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求和
    内务局暂时性瘫痪,谁接任副局长还有一个多月时间,不着急。唯一苦恼的是许璇,不知道要不要把苏诚被诬陷的信息告诉苏诚。告诉苏诚肯定有好处,以苏诚的精明能闻到很多东西,特别是苏诚肯定有一些信息没有和警方共享。坏处呢?坏处就是必须承认许璇窃听了苏诚,必须承认许璇和左罗演戏骗了苏诚。那不如左罗出面背锅,再骗苏诚?许璇拒绝了左罗的提议,因为窃听苏诚已经让她非常不舒服。

    如果苏诚干了大坏事,许璇会忍着悲痛抓捕她,但是自己利用苏诚对自己的感情和信任,去钓苏诚,许璇做不到。

    就在许璇郁闷时候,许母打来电话,问起了苏诚,听华太太说许璇和苏诚正在拍拖。许璇回答是。许母就说,明天晚上和苏诚一起到家吃晚饭。许父也想见见苏诚。这是好消息,许璇感觉父母之间冰山似乎因为自己的恋情在融化,最少他们这次是同一个目的。

    苏诚之前托人打听的和许母有染的中东画家已经有消息,这位中东画家今年三十五岁,是个骗财骗色的高手,他本人开有一家画廊,有一定艺术修养,不少富太太给他的画廊投资。严格来说不能算骗,因为没有接到任何人报案,所有人都是心甘情愿掏钱。也许这些富太太也知道,自己的年龄和外貌能和这么英俊的年轻小哥滚床单,必须加上筹码。

    近期许母在中东某国和这位画家有没有发生关系不清楚,双方一直有通讯来往,一周左右一个电话,查询画家的账户,苏诚朋友认为许母在这六年时间,应该给了这位中东画家大约两百万美元左右。

    这位中东画家很贴心,很清楚女性需要什么,即使很久没有来往的女性来到中东找他,即使不会再给他钱,他也会很贴心的照顾和陪伴,算是一个很有良心的高价卖身者。

    介绍完,电话那边问许璇,需要不需要杀死他?或者是卸除身体某些零件。许璇做为警察,当然是婉拒了这份好意,同时许璇很清楚,别人杀死画家,欠人情不是自己,而是苏诚。她不知道苏诚和这位朋友的关系,她不会让苏诚去欠人情的。

    许璇电话:“喂,那个,我妈请你明晚去家里吃饭。”

    苏诚:“哇……十有八九华太太又和你妈扯淡什么了,老太婆还想垂死挣扎,信不信我生米做成熟饭?”

    “我呸,流氓。”许璇道:“说好了,我爸不喝酒,喜欢喝茶,只喝绿茶,不要买太好,我爸会不爽的,一百多块钱一斤就可以。我妈喜欢多肉植物,讨厌猫,喜欢狗。还有,我爸不喜欢人家穿西装,头发有光滑亮,他说总感觉这类人城府太深。我妈喜欢人穿的清楚和精神。”

    “等等……那我?”

    “这我也不知道,你看吧。”

    “我怎么看?”苏诚道:“我穿制服西装怎么样?”

    “可以,我爸喜欢制服。”

    苏诚:“你家里是爸做主,还是你妈做主?”

    许璇头疼想了一会:“我妈表面上从不反对我爸,我爸要坚决支持和坚决反对的,我妈也会支持和反对。但是,我爸很少对什么事坚决支持和反对,他无所谓态度,这也可以,那也可以。另外,我爸常会说做人的哲学道理,他认为他将自己阅历浓缩成了几句话。我妈更在意长远安排。”

    “感觉有点鸿门宴。”加上许父和许母最近在离婚……

    许璇道:“恩,我爸是说过,以后我有男朋友带上门,他会摆鸿门宴招待一下,看看他有几斤几两。”

    “行,知道了,先挂了。”苏诚挂电话,打个响指:“宋凯,帮我查下许璇的父母资料,黑到他们手机和电脑去看看,我要借你的制服……”

    大家看苏诚,方凌问:“要见父母?”

    苏诚想了一会:“这其实不是好消息。”

    左罗问:“为什么?”

