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两百七十二章 被捕
    最清白可能是许璇了,但是内务局在向法国警方了解情况时候才知道,许璇在法国期间,和一位华商的女儿很亲近,而这位华商的女儿曾经是许璇的初中和高中同桌,最糟糕两点,第一点,华商女儿因为涉嫌洗钱,在两年前被捕,被判处18个月的监禁。第二点,这位华商女儿是一名拉拉。内务局再深入了解华商女儿洗钱案件发现,控告罪名是很严重的,警方怀疑其为某跨国犯罪集团提供洗钱服务,但是因为没有证据,最终只有伪造证件罪成立。但是许璇在每年社交圈申报中,完全没有提到这位法国同学。

    许璇对此回答:“我们是同学,同桌,在法国也一起吃饭,不过我们并不算是朋友。同学圈中知道她在法国,到了法国联系了一下,她也尽了东道之谊……不,我取向很正常……我没恋爱是因为工作……华子寒你们也知道?暂时没有进一步发展打算……”

    陆任一想起苏诚说的,鬼团可能会扔烟雾弹,但是陆任一认为用许璇扔烟雾弹,这水准太低了吧?而且鬼团经营多年,周断可能都不够格,许璇这年纪更不用说了。陆任一难以想象许璇和林卿有染这画面……而且Z部门人都知道,许璇和苏诚有点眉来眼去,不过……两个单身男女既然眉来眼去,为什么不进一步发展呢?

    对许璇不利的消息又来了,那位华商的女儿在被捕前没人知道她的取向,无意中被一个狗仔队拍摄到,狗仔家里当天闯入几个陌生人,将照片全部销毁。这个时间恰巧是许璇在法国时间。还一个不利的消息,华商的女儿和林卿同样是某家纯女性登山俱乐部的会员,许璇也承认自己和华商女儿俱乐部的人在法国登过山,但是其中没有林卿。

    没有嫌疑人,案件办不下去,嫌疑人太多,案件也很难办。内务局卡住了,只能继续调查。

    与此同时,许璇布置的群众协查通报战术收到了奇效。

    在马局史密斯和苏诚会议的第二天早上,派出所接到朝阳路群众举报,说近期有多名老外时常出入一个小区,派出所和群众只知道查三非(非法滞留在A市的外国人),通过监控,所以派出所只派了一位副所长和两名警员上门,这一开门就是火星撞地球,不幸中万幸,其中一名警员是曾经许璇的组员,因为老家的青梅竹马妻子不懂A市规则,向幼儿园老师赠送价值三百元的土特产,主动行贿为重罪,因金额少和不了解A市法律加上警局主管后勤的王副局长法庭上求情,妻子被判处缓刑,警员也因此被转岗到派出所。

    能进入Z部门的素质都是不用提的,反应奇快,一脚将防盗门踢了回去,拿过副所长的手枪,隔门开枪吓阻对方,双方隔门展开枪战,巡警先到达支援,刑警和特警赶到,在制高点被狙击手占领,威吓射击后,两名老外终于缴械投降。警察进入房间,很意外看见了一个被捆绑的少女,他们不明白,歹徒有枪有人质,为什么在谈判和交火过程中没有利用上呢?

    老外很快就招了,他们是一艘叫黑海号货轮的船员,有人让他们把这名少女送到欧洲,并且表示绝对不能伤害到这名少女。他们也很冤,他们早上才来接手,准备一个小时后带人离开,但是没想到警察堵门。

    两个船员会携带手枪,还袭警?警察肯定不信,但是他们就是死咬定这口。少女被送到医院,一直不说话。宋凯和方凌在监视时候拍摄的就是这名少女,但是人家就不说自己是谁,只要求联系了加拿大领事馆。

    通过国际刑警帮助和加拿大警方沟通,Z部门确定她就是高卉,同时搜查黑海号的刑警回报,这两名老外确实是船员,但是这艘船有问题。船员加船长一共十二人,对警方的询问一句废话都没有,如同统一口径一般,他们都表示对两名船员所为不知情。周断怀疑这是塘鹅的船只。

    找到高卉,似乎一切都清晰了,但是最大问题是警方没有控告高卉的证据,而且高卉根本不配合警方,警方目前只能以涉嫌协助唐春杀人的罪名暂时将其扣留,如果不提出指控,24小时后要放人,虽然可以进行申请延期,但是最多只有72小时。

