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两百五十二章 要挟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约十秒后,还是那电子音,但是用词出现变化,可以听出是两个人,对方道:“左罗警官,我们很清楚你知道苏诚的身份,相信你也认可苏诚的能力,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们是正义的民间联盟组织,我们的老板因为塘鹅而家破人亡,所以,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打击塘鹅,维护正义。”

    左罗道:“我相信你们是打击塘鹅。”但是我不相信你是维护正义,否则需要苏诚吗?直接打电话就好。在苏诚没有能力情况下,左罗会把苏诚退回监狱,有苏诚没有苏诚一样。但是苏诚老板早就想到这一点,所以选中了苏诚。看,苏诚确实有能力,大菠萝亲传弟子,除了贼警外,还能帮助你们破案。并且已经破了多起要案。所以选中苏诚不是偶然,事实上,现在Z部门都很佩服苏诚,即使知道苏诚在贼警中偶尔会抽风,但也不能不用。警局态度就是防备苏诚抽风。防备第一步是左罗的判断,左罗认为不会抽风,那就不管了。假设左罗无法下结论,第二步,全程监视。第三步,尽可能让贼警案件信息由左罗把控。

    一个人吃鱼被鱼刺卡喉,折腾了几天,最后花费几百块去医院处理。有些人从此就抗拒吃鱼,宁可不吃,也不冒险。有些人会更小心的吃鱼,有些人会若无其事,继续我行我素。而对苏诚这条鱼,警局认为是有吃的价值,但是要小心鱼刺。

    现在一听是贼警,左罗神经立刻兮兮看苏诚,你这次要不要搞毛线?看不出来,上次赵文惠案件人家可能是搞毛线了,但是证据和结果来说又没有。

    更重要问题,高卉为什么会被塘鹅发布内部追杀令?

    作为中介公司,没钱不开工,除非是内部出现问题。基本可以肯定高卉是受雇塘鹅,也印证了之前的推测,高卉从塘鹅渠道,未经过塘鹅允许发布了左罗的私人信息,也许就是这个原因才有内部追杀令。

    同时,还有七天期限,也就是说塘鹅内部还没决定要不要杀死高卉,他们也许在讨论,也许在等待高卉的回应。所以给了七天的最后通牒。

    左罗道:“这么说来,高卉掌握的塘鹅的东西,可能比我们想的要多。”

    “同意。”苏诚点头:“活捉高卉。”

    左罗道:“按照你的利益,你应该向家里汇报情况,然后你逼迫我们只能逮捕高卉。”

    又来试探,苏诚叹气道:“左罗,我在家里工作纯粹是工作,我就如同加油工,来一辆车加一辆,但是我不会上街去拉车。现在抓高卉,对塘鹅打击会比较严重,但是唐春呢?我的兴趣现在是抓唐春。唐春案件和侦探有点不同,侦探就是找出凶手,唐春案件我们知道凶手是谁,要抓到人,很有挑战,我很有兴趣。”

    左罗问:“那就是说,目前我们是一条心的?”

    苏诚回答:“是。”

    左罗想了一会,叹气:“但是我不信。”

    苏诚无奈道:“我理解你不信。”毕竟自己工作就是搞七搞八。

    左罗补充道:“目前因为唐春,我恐怕没有太多精力去对付复仇。不过,你可以和一组联系,反正他们人多。”

    “不着急,复仇先放放,唐春也是我现在最有兴趣的事。”

    ……

    两个小时后,高局藏身的别墅小区一辆汽车停在了小区入口,化妆师怀抱着孩子走出汽车,保安们一看,只见化妆师穿了婴儿背带在腰间,孩子就放在平放开的婴儿椅上,化妆师的身体缠绕了很多普通电线,似乎将孩子和化妆师捆绑在一起。孩子醒着,喝着奶粉,肚子上被捆了一个电视剧中才会出现的炸弹。

    化妆师很害怕,一边哭一边朝前走,由于行人门关闭,她走汽车道进入小区。保安岗亭内有便衣穿了保安衣服,立刻道:“不要阻挡她,离她远点。”

    化妆师在前面走,两名便衣在后,四名特警持盾在十米外跟随化妆师。化妆师走到了高局所在的别墅前,手机响起,化妆师将手机放在铁门外,喊道:“接电话,接电话。”

    一通电话结束,第二通电话再响起,化妆师跪坐在地,歇斯底里喊:“求求你们,快接电话,快接电话。”

    终于大门打开,许璇走到铁门前,输入密码,打开铁门,走到电话面前,拿起电话:“喂。”

    “哪位?”

