌的人,我们反倒和他们讲素质,讲道理,虚与委蛇。是人性,人性担心被排挤,但是你永远不担心爱你的人会排挤你。”

    杨光终于打字:“你想做什么?”

    死神面具道:“重生需要血的洗礼,你的同事已经下班,还有不少休假的。你在你的通讯录中找出一个人,说你生病了,让他来看望你。他死了,你就可以活着,他不来,你就死。”

    杨光愣了半晌:“为什么?”

    死神面具:“在你内心有没有觉得一定会来看望你的人?我知道你选择很多,贺总,王副总,张经理,钱主管,老张,小赵……只不过人家不一定有空,你有五分钟时间选择你约会的对象。”

    杨光看死神面具,死神面具举起手枪拉开弹匣,再安装上,对准杨光的脑袋:“子弹打破你的头壳,进入你脑内,会穿透你的脑髓,然后产生反弹,很短时间内你的脑袋变成一片糨糊……对吧,面对生死时候,你是不是发现自己想的很多,想的更多?”死神面具后靠在椅背上,静静看着杨光。

    许久后,杨光打字:“我不想死,我还没活够。”他想到太多东西,父母,妹妹,是他首先想起来的,不能接受这个结果,绝对不能。他发现自己很爱他们,即使几个月没有联系。

    死神面具道:“选一个人来代替你,机会只有一次。”

    杨光看手机,手机上满满的通讯录,但实际上没几个是自己常用的。钱主管就住在楼上,也许打个电话就下来了,这人死了,自己只会开心。不过,他从不给自己好脸色,怎么会来探病呢?

    杨光在这栋楼住的熟人就不少于七人,其中还有一位关系比较好的朋友,不过他恋爱了。找他?他应该会来,有可能……不是,上次自己生病请他陪伴自己去医院,这家伙宁可和女朋友去海边骑自行车,借口说工作很忙。不不,不能赌他。

    死神面具站起来,走到DV身边,用越南语道:“他会选择最讨厌的人,还是选择最关心他的人?我赌他选择后者,因为他还不知道生命是因为美好而精彩,而不只活着。”

    “嗯。”杨光发出点微弱的闷音。

    死神面具走过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坐下来,插入手机卡,向此人发出短信:“我生病了,能不能帮我买点吃的?”

    ……

    二十分钟后,张丽倒在血泊中,她没有注意到门边的死神面具,推门进来,门被关上,还没回头,子弹已经射穿她的后脑勺。张丽一声不吭的倒在地上,手上提了一份外卖,是杨光最喜欢的小碗面。

    杨光先是震惊,而后不甘,努力冲前倒地,无力的嚎叫,突然间他不怕手枪,不怕死亡了,他想起和张丽这些年来完全忽视,但是没有忘记的一些事。他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在乎,但是他发现是自己杀了张丽,利用张丽对自己的善意杀了张丽。

    当杨光再找死神面具,他已经消失在这个房间,他是有信用的人,他没有杀死杨光。

    ……

    三十分钟后,周断和许璇到达了现场。他们很愤怒,因为这是羞辱。

    这次不是视频播放,而是直播。使用倒叙的手段进行直播,一段直播被挂在城市网上,不少人莫名其妙点开,发现是一个房间,等待大约几分钟,门帘伸出一只手,打开门,一个小姑娘进入房间。那手关上了门,接着小姑娘倒地死亡。视频就此结束,结束后出现多个境外服务器连接,点击进入可以看到前面的场景。虽然网警发现是杀人直播,立刻关停,但是链接已经被打开……

    “他呆了最少两个小时。”周断在走廊和许璇道。

    许璇道:“周队,我不理解,这是公司宿舍。”

    周断深出口气:“这次我们可能遇见变态连环杀手了,他们的思想不会受正常逻辑的困扰。”

    光头到达,第一句话:“我看了视频,这家伙有点失控了。”

    “怎么?”

    “他在享受过程,这个之前不一样,他对拍摄角度,拍摄效果开始有了追求。他在很快进化,三天之内肯定会再出手。”光头道:“我已经和左罗那边联系过,苏诚和左罗的意见是,疑凶可能已经被放弃了。”

    “什么叫被放弃?”周断反问:“团伙?”

    光头道:“不清楚,苏诚告诉我,有人在支援疑凶捣乱。左罗说,一场重大车祸死几十个人,大家会悲伤,会责怪,但是不会造成恐慌,因为大家都明白这是机率。但是如果有个疯子举着新闻到处杀人,那将对A市治安造成质的破坏。”

    思南到达:“队长,宿舍监控系统被人黑了。”

    许璇道:“从他上传视频手段来看,他肯定有个黑客帮手。”

    周断道:“没监控器就不能办案吗?找人,把所有人都找出来,画肖像,我就不相信他能戴个死神面具大摇大摆的进进出出。”

    思南低声道:“口罩也可以。”

    许璇做个眼色,她知道没那么简单,但是周断着急上火了。周断在刑侦行业并不出色,他用人的方面才是亮点。许璇劝说:“周队,你别着急,这边我盯着。”

    周断点头:“恩,我去盯着技术科,看有没有最新进展。”

    许璇和周断点头再见,光头在一边问:“苏诚和左罗还在西岭?”

    许璇点头:“奇怪了,为什么发生这种案件,他们宁可呆在西岭呢?”

