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实习
    下午四点,苏诚在书房靠椅上小憩的时候,绑匪再次打来电话,安父苦苦哀求,说明自己的困难,希望歹徒能多给点时间。歹徒似乎犹豫一会,还是同意了安父的请求,明天九点之前将现金准备好。同时再次拒绝给安父提供安安存活的证据,理由还是那一句,你准备好现金,自然会给你证据。

    警方定位了对方电话的位置,是在一辆移动的汽车上,在苏诚的阻止下,警方没有对汽车进行拦截,根据交通监控,锁定了这一辆私家车。私家车停靠在某小区的露天停车场,车主什么都不知道,虽然警方事后进行调查,但是因和结果无关系,不详细描述。在案件结束后,警方从汽车底盘拿到了一部手机,这部手机被固定在底盘位置,对方借用软件借用这部手机作为媒介和被绑架者家属通话。如果警察拦截车辆,或者调查汽车,那悲剧当时就发生了。

    今天苏诚、许璇和思南就不走了,管家送饭菜到二楼,味道相当不错,精致可口。正常,一般大酒店的厨师每月薪水就一两万块,庄园的三名厨师每月薪水是四万,工作非常轻松。饭后,苏诚捧了一杯热红茶,随便拿了一本书房的书看了起来。既然冥思苦想几个小时没有突破,那就不要再想了。

    国内富豪一餐的花费是多少?就虾米知道的几位,家庭餐普通餐一餐上万是正常消费。有人说过,穷人只到富人富,却不知道富人有多富。富人只知道穷人穷,却不知道穷人有多穷。

    苏诚为什么喜欢红茶?大菠萝的影响并不大,事实上苏诚喜欢喝茶,但是不能喝绿茶,绿茶喝上几杯,胃就难受,对某些人来说,绿茶是相当伤胃的。许璇也在书房内看书,她的一双大长腿就架横在苏诚的大腿上,苏诚自然吃吃豆腐,但很快吃不住重了,只能放弃手感,让许璇双腿着地。大条的妹子好看,但是重量也很实在。

    两人椅子靠在一起看书,时间安静的流逝,是一种很惬意的享受。富豪们也看书,但是诸如书房的书一般来说都是摆设,必须要有高大上的产品,看不看是一回事。比如安父书房有文人的墨笔,中华几千年历史的书籍,东周列国志,三国志,二十四史等等,四大名著,国外名著,甚至还包含了早年为四大名著之一的金瓶()梅。这本书苏诚没有那品味去品读,苏诚看法很简单,文学是文学,色()情的话还是激烈点比较好,直接开片子看就行了。文学内夹杂了色()情,如同牛肉不够猪肉凑一样。四大名著,暗喻,暗讽性质的红楼梦苏诚没兴趣,另外三本都不错。苏诚更喜欢XX志,直接简单直白的描写事情的发展,期间没有任何煽情和偏向某一方。假设三国志中这么写,伟大的司马懿……好了,不用看,这本书基本是上是由80%以上的编造内容加工了20%的事实,忽视了80%的事实。

    在各种志中,东周列国志苏诚没有仔细读过,因为这本志存在不少的传说和迷信,带有一定的宿命论,这不是苏诚喜欢的历史志。今天无聊一读,发现还是比较客观,但也能看出编者有一定的倾向。本志最悲壮的当属赵国,一夜被坑杀40万士兵。

    很多人将罪名归咎给赵括,送其纸上谈兵的称号,苏诚,认为这锅全给赵括是不对的。长平之战后,秦国也是国力大损,甚至被他国攻到了首都咸阳郊区,花费了20年才回复元气。至于秦军损失了多少,有人推断达到25万。如果40万赵军因为后勤补给等原因坚持到底,秦国就算赢了,也得被他国所灭。

    苏诚很认真的读这十来页,甚至引起了许璇注意,放下书本,伸头看:“赵括?历史定罪的人?”

    “成王败寇。”苏诚合上书本,道:“对赵括的定义很有意思?”

    “纸上谈兵?”