    “Z部门许璇。”

    “许璇?哦……不错啊,知道我要来这里。”

    许璇记住苏诚的话,道:“防范于未然。”如果许璇回答是我们一直在等你之类的话语,那就代表警方对别墅重视超过唐春他们的想像,唐春也可以推测出高卉可能已经暴露了。诸如唐春这样的人,他们习惯在问话中和对话中探查对方掌握的情报。

    “让你们的高局接电话。”

    “对不起,高局已经按照常规保护计划离开。”

    “那应该我说对不起,十秒后爆炸,请尽快远离他们。十、九、八……”

    左罗外公家,苏诚一直看着实时画面,道:“宋凯,接线进去。”

    宋凯不问,也没申请,直接接入苏诚电话,目前技术科全力追击电话,再有十来秒就可以准确定位。不过宋凯并不乐观,电话定位技术已经很成熟,并且很多国家刑事警察在使用,唐春不可能不知道。假设宋凯是唐春,宋凯已经想到了IP电话,子母机,或者信号传输器之类的手段,唐春可以不在电话边而使用这个电话。

    唐春这么直接读秒,出乎许璇的意料,一时间她有些懵了,而苏诚则看准这一点,当唐春说十秒后爆炸,苏诚就要求接线过去。

    “哈罗,我是高局……的代表。”

    “五……”唐春并不理会。

    苏诚道:“你目的是为了炸死高局,我可以传话。”

    在警察局那边,局长问:“是谁在说话?”

    “苏诚。”旁边人回答。

    “三、二、一……再见。”

    当念到三时候,许璇终于是朝回跑,听到再见就扑身倒地,这时候听见苏诚声音:“轰……啊,没炸……”

    “呵呵。”唐春道:“炸了就不好玩了。”

    “你炸个我看看。”苏诚道。

    “哦?你是警察?”

    “不,我不是警察,我只是认为炸弹不会这么快爆炸。”苏诚道:“按照我的知识,一个优秀炸弹专家可以在炸弹上安装两到多种的引爆方式。但是就这炸弹的外表来看,我不认为有多种引爆方式。我猜测没错的话,应该是定时炸弹。遥控炸弹在现代刑侦力量面前并不好用,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警察就将信号进行小区域的屏蔽。”

    唐春回答:“你猜对了,确实是定时炸弹,不过你又说的不对,这又是一颗触发式炸弹。很简单,回路式炸弹,捆在他们身体上有红线和蓝线,一条生,一条死。”

    “很高明的手段。”苏诚道。

    唐春问:“你叫什么名字?”

    “不告诉你。”

    “好,不告诉你先生,你们现在有一个小时时间,这一个小时,你们可以尝试排爆,也可以请你们的高局长到现场,只要高局长完成要求的指定动作和回答指定的问题,我可以告诉你们要剪断红线还是蓝线。”

    苏诚笑:“我读书少,不要骗我,回路炸弹其实很简单,拿万用表检测就可以。”

    唐春道:“前提是你们要拆开炸弹,。”

    什么意思?需要吗?直接切入裸线用万用表测量不就好了。

    左罗在苏诚耳边道:“传统影视剧中红蓝线中,有电流回路为正确火线,剪断即可。但是在真实的红蓝线中,特别是军方定时炸弹都有严格的标准程序,剪断任何一根线都会引爆炸弹。拆炸弹必须打开盒子,第一个拆炸弹办法,将雷()管或者起爆部分和炸药分离。第二个办法,切断电源。”

    是这样吗?苏诚对炸弹了解其实是很有限的,大部分是好莱坞电影上看,看那些影片,红线还是蓝线,紧张刺激的赌博。听左罗这么一说,现实真没意思。

    左罗继续道:“现代最稳妥的拆弹手段是将疑似炸弹物品放入专门的防爆箱中,运输到安全地点,采用引爆的方式。但是唐春捆绑线是海员结,这种捆绑方式,除非割断电线,否则很难拆开。”

    唐春笑问:“谁在和你科普炸弹知识?不告诉你先生?”