    这时候警方很需要能撬开高卉嘴的人,一个再有经验的审讯官也无法在一个沉默的犯人中问出自己需要的东西。许璇和光头一起审讯,尝试用外界威胁,警方承诺保护高卉等等手段,但是都没有结果。

    联系苏诚,苏诚表示自己现在是看客,不参与任何案件。同时对警方抓到高卉表示佩服。这也是犯罪界的规则,罪犯努力的高估警察,但是会发现有时候警察愚蠢的可怕,有时候又强大的可怕。大菠萝对苏诚说一句名言,和警察的直接较量中,不仅比的是头脑,规则,法律等,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运气。因为停车罚单被捕的连环杀人犯,因为交通事故被捕的毒枭,因为不会开手动档车,抢错车结果被捕的抢劫犯……犯罪界有句名言:幸运的富翁,倒霉的罪犯。很多成为上流社会的人不是因为他有多干净,而是因为他足够幸运。

    每位罪犯在犯罪后,多少都有被捕的风险,愚蠢的99%,精明的1%,就要看上帝是眷顾谁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诌狗,在创世神面前,正义,非正义,警察和罪犯和自然界一块石头没有区别。

    抓到高卉是运气吗?肯定有运气成份,不过运气再好的人也得走出门才能赚到钱。

    当警察找到高卉后,除了鬼团似乎还在继续外,各方人都停手了。苏诚作为传声筒,和各方都有沟通。目前毒枭魔术师正在等待警方对高卉的结论,看能不能捞到复仇。塘鹅史密斯表示,今天是一个灰暗的日子。苏诚老板正在想办法给高卉压力,让高卉对警方说实话。所以加拿大那边很快传来消息,高卉曾经的养母,真正的球长失踪了。

    几乎同时,美国一位大学生被绑架,警方调查发现大学生的女朋友是一名华人,加拿大国籍,一联系加拿大发现女朋友就是高卉。

    战火已经蔓延向国际,A市本地时间夜间,塘鹅下属和苏诚老板下属,在美国和加拿大发生了交火。苏诚和史密斯联系,两人都知道,绑架高卉养母的是苏诚老板,绑架高卉未婚夫的是塘鹅,双方在抢人争取筹码。塘鹅越是重视,苏诚老板就更加重视,虽然只有塘鹅知道高卉到底有什么。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内务庭终于开庭,技术科拿出证据表明指控左罗的录音是剪接的,在局长的说明后,法官判定左罗没有必要离职和调岗,可以继续履行七组组长职责。

    左罗恢复职务后,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左罗第一件事就是回家找苏诚,苏诚也没矫情,介绍了自己目前知道情况。

    塘鹅要高卉,苏诚老板要高卉开口,毒贩还在找复仇,鬼团正在焦头烂额。

    左罗问:“高卉开口,塘鹅利益会大损,对吧?”

    “应该是。”

    左罗问:“那塘鹅肯定没能力将高卉营救出去,那他们……”

    苏诚道:“杀掉高卉?应该不会吧,否则早动手了。”

    左罗慢慢点头:“高卉为什么不开口?”

    苏诚道:“这是一场博弈,我基本断定高卉掌握了很重要的东西,高卉将这东西交给警察,塘鹅固然会遭受损失,但是最直接损失是高卉,甚至小命不保。高卉原本是塘鹅的人,塘鹅对付叛徒和内奸会不择手段以杀鸡儆猴。高卉现在心态光头分析的很清楚,她就是要扛过72个小时,然后被警方释放,和塘鹅一起离开。我老板也想72小时后收买高卉,但是我老板现在还不知道高卉掌握了什么,开不出价码。”

    左罗道:“所以你老板绑架了养母球长,而塘鹅绑架了高卉的未婚夫?双方为了争取筹码,甚至在美国和加拿大进行了火拼?”

    “按照A市法律,目前没证据控告高卉,高卉很可能被释放,他们都在争取这个机会。”高卉从警局离开,大家不敢上武力,两部车,高卉你要上哪部车呢?苏诚道:“警方逮捕高卉给了双方一个缓冲期,从武斗变成了文斗。”

    左罗许久没说话,问:“你呢?你现在是什么态度?”

