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史密斯
    经过物证组一夜的努力,剥丝抽茧慢慢的揭开胶布,步步为营一点点的收录展开后指纹的数据,中途部分区域被破坏,但是最终还是还原了75%的指纹。一切证明物证组老大和苏诚的猜测不太对,这不是汗液指纹,是油脂指纹,同时也是倒模指纹,倒模用的料子是油脂,猪肉油脂。有人弄了一个倒模指纹,然后印在猪肉上,然后转印在胶布上。

    物证组同时还发现,袭击女子的应该是两个人,因为女子被捆绑在水管上左右手,他们的卷法不一样,虽然不能肯定,但很大机率是两个人。

    但但是,最最大发现是,这枚指纹找到主人了,一位叫史密斯的爱尔兰人,男性,三十四岁,二十天前入境,独自一人,入境原因是旅游,居住在四星级虾米宾馆,预计逗留三十天。

    别看了,抓人哪。

    问,一个老外在缺乏支援情况下,能逃过警方抓捕吗?答案是能,条件是必须具备谍中谍的身手和装备,本地警方必须缺乏追击科技,追击能力,警力不足,群众庇护,警察愚笨。

    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领事馆。领事馆是很操蛋的一个地方,他属于领事国家的土地,A市比较特殊,仍旧具备有司法权,但是除非你要对其提出指控,否则你不能强行将人从领事馆中带走。

    宾馆服务员开门,左罗和方凌突入房间,客房空无一人,床铺上放了一个行李箱,里面被翻的乱七八糟。左罗左右看,道:“跑了,刚跑。”拿起对讲机:“白雪,宋凯,注意可疑人员。”

    说话间,消防警报响起,这边住的多是老外,大家抬头看警报一眼,开始有条不紊的离开酒店。一个戴了眼镜,斯斯文文的老外,带了一个小包,挤过人群,并不乘坐门口的出租车,而是走了半条街后,上了一辆出租车,用手机地图告诉司机,前往爱尔兰领事馆。

    左罗这边和技术科联系,技术科调取酒店外围监控,花费了十多分钟发现了老外踪迹,追踪后,发现其上了一辆出租车。技术科和出租车公司联系,对方要求有搜查令,技术科告诉出租车公司,现在没有搜查令,但是很急,到时候给他补上,磨蹭了好一会,通过局长走后门,终于拿到出租车的定位信息。

    一看位置左罗就急了,出租车快到爱尔兰领事馆。

    爱尔兰领事馆和美国领事馆不一样,人很稀少,领事馆这东西吧……身边朋友最多吐槽是态度,基本上领事还有国外工作人员态度都不错,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代表是国家形象。唯独是中方工作人员,比如保安,安检处,咨询处等等,颇有古代狗腿嘴脸。有一位朋友的朋友恰巧是在领事馆做咨询工作,他说不是这样的,每天回答同样问题不下一百次,很烦的,心情不好也情有可原。反正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边就不议论了。

    出租车停了下来,史密斯给了一百块不用找,下车,翻出护照举起:“我是爱尔兰人,我遇见麻烦了。”

    在武警身边拿了手机打电话的苏诚一笑:“你确实有麻烦了。”

    史密斯一愣,准备强冲,但武警只负责外围治安,并不负责内部治安,他们不属于领事馆雇佣人员,身体一堵拦住了史密斯,侧面蓝河特警从苏诚身边转角鱼贯而出。苏诚见史密斯还要挣扎,道:“不要反抗,警方现在要抓捕你,你就算进到领事馆,也属于拒捕,我们有权把你抓出来。”说刚说完,蓝河特警就把史密斯摁在地上。

    其实这两名守门武警也是蓝河特警,但是最好不要暴露,多站一会,会有武警来换岗。

    许璇带的队,从对面的汽车出来,走到苏诚身边,看史密斯被塞上车:“你应该和左罗说一声。”

    苏诚摇头:“我没和左罗说的原因是,我想看看死老外的警觉性,果不其然,左罗他们一到酒店,他就跑了。虽然我们拿到了指纹,就算是我都不肯定这指纹代表的含义,所以,我故意让白雪接近目标酒店时候误触警笛,就是要看史密斯的反应能力。”

    “你不怕他跑了?”

