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两百四十八章 夫妻博弈
    再过了五分钟,卢娜的拍摄已经结束,卢娜也不客气的告辞,这种新闻时间性非常强,分分钟过期。她还要进行后期的处理,苏诚礼貌送卢娜到门口,关门。

    苏诚将饭菜从厨房运回桌子,叶娜喝水婉拒了一起用餐的礼貌提议,苏诚和左罗吃上,苏诚问:“叶娜,你能不能联系下你的经纪人,帮我们打听下马兴有什么不文明的行为?”

    “当然可以。”叶娜回答:“但是我没带手机。”

    苏诚将左罗电话给叶娜:“前面一个问题是你结婚前和多少个女人有染,我觉得下一个问题是结婚后你和多少女人有染。在唐春高压的处境下,马兴会很自觉的坦白。今天我认为唐春将扮演一个道德审判者。”

    叶娜到阳台外打电话,左罗低声问:“她怎么还不走?”

    苏诚看了左罗一眼,回答:“她想走,但是我认为她有渠道掌握更多马兴的资料,挽留了她。”那是不可能的,人家不想走,自己又不是主人。

    叶娜明显和经纪人废话很久,说自己很安全,没事,自己是成年人之类,最后发火了……

    快十分钟叶娜才回来,但是没有提电话过程,道:“马兴问题很多,他是一个选秀节目的评委,暗箱操作捧了一位女孩,这女孩传闻怀孕,被马兴偷偷下了打胎药。”

    直播中的马兴三人开始有了交流,率先打破沉静的是马兴,马兴道:“老婆,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应该共渡难关,还有你。”看向化妆师。

    化妆师不置可否,马妻道:“再有问题,你最好说实话,他是来真的。”虽然还有些愤怒,但是听得出她还是关心马兴的,最少不希望马兴再切手指。

    马兴听出了这份情意,道:“老婆,我做错过很多事,我一定会改,只要你给我一次机会。你不是很喜欢爱尔兰吗?等我们出去,我们就去爱尔兰定居。”

    马妻问:“你愿意放弃现在事业?”

    马兴道:“我虽然钱不多,但是度日还是够的,我愿意。”

    “真的愿意吗?”死神面具从侧面进入镜头,手上拿了一条毛毯,扔给了马妻,然后坐到中间的位置上,死神面具道:“第二组问题。”

    马兴勇敢抬起头:“你说,我不怕将我所干的事全部告诉我的老婆,还有我的粉丝,作为男人犯了错就要承认。”

    死神面具持枪右手和左手鼓掌:“说的很不错,第二组问题,我想问你的妻子。”

    “嗯?”大家一愣。

    苏诚道:“卧槽,这是要搞事。”

    “搞事?”左罗问。

    苏诚没回答,自言自语:“小*吗?”如果马妻有问题,那马妻的问题应该是杀手锏才对。

    这时候马妻脸露惊慌之色,死神面具安慰道:“没有关系,你说谎了,断指的还是马兴。”

    “你……你要问什么?”马妻不是演员,这表现已经暴露她内心有秘密,不能说的秘密。

    叶娜插口:“难道她也出轨?”

    苏诚和左罗异口同声:“不像。”如果马妻出轨,她在第一个问题前后不会只表现出愤恨之色,而应该有担忧的情绪。

    死神面具道:“问题来了,第一个小问题,为什么马兴的经纪人会听你的话?”

    马妻看看马兴,想了一会道:“我告诉他,我可以不管我老公做的事,但是我必须要知道他做了什么事。”

    死神面具道:“第二个问题,所以你早知道马兴和多少位女性有关系,你早知道他是个烂人,是这样吗?”

    马妻点头:“是。”

    死神面具道:“第三个问题,在你个人名下的海外资产,大概有多少?”

    马妻回答:“四处房产,还有一些股票……”

    死神面具:“大概价值?”

    马妻想了好一会,回答:“六千万左右。”

    死神面具:“最后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打算和马兴离婚。”

    马妻点头:“是,我已经找好了律师。”

    马兴大惊:“什么?你要和我离婚?”