    苏诚道:“我老板肯定是最被动的,所以我老板并不希望在72小时上和塘鹅分胜负,他希望我能将高卉留在警局,这点和警方的利益是相同的。”

    左罗道:“要留高卉在警局,唯一办法就是控告她。但是宋凯和方凌监视高卉的证据没有直接拍摄到其犯罪行为,而且中途被袭击,属于断片证据。”所谓断片证据一般指录音,录像证据,这些证据在录制过程中出现了空白。按照法律规定,只有完整的录音和录像才能做为证据。

    苏诚道:“要控告高卉,唯一的途径只有唐春。”

    左罗道:“唐春没有交易,必死无疑,这种情况下他为什么愿意成为证人?苏诚,你不是还留着一手吗?只要唐春成为我们证人,我们最少可以扣押高卉数个月,作为交换,你编一个他妻子死亡真相就好了。”

    苏诚摇头,正准备解释,左罗电话震动,接电话,紧锁了眉头,挂电话后,沉默许久道:“那位被捕的杀手特警和检察官正在商议减罪协议,他可以提供警局一位高层的内鬼身份,换取自己免死。”

    苏诚沉思:“被捕的杀手,就算免死,那最少也要二十年才能出来。他杀林卿,代表他是鬼团的杀手,鬼团为什么要拯救这名杀手的性命呢?一个可能,吊死鬼仗义,这个时代仗义的人当不了大哥,最多当狱霸。还有一个可能,这名杀手很可能认识鬼团的内鬼。”

    左罗一指苏诚:“有道理,一名警务人员潜伏多年,我也认为他和警局高层内鬼是认识的,是内鬼的亲信。内鬼急着除掉林卿以保护自己,无奈派遣他出手。作为条件,内鬼会想办法保护杀手的性命……苏诚,你觉得鬼团出卖的内鬼是塘鹅的,还是自己的?”

    “塘鹅。”苏诚回答:“双方比较,鬼团内鬼更阴险,他几乎不出卖警方情报,即使出卖,吊死鬼基本不用。但是塘鹅内鬼不一样,他们发展的时间短,近期塘鹅一直被打击,内鬼肯定也焦头烂额。说不准是鬼团的内鬼发现了塘鹅的内鬼,比资源,比人脉,比实力,塘鹅在A市的资源和鬼团是完全不能比的。”

    左罗看苏诚问:“如果检察官提出条件,必须说出鬼团内鬼才换取性命,你认为杀手会怎么选?”

    “没得选,他有老婆孩子。”

    左罗道:“我们做自己的事,我已经安排了审讯高卉,如果拿不下来,我们再去看唐春。走吧。”

    苏诚道:“唐春难以说服。”

    “试试嘛。”左罗道:“我很高兴目前我们的利益是一样的,警告你,不要乱来,不要耍心眼。”

    “知道了。”左罗思路很清晰,显然他被控制期间根本不去理会自己会不会被革职,满脑子想的都是案子。这种人,活该单身……

    ……

    高卉在一组的审讯室,虽然经过沟通,但是一组并不愿意将人转到七组。还没有提出指控,所以就没有换拘留服,高卉挺漂亮的,黑色长发加上美国高校啦啦队般的身材,相当养眼。唯独是一双眼睛,冰冷低头看地上。

    左罗和苏诚坐下,周断等人在外旁听,程序说完,左罗翻文件:“高卉,你应该猜到自己面临的情况了吧?唯一的出路就是和警方合作。”

    高卉偏头,不开口。

    左罗看苏诚,他能说的一组都说过了,苏诚点头,道:“现在就看什么对你比较重要了,通过律师向你传达一些信息可能不太准确,我解释一下吧,目前塘鹅和塘鹅的敌人都在找你,据说他们分别绑架了两个你比较在乎的人。我建议你现在最好明确态度选一个,我恰巧认识两边的人……我知道你想让塘鹅拯救另外一个你在乎的人,但是你考虑过最坏的结果吗?也许两个人都在敌人手上,你结果选择了塘鹅。也许两个人都在塘鹅手上,你选择了敌人。”

    高卉仍旧没开口,但是显然苏诚说到她内心的担忧,不经意的抬头看了苏诚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