    ……

    苏诚和左罗正在吃晚饭,他们就新案件和周断他们交流,然后继续自己工作。既然是这样的态度,肯定是有发现。

    下午,当苏诚和左罗开始闲逛时候,左罗告诉苏诚:“有人盯着我们。”苏诚用了个小伎俩,装着绑鞋带,将一张写有数字的便条放在一张桌子角落,这动作可以说是相当隐秘,但是并没有逃脱检查。三分钟后,苏诚返回,发现便条已经不在了。

    苏诚告诉左罗:“有人做贼心虚。”这地方真的有秘密。

    左罗手机上是第三科研所的蓝图结构,第三科研所是八年前新建的科研所,设施都比较先进。但是蓝图显然不是两人所擅长的,加上非标准对称的建筑,怎么看也看不出东西。不过苏诚能猜,苏诚道:“根据目前掌握的动向,鬼团的态度,星火种子的关注等等,我觉得有东西在第三科研室,很可能是一种先进的技术,或者是几个敏感的人员,或者是保存的实验数据。”

    左罗低声道:“这东西价值最少让白山公司很着急,对吧?但是我们反推,白山公司的间谍能力可不一般。”

    苏诚回应:“所以我怀疑鬼团这次的雇主是白山公司。”

    左罗道:“苏诚,这是经济案,如果不是因为鬼团,我没有兴趣,而且我是一名刑警。”

    苏诚回应:“猜来猜去,就是星火种子可能有鬼团要的东西。但是鬼团为了这东西而来,就算我们不查,鬼团恐怕也不会罢休……对了,吊死鬼说的话,他不赞成鬼团这次行为,但是因为他是鬼团成员,希望我们能破坏计划。”

    左罗道:“星火种子肯定不光明,否则鬼团不会利用警察来挖。”

    苏诚突然明白点什么:“这莫非是和你道德的第二次博弈?刘默死的时候,对方并不满足,虽然刘默死了,但是你维护了警察职业的正直,这让他们很挫败,所以他们才会点兵你我。其实这里不一定需要你我,只是他们希望是你我在查。呵呵,这些自以为上帝的脑残,最喜欢搞这种事,看着别人如同小白鼠一样,他们就开心。”

    左罗还没开口,苏诚思维敏锐道:“反过来说,星火种子的秘密不难查。左罗,我如果没有猜错,你才是正主,鬼团要和你博弈一招。由你查出真相,再看你的选择。”

    左罗反问:“什么选择?”

    苏诚想了一会:“比如为了A市经济发展,你愿意背黑锅吗?你说出了正义,但是会被定性为叛国,导致企业百亿损失,你愿意吗?没错,没错,我想我已经完全领会了。星火种子的秘密不难查,不难,我们查不到,鬼团也会大放送。”

    左罗道:“我没明白。”

    苏诚比喻道:“比如美军发生性侵案件,难查吗?不难,案件有时候很简单。鬼团需要一个SB说出来,比如Z部门七组老大,代表了一种权威的声音。”

    左罗:“我不说,他们这些计划就?”

    苏诚道:“说和不说有区别吗?美军性侵,案件曝光后,大家知道有这种案件。但是美国人会从一些纪律上制约……卧槽……我想想,卧槽……”

    苏诚全力开启脑洞,左罗就一边等着,许久后苏诚道:“鬼团牟利点难道更加深远?”

    “多深远?”

    苏诚放弃:“我都不知道秘密是什么,我怎么知道他们能牟什么利。不过,我已经看见了黑暗中的那群把自己当上帝的人,他们铺垫的好好的,就等着我们把戏唱完。恩……不过我的搭档是个死脑筋,这让我不爽,死脑筋就代表着肯定会上钩。左罗,在你价值观中有没有什么利益是超过A市利益的?比如你愿意为了A市吃枪子,那你为了什么愿意让A市吃枪子?”

    左罗看苏诚:“把脑洞收了,好好说话。”这不是脑洞,这是脑子有洞,这不是推理,甚至不能说猜测,只剩下YY。

    不过苏诚不这么认为,案件虽然不明确,但是人心是明确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比如一群富可敌国的人突然给你拜年,你难道会认为是他们有良知给你送温暖?不,十有**你很快要继承哪个国家了。利益这个话题是永恒的,下到走卒,上到王公,皆不能脱俗。就算脱俗也是想成仙,也是利益。

    为什么鬼团要用刑警来查商业公司?从而一个个谜题可以通过脑洞解开,但只是脑洞。完全的利益主观推理。苏诚奸笑道:“兄弟,收了你的个性,我们来试一下。”

    左罗疑问:“怎么试?”

    苏诚道:“我们已经下载蓝图,鬼团有心会知道我们进展的。这时候在有所怀疑时候,我们不玩了,而且还不让别人玩了,那鬼团就得抓狂。”

    左罗正色道:“可是你还是主观推测,你没有任何理由说鬼团是这样安排的。万一不是呢?我们调查出真相才有决定权,现在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就收手,根本不明白自己立场是什么,利益是什么。”

    苏诚道:“所以我让你收了个性。”

    左罗道:“鬼团介入,肯定是大事,对吧?”

    “对。”

    “你就这么脑洞开一下,走人了?”左罗道:“好,你苏诚五千年一遇天才,80%的把握,那还有20%呢?你有没有开脑洞想到灾难性的后果?或者,鬼团就因为知道你会这么干,所以你的想法已经被他们计算在内了呢?”

    “哇……这水就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