    “是什么让许璇父母决定这么快就见我呢?”苏诚自言自语的反问自己一句。

    白雪一直在打电话,挂电话,过来,看苏诚一眼,在左罗耳边耳语,左罗很惊讶看白雪:“什么时候的消息。”

    “就刚刚。”

    左罗思索看好奇的大家,对白雪道:“通知他们,封锁消息,你和我过去一趟,把档案拿走,先封存到证据保险柜。”

    “是。”

    苏诚问:“怎么了?什么大案?”

    左罗回答:“二十年前的一桩悬案突然有了新线索。”

    苏诚鄙夷:“你就扯淡吧。”

    左罗认真道:“是真的,和你们无关,和我可能关系也不大,和马局有些关系,不,是很有关系。我们走。”

    左罗这么说,苏诚倒是信了。虽然感觉左罗隐瞒了什么……但是就白雪座机能接到的电话,自己兴趣不大。

    ……

    五连小区外,下班单独回家的苏诚正在吃凉皮,这东西真不错,清凉冰爽,再来一份牛肉丸汤,别样生活。

    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马丁穿了一身白色西装出现,老外,矮小,俊俏,瞬间吸引了大家的目光。马丁不在意大家目光,偶遇不行吗?再说,如果有鬼,敢这么大方公开和苏诚见面吗?貌似是这个道理,只不过两人现在都不知道马丁已经暴露。

    马丁坐下,问:“这是什么?”

    “凉皮。”苏诚喊道:“老板,同样的来一份。”

    “好咧。”

    苏诚问:“找我有事?”

    “没事,但是我们得偶尔私下见见面,这样大家比较相信我们之间的关系。顺便说一句,老板很不高兴。”

    苏诚问:“为什么?”

    马丁道:“毛小兰从被发现,被捕,交易成功,一切发生的太快。”

    切,老板不高兴是因为警方打掉了塘鹅的桥头堡。苏诚也不点破,苏诚相信马丁并不知道老板其实就是塘鹅其中一位董事,当然,这点苏诚没证据,但是苏诚对此坚信不移。苏诚道:“我也没办法,我还没认出她,就被她挟持了。”

    马丁接过凉皮,说了句汉语谢谢,然后吃了起来,连连点头:“不错,不错。”

    “说吧,什么事?”

    “没什么事、”马丁喝口牛肉丸热汤,吞咽下去,不在意的口气问道:“你和许璇来真的?”

    “怎么?”

    马丁道:“我认为有义务提醒你,你这样行为不太好。老板并没有逼你工作,老板是付钱的,而且是高价。你是不是也应该有点职业精神呢?而你现在在玩火,我个人很担心你,也担心我自己,哪天你觉得不高兴了,一把火将我和老板都烧了怎么办?毕竟许璇可是富二代,老板给的那点报酬你不会看在眼里。”

    苏诚笑了,问:“你以为我烧了你和老板,老板会放过我?这工作接就是接了,我会努力做好。但是我不认为这份工作值得我牺牲美好的东西。”

    “对,问题就在这,你现在似乎还可以取得平衡,那以后呢?不要小看许璇……”马丁停顿很久,道:“苏诚,你认为我的专业能力怎么样?”

    “恩,还行。”

    马丁点点头:“如果我说许璇是四名内鬼嫌疑人中嫌疑最大的那位,你有什么看法?”

    苏诚愣了半晌,道:“那我得对你能力进行重新的评估。”

    马丁道:“许母最近是不是遇见了生意上的问题?”

    “对。”苏诚道:“她投资石油能源,以为某国会打仗,但是没打起来。幸好某国菌方大佬搞事,要打内战,所以目前情况还是比较乐观的。”

    马丁道:“独裁者的继承人和反政府军签订协议,而且还是在美帝……”

    “美帝?”

    “政治一定要正确,但凡是美国、日本或者任何发达国家都必须用贬义词代称,任何穷困国家都要用褒义词。”

    “继续。”

    “美帝军事力量,全球影响力不用说吧?菌方大佬凭什么敢对抗美帝?对抗继承者?对抗反政府武装?”马丁很熟悉一般道:“菌方大佬实际控制的菌队人数,是反政府武装和继承者亲卫队的三分之一。”

    “你想说什么?”