    “一个老外能跑哪去?”苏诚诡异有一笑:“而且说实话我希望他跑掉。”

    许璇叹口气,在苏诚耳边道:“你再这么和我说话说一半,我就私报公仇。”

    苏诚微笑看许璇:“因为他跑掉有可能能钓出一条大鱼。不过看情况,这条大鱼是没机会抓了……痛……不要打脸……”

    ……

    史密斯坐在审讯位上,见到左罗和苏诚进来,第一句话就是:“我要见律师。”

    苏诚道:“已经通知你们领事馆,他们会帮你请律师。我们还是说正题……我很惊讶你这么年轻。”

    史密斯问:“你们因为什么罪名逮捕我?”

    “不是逮捕,是暂时扣留,是否要发刑事拘留,还要看具体情况。”左罗道:“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魔鬼?我记得按照卷宗记载,魔鬼最少四五十岁。”

    史密斯回答:“我不认识什么魔鬼,是圣经里的魔鬼?”

    苏诚道:“史密斯先生,我相信你对自己的评价很高,难道这两个小时你没问自己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会被捕?我相信你猜到答案,但是我不会告诉你猜测是对的,还是错的。”

    左罗接电话,然后挂电话对苏诚点下头,左罗道:“史密斯先生,现在正式对你提出指控,你因为涉嫌杀人罪被暂时扣押,马上会送来刑事拘留通知书。”逮捕令是检察院发的,警方在刑事拘留期间收集足够多的案件证据后,申请逮捕令,将资料移交检察院提起公诉。

    苏诚对左罗道:“这案件没必要审了。”

    “怎么,你又想干嘛?”左罗转头看史密斯道:“我们知道你是魔鬼,虽然我们无法证明你是魔鬼,但是我们有充足证据证明你杀害了XXX。为什么我们能说这么坚决,他不告诉你,我告诉你,你的同伙出卖了你。对你我们已经不需要浪费审讯时间,你的同伴把你罪证都邮寄给了我们。现在就看你愿意不愿意复仇,把你同伙,也就是罗宾汉咬出来。”

    “XXX!”史密斯狠狠骂了句脏话。

    苏诚道:“你本应该很清楚,好人坏人都想弄死你,你竟然敢和有侠盗美称的罗宾汉合作……”

    “侠盗?”史密斯笑了:“那是传说而已,至于这位罗宾汉不比我高尚多少,反倒红魔是最正直的,他只不过想独吞好处罢了。”

    左罗道:“和聪明人说话比较轻松,你应该知道目前状况,这边有摄像头,我如果有诱供,或者欺骗你的言语和行为,你可以在法庭上翻供。在你愿意相信我的基础上,我告诉你几个事实,杀人罪,是一等一的重罪,A市有死刑,我不能保证法官的量刑。但是我知道法官会参考以下几点,你是否帮助警方,是否……”

    苏诚不耐烦道:“张天龙的下落,米拉的东西,罗宾汉的资料。可能是你免除死亡的唯一机会。”

    左罗忙道:“他言辞不对,我们不知道法官会怎么判,只提供给你法律上写明的参考意见。”

    史密斯没有马上回答,想了好一会道:“我想还是先等等我的律师吧。”

    ……

    律师是爱尔兰领事馆出面委托的律师,到了Z部门,了解了基本情况,然后和史密斯私聊时候,告诉史密斯:“最好的办法是认罪。”

    因为左罗很大方将自己掌握的证据展示给了史密斯的律师,律师看见了视频,视频中某凶手戴着粗糙的硅皮面具,将死者捆绑在洗手间水管上。从角度看,拍摄的人是捆死者另外一只手的人,摄像机在其胸部,衣领,纽扣之类的。

    虽然面部有硅皮面具遮挡,但是这硅皮面具非常廉价,视频的清晰度很高,在有必要情况下,警方会进行颅骨识别,抛开这一点,视频很专注的拍摄了完事之后,某凶手将手套拉下一截,某凶手手臂上一个三角图像纹身,这纹身和史密斯完全一致。

    连同视频一同邮寄来的还有一双橡胶手套,手套外采集到DNA,手套内采集到指纹属于史密斯,十有八九是史密斯作案时候戴的手套,如果能证明手套外部有死者DNA,那就是铁证。