    马妻看马兴,愤怒道:“是,我受够了,你知道有多少女人找上门吗?你个贱人,连两百块都能打发的女人都上,我不仅要离婚,还要让你净身出户,否则就叫你身败名裂。”

    “这……你个心机婊,我怎么没感觉出来?”马兴不相信。

    马妻道:“你哪有空去感觉,每天回家都说应酬累,你刚开始还掩饰,到后来呢?你都懒的去处理衬衫上的口红。只要不是去外地拍戏,你都夜夜换新娘,我呢?两个月同房一次,你还那么勉强。我也是人,我也会有想法,你尊重过我吗?”

    死神面具插口:“暂停,接下去不得对话,第二个环节有个赠送游戏,游戏结束前谁开口说话,谁将接受惩罚。游戏规则,你们各自写下一个器官或者身体部位的名称,也可以不写。然后抽取扑克牌,抽到大的为赢家,输家必须根据赢家的底牌切下身体部位。如果有一人不写,那就不抽牌,不写的人为输家。如果两个人都选择不写,那么游戏结束,你们都不会受到伤害。有一个奖励,如果不出现两人不写的情况,那么我将开启一个新的摄像头,以给警方提供更多的线索。”

    死神面具从口袋拿出笔纸,放在化妆师面前,化妆师很懂事的分别给两人送过去,死神面具道:“从大局来说,为了生命,你们需要开启新的摄像头。否则你们会面临永无止尽的羁押。游戏开始,五分钟计时。对了,为了孩子。呵呵!”

    为了孩子,苏诚和左罗一起苦笑,在这句话之前,马兴和马妻是有可能达成一致的。但是为了孩子这句话一出,双方都要掂量了。

    左罗接电话,开扩音,宋凯电话:“看卢娜微博。”

    卢娜一离开左罗家就发出了视频,由工作人员进行了后期处理,立刻对外进行直播。有心人从新闻中注意到七组已经不插手这件事,但是额外发生了点状况。在微博评论下方,出现了对叶娜的谩骂的网友,很快出现叶娜的粉丝。几千几万人刷屏骂街,恨不得直接约架,而两个当事人正坐在一起和和气气……

    左罗摇头:“键盘侠也是一种侠。”

    苏诚道:“英国有机构对键盘侠进行过调查,他们发现键盘侠分三级。第一级是人数最多的,他们非常容易被媒体或者新闻误导,特别是网络媒体为了抓眼球无节操的误导,让他们成为冲锋在前的人,热血,缺乏理智,缺乏判断力。第二级是是老鸟键盘侠,这级别他们虽然看不清楚真相,但是却能分析出有不为人知的东西,有部分人劝说第一级的人冷静,有部分则闲着蛋疼,煽风点火看第一级的键盘侠表示他们的愚昧。第三级就厉害了,幕后庄家,这些人一般是新闻制造者,他们知道第一级的键盘侠需要什么,什么能刺激他们*,厉害的甚至通过新闻评论操控第一级人进行道德绑架,以舆论影响司法判决。”

    左罗道:“你所说这些缺失自我判断能力的第一级键盘侠,绝大部分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

    “我没这么说。”苏诚绝对不能承认。

    两人聊天,叶娜很紧张看着直播:“他写了,他写了……”

    苏诚道:“按照我的判断,马妻必写,但是部位不会重要。马兴嘛,我不好肯定,他有几个选择,第一个选择不写,牺牲自己,这是上策,以此来感动马妻,到现在可以看出这是个夫妻的博弈游戏,马妻一旦被感动,收益最大将是马兴。第二个选择是写马妻的手指,这是下策,两人完全没有意义的丢失一根指头不说,还会让两人彻底进入仇人状态。只是……”

    左罗和叶娜看苏诚:“只是?”