    “我有个猜想,有人鼓动菌方大佬搞事,如果这个猜想成立,许母的全球能源目前肯定在利用这件事,开始割肉,减少损失。菌方大佬其实就是搞搞事,发生区域冲突,制造出某国爆发内战的可能。反过来说,能让菌方大佬冒险的,除了大国之外,民间似乎只有鬼团有这样力量。”

    苏诚不同意:“发克你妹妹,你这脑洞是没边了。我们就说伊战,老萨倒台后,多方势力割据,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挺老萨,相反,他们一起打老萨。然后又要搞事,为什么?因为政治诉求,会哭的小鬼有奶喝。菌方大佬十有八九是发现自己不受重视,搞搞事,美帝不想打仗,肯定会游说,许诺好处,菌方大佬借此下台阶。”

    马丁不和苏诚辩论,道:“所有人都认为内鬼是马局,局长和周断其中之一,其中马局和局长嫌疑最大。既然那么多人注意三人,我就顺便注意一下被忽视的许璇,远的不说,我发现她最近鬼鬼祟祟。”

    “怎么说?”

    “她在数天前,秘密会见了一位A大教授,这位教授是一位声学学家,也是技术科聘请的特别顾问。我没有跟踪她,只是无意中看见在一家咖啡厅A大教授将一份鉴定报告交给许璇。据我所知,许璇小组根本没有其他案件需要这位教授帮助,我试探过许璇第一左膀右臂思南,思南完全不知情。苏诚,你应该知道警方的一条硬规定,调查案件必须最少两名警员参与和知情。”

    “鉴定什么?”苏诚问。

    “不知道,距离太远了,我只知道是标准的结论报告。”

    苏诚笑问:“你不会是爱上我吧?”

    “……”马丁竖起中指,想了一会道:“我本人对大菠萝是很崇拜的,我不希望他的徒弟……可以看出,你确实继承了大菠萝的一些本事,我不想你横死街头,或者在监狱度过下半生。你和许璇谈恋爱,绝对是你做的最危险的一个决定。”

    苏诚道:“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许璇不会是内奸。你忘记了林卿吗?我们之前结论,林卿是吊死鬼的人,这没问题。林卿是内鬼的联络员,为什么?因为林卿和内鬼有爱情故事。我们假设许璇是双性恋,我作为她男朋友,可以感受到她对感情的敏感,但是林卿死的时候,她完全没有任何感情上的波动。我没证据,但是我可以肯定,许璇不是内鬼。之前我也没有排除她的嫌疑,直到我们恋爱。有些东西,是隐藏不了的。”

    苏诚停顿,问道:“我怎么感觉你似乎想帮警察抓出鬼团的内鬼?”

    马丁道:“说对了,我还真这么想了。首先,我是一名正直的警察……”

    “我呸。”

    “你可以不信,我信就可以。确实我为了钱帮一些坏人做事,我和你一样,我缺钱。钱可以赚,正直可以不丢,如同你又要爱情又要工作一样。不说这点可以了吧。其次就是鬼团,今年国际刑警峰会上,重点提到了跨国犯罪,其中鬼团和塘鹅并列为目前全球最大的两个团伙。塘鹅的结构为商业公司型,鬼团结构是精英型结构。我们都相信,吊死鬼的内鬼肯定认识吊死鬼,如果能把吊死鬼挖出来,呵呵,那就厉害了。不说别的,在我的警察生涯中,绝对是最辉煌的一笔。”

    苏诚看马丁:“你更偏向当警察?”

    马丁听苏诚这么问,没来由的深叹口气:“但是我同时也喜欢充足的物资生活。正义赚不到钱,但是邪恶却能日进斗金。我内心何尝不纠结,假设你是思南,一穷二白单身汉,每个月万把块薪水,勉强买房,结婚后生活困难。这时候有人给他两百万,让他忽略掉一个案件的一条线索,他干吗?”

    “不干。”

    “喂,能不能不把天聊死?”马丁道:“好吧,我承认,我无耻,我下贱,我就想赚钱,但是我也想拥有成就感。最少我明面身份是欧盟法庭特派刑警,我把吊死鬼抓了,那我就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