    简单而言,史密斯被人卖了,卖的非常非常的彻底。

    ……

    史密斯在一个中午思考之后,主动要求见警察,宋凯和方凌见了史密斯,但史密斯坚持要和左罗谈,见时机差不多,苏诚和左罗就出现了。

    史密斯是不是杀人狂魔魔鬼?反正史密斯肯定是不会承认自己是,有人找到他,让他去偷米拉的东西,报酬是两百万欧元外加一件礼品,史密斯很模糊的表明礼品是一个女人,和他有恩仇的一个女人,具体是谁,什么关系,史密斯不说。

    雇主只提供了极少的后勤协助,多是外围后勤协助。雇主提供的情报不多,基本和警方差不多,史密斯不仅要偷东西这么简单,他还要找到东西的下落,这对一个老外来说,是相当难的。

    雇主联系了史密斯,说罗宾汉想和他见面,双方约定,到了地点后,用社交软件找到附近的对方,然后开始字面交流。罗宾汉告诉史密斯,自己有重要线索,可以找到米拉的东西,但是需要他的帮助。

    两人就分赃情况互相联系,最后联系到了雇主,两人要合作,但是两人报酬不能少,雇主则要求取消金钱,也就是两百万欧元的奖金,只提供报酬的另外一项,史密斯在通讯中得知,罗宾汉要的是一个银十字架,当然不会是普通的十字架。

    而后两人建立了初步的信任,罗宾汉没有隐瞒告知了史密斯的信息,罗宾汉告诉史密斯,自己的助手找到了一条线索,米拉还是乌克兰警察时候,曾经因为张天龙事情来过A市,罗宾汉查询了张天龙,发现张天龙姑姑账户每月会收到一笔汇款,汇款来源为中东某皮包公司账户,隶属塘鹅的一个洗钱分账公司。

    于是史密斯将张天龙悄悄偷走,张天龙很快供述,米拉让他保管一台平板电脑,如果某月账户没有钱汇入,米拉又没有和他联系,让他联系一个欧洲的电话号码。张天龙说平板电脑放在虾皮银行007号保险柜中,保险柜的钥匙在自己家的枕头内。有保险柜钥匙和自己指纹,就可以取出东西。

    史密斯和史密斯密谋一会,暂时控制张天龙,然后绑了张天龙的女朋友,罗宾汉让雇主派人,携带拍摄设备,前往虾皮银行踩点。史密斯告诉张天龙,如果你说的是实话,那么我们就放了你和你的女朋友,如果你撒谎,那么就杀了你们。

    在雇主帮助下,史密斯和罗宾汉吓住了保安A,史密斯成功的和保安A进入金库,但是一打开,史密斯当场斯巴达,因为007号保险柜是空的,可是,根据张天龙所说,找到的钥匙可以确定,这确实是虾皮银行007号保险柜的钥匙。

    无奈之下,史密斯空手离开,再逼问张天龙,张天龙告诉他们,没错,自己曾经将电脑存在007号保险柜,然后自己丢失钥匙,出工本钱,银行再给了他一把007钥匙,但是后来又找到了钥匙。但是在一年前,张天龙已经将007号保险柜退掉,换成了170号保险柜。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因为007号是中型保险柜,价格比170保险柜贵一倍。

    当被绑架后,不怕死的张天龙就动了心思,然后张天龙告诉史密斯和罗宾汉,他需要一大笔钱,如果两人给他钱,他就在事情平息之后,去把电脑拿出来。否则在短期之内,他们是难以在银行和警方防备之下拿到电脑。

    史密斯就告诉张天龙,你的女朋友时间不多了。张天龙很强硬说,人这一辈子能有几次发财机会呢?自己每月收入数万,就有三十多岁的女人陪睡。如果自己是千万富翁,那每天可以换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陪睡,他愿意赌一把。而且事情发展到现在这地步,张天龙将事情摊开来说,逼供只会让他胡言乱语。

    最终罗宾汉愿意给张天龙一百万欧元,君子协议暂时达成,史密斯就回了酒店,准备先撤离A市,没想警察找上门,于是逃跑,准备躲藏到爱尔兰领事馆,最终还是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