    苏诚道:“牺牲不是上上策。”

    左罗明白了,道:“马兴还不会那么黑暗。”

    叶娜不解,左罗道:“马兴最大收益不是第一选择,而是第三选择,要马妻的命,50%的机率将夫妻博弈中止。马兴如果足够聪明,可以看出目标不是马妻,而是他。无论因为他是明星,还有唐春给马妻的毛毯,都可以推测出唐春目标是玩马兴。这个博弈继续下去,夫妻之间会慢慢缺*体零件,与其这样不如一搏。”

    “哇,你心态真黑暗。”苏诚看左罗,道:“我说的上上策,是叫板唐春,有种和我赌一次。我不和你玩了,要手指要命自己拿。第一次博弈中,唐春以马妻和孩子威胁马兴,但是这一次不太一样,马兴已经知道自己妻子准备和自己做陌生人。马妻要写什么都可以,我什么不写,也不配合。”

    “结果很难预料。”

    “是,马兴毕竟是普通人,对生存还抱有侥幸心态。”

    说话间,时间到了,直播中,化妆师拿走了两人的卡片和笔交给了死神面具,死神面具翻开卡片各自看了一眼,从口袋拿出一副扑克牌,从中间随意抽出两张牌,拍在自己手上:“第一张,第二张,先开口的人先选择。”

    马妻道:“第一张。”

    “很好。”唐春翻开第一张,是一张黑桃六,扔在地上。然后翻开第二张,是一张方片8,给两人看后,将手边马兴切手指的刀扔给马妻,拿起卡片念道:“左耳,时间五分钟,超过时间孩子死。”说完,按下电脑,开始计时。

    过程就不描述了,马妻愤恨的切下了自己左耳,愤恨的目标并非死神面具,而是自己的丈夫。死神面具告诉双方:“你们可以暂时休息,明天我们再见,按照游戏规则,直播中将多一个摄像头影像。”

    死神面具没有说谎,很多直播链接中多了一条链接,这个摄像头位置在洗手台顶部,看不见左右两边马兴夫妻,呈现是对面的影像。对面是一面墙,墙壁上可以看见两个摄像头,墙壁边有个门。

    信息不多,但是技术科相信唐春是通过这道门进出囚禁地点,如果唐春再次进出,将会知道门那边有什么。

    苏诚道:“唐春的意思就是让大家等。”

    ……

    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火葬场高局殡仪馆来了一位高局的国外朋友,这位朋友可以说在业内是鼎鼎大名,曾经和大菠萝一起,被称呼为欧洲三神探之一的,前苏格兰场高级探员霍华德。他曾经来a市办案,高局曾经前往伦敦,两人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是君子之交淡如水。

    霍华德今年已经七十岁,身体还是相当不错,在自己助理陪同下,进入灵堂吊唁,然后很奇怪的看外面,不动声色的到殡仪馆外,和负责接待的陆任一聊了几句,观察附近后,低声问:“警方在办案吗?”

    陆任一一愣,反问:“为什么这么问?”

    “随便问问。”霍华德礼貌点头,和自己助理离开。

    助理问:“霍华德先生,你不是打算今晚不离开吗?”

    霍华德回答:“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棺木中不是我的朋友。除非我的朋友做过大面积的整鼻手术。”

    “那高先生?”

    “我不知道,但是我认为我不应该这时候来拜访。”

    ……

    高局到底死没死?苏诚是不会相信偶然的,所以高局自然就没死。高局作为一位老警察,听许璇说明情况和计划后,答应配合许璇。突然昏迷,抢救,都是许璇一手策划,甚至瞒过了高局的孩子,当然,也是因为高局孩子在外地,没有第一时间赶回来的缘故。

    这是一个抓捕计划,设置灵堂,殡仪馆,以人性来推断,作为最恨高局的高卉表示出自己个性大于理智,高卉无论什么原因都会来殡仪馆,所以在隔壁安排了特警。如果只是抓高卉,这招就足够了,但是高卉幕后有唐春,苏诚认为远远不够。

    那高局会在哪呢?

    苏诚必须给线索,要让对方不容易查到,又要能查到。前文提到马局是个有钱人,继承海外遗产,马局是高局的下属,两人关系是非常好的,而马局在高局‘死亡’之后就一直没有露面。如果高卉会定位马局的手机,会发现马局现在在开发区某小区的别墅中。如果高卉怀疑,前往侦查,会比较轻松的发现高局也住在这所别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