    “不告诉你,这个要拆盒子……”苏诚道:“联系上高局,你应该知道我们知道你的帮手是一个叫高卉的女性。”

    唐春回答:“知道和抓到是两回事。或许我们可以这样玩这个游戏,你们抓住了高卉,那我就逃跑,逃遁,或者隐藏起来,等我找到了另外一位合适的黑客,我们继续游戏。”

    苏诚道:“似乎你不认为自己会落网。”

    唐春回答:“事实确实如此。美国人难道没把我的资料给你们吗?我曾经在俄罗斯潜伏两年,这两年时间内,我是俄罗斯的首要通缉对象,到处是我的照片。我是一名亚裔,在高加索人为主的俄罗斯,我很安全的在被通缉时,完成了自己工作。凭什么A市这个亚裔城市能抓的住我呢?”

    苏诚想了一会:“凭我们比老毛子聪明,够不够?”

    唐春道:“没错,不乏聪明的人,能力比较突出的人通常都会被集中在一起,应付更重要的事。而我本人就是很重要的目标,这点应该没有人会否认,对吧?据我了解,一旦是很重要的部门的精英,通常都是强调团队配合,而并不是个人发挥,他们做事有章程,有规矩,有自己一套的东西。就因为这样,他们办事效率很高,将团队和个人能力发挥到淋漓尽致。但是……”

    苏诚接口:“但是因为一套规矩,束缚了个人的才能。”

    “对,比如抓我,很笼统的发通缉令,然后就是监控寻找,找DNA,找指纹,哈哈,有意义吗?我现在告诉你我是唐春,DNA指纹,照片,体态特征,我相信你们应有尽有。为什么你们通缉令一点用都没有?”

    “因为人们只相信眼睛。”

    “不,不再是只相信眼睛,我知道你们技术已经可以达到数字搜索的地步。”一些高清摄像头在捕捉人物时候,会自动将数据传入后台将嫌疑人比对。这是美国多年前的技术,但是很少用在刑事领域,多是用在国家安全领域中。最早搜索是电话,当美国人谈话中涉及到总统,爆炸等敏感词,会被自动录音。后来就是社交软件,出现一些词语,也会被自动记录。诸如现在常说的发帖子被‘老娘’吃了,属于自动识别和删除系统。加上实名制,所以大家聊天不要乱说话。

    苏诚回答:“好像是这样。”

    “所以我一听就感觉你不是警察。你有权限切入通话,我想你应该是水逆顾问,就我了解水逆顾问,还有七组一些事,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是苏诚。”

    “对不起,你猜错了,王八蛋才是苏诚。”苏诚面不改色回答。

    “哦?”唐春颇为惊讶:“我突然对你身份很好奇。”

    “我告诉你身份,你告诉我拆除炸弹的方法。”

    “哈哈,和你聊天很愉快,我们已经浪费了足够多的时间,你们时间不多。再见,不告诉你先生。”

    “再见。”

    挂了电话,左罗悠悠问:“为什么你知道炸弹不会十秒后爆炸,却急着切入通话呢?”

    苏诚看左罗,沉思。

    左罗道:“事不关己,关心则乱,对吧,如果接电话是我,估计你就看着十秒后我的糗状,对吧?”

    这个,这个……确实是,当听到电话那边是许璇接电话,苏诚就想起上次和复仇过招,许璇险些挂了的事情。但是电话接通后,苏诚立刻知道唐春不会引爆炸弹,但既然切线进去,总要扯淡几句。

    左罗道:“先不管儿女情长,这枚炸弹你的认识是?”

    苏诚道:“缺乏高卉的信息,无法完成侧写。这颗炸弹是唐春送的,制造的,但实际上会不会死人是高卉说的算。之前我说过的投名状。同时也是一种恩情的表达。把仇人绑到你面前,让你去裁决。从这点又可以推测出,警方必然把重要力量分散到高局炸弹,还有马兴夫妻上,唐春本人对高局没有兴趣,也没有直播,没有录音,没有视频。”

    “然后?”

    “然后……没有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