    “恩。”

    许璇道:“并不能说赵括很烂,也不能说廉颇都对……”

    苏诚手指压在许璇双唇上:“我一直疑惑绑架安安的歹徒有经验,又没有经验,一直想不明白,你说,歹徒是不是纸上谈兵?”诸如谋杀案中,出现了不少纸上谈兵的凶手,很多人是第一次杀人,有些人很成功,有些人一眼被看穿。纸上谈兵某种意义上并不算一个贬义词。事情能不能如你预料那样发展,考虑的周详与否才是关键。

    许璇想了一会,点头:“没错,你要这么说确实有这样的意思。没有经验,但是又有经验。”

    苏诚道:“歹徒有一定反侦查知识,但是做的不够好,做的不够好的方面是因为经验不足。没错,有知识没经验。假设歹徒不是警察,那么歹徒会是什么身份?”他们所说的歹徒指的最核心的指挥者。

    许璇边想边道:“第二次绑架的律师……”

    “不,律师收入并不低,特别是这种律师收入更高,当然也有小机率破产的可能,同时我认为律师犯罪经验不差。”

    许璇慢慢点头:“其他和案件有关的人,包括受害者都不太清楚第一起案件的细节,他们很难知道两起案件有哪些雷同……证物仓库保管员,非公务员,政府雇用人员。”证物仓库有分类,已结案的,挂悬案的等等。

    苏诚摇头:“他们只有证物,可能了解一些片面的东西,对案情了解并不深。”

    许璇知道苏诚内心有答案,但是她也想证明自己不是花瓶:“首先你的推测都是对的?”

    苏诚道:“就是以我的推测为主,姑且相信我的推测是对的,你认为有什么人群?”

    许璇回答:“警察大学。”

    “对。”苏诚站起来:“警察大学的学生,他们具备相当丰富的知识,经常抽案例给他们讲解,最大可能是他们曾经在相关部门实习。但是因为各种原因,他们没有成为警察。”

    许璇道:“现在快11月,警察大学毕业班大四开始实习,毕业后定岗实习,这个案件策划时间最少需要一个月。”

    “一个月可能不够,我的推测是歹徒没有进入安安家庭内,但是歹徒知道安安每两周有一天单独上学。歹徒先要寻找目标,很符合知识犯罪,要干就干一票大的,然后收手。为什么找上安安呢?蹲点,警察大学必修课,国际高中大部分学生非富即贵,连续蹲点两周乃至一个月,就能勾绘出几个目标。”

    许璇问:“你认为是应届毕业生吗?”

    “最少是两年内的。”

    许璇拨打电话:“技术科,我是Z1许璇,我找值班负责人……”

    两年时间内,警察大学一共有三十二人没有完成毕业后第一年的实习,部分是毕业后直接放弃,其中有半数是因为父母的反对,这些人的家庭相对富裕,并不高兴自己孩子成为警察,他们在毕业后,主动放弃了定岗实习。剩余十六人中,两人因为成绩太差,心理素质太差而落选。剩余十送人的理由就五花八门了,其中有两人是被开除的,他们实习岗位为巡警,一人在当值期间开警车去高中同学会被开除,一人一个月内四次迟到,每次超过十分钟被开除。

    许璇指电脑上资料道:“这三个人,定岗实习分别为,网警,经警和森林警察,他们是同一个宿舍的,一起申请换岗,申请岗位是派出所民警和巡警,面世时候询问原因,他们说他们的愿望就是当刑警,他们知道直接申请刑警是不可能的,但是民警和巡警是最可能成为刑警的警种。”

    许璇:“按照规定,重新考核,两人身体没有达到民警和巡警的标准。”A市可能直接面对歹徒,坏人,小偷的警种是有严格的身体要求,诸如网警和经警对身体要求就比较低。

    “第三个人呢?”

    “他成功了,警局人事部同意其定岗实习为治安民警。”

    “那?”

    “他上岗第一个月因为无视警告,多次游说派出所领导向人事科要自己的两个舍友,被派出所退档到人事科,人事科和他谈话,让他想清楚一个月后再到人事科来报道。然后接下去的事和你有关。”

    “啊?”苏诚颇为惊奇。

    “你特招了白雪,白雪毕业后,关系直接转Z部门。他们向人事科面谈换岗时候,他们提出了白雪违反规定直招。人事科也和他们解释,说明Z部门有特招权利,没想到他们其中有人不满意,将事情泄露给媒体,并且还使用白雪真实姓名,媒体不敢播,记者找人事科了解。人事科说明有这事,但是Z部门有特权。而他们三人因为在实习期间违反了警察保密法,被开除。”

    苏诚点头,这种人事上的事可以给内务局打电话,如果认为内务局包庇,还可以提起诉讼,媒体进场监督。少了程序,直接爆料给媒体,就是严重违反了规定。苏诚也爆料,苏诚不是警察,再说每次爆料都是有原因的。这三人也许只是觉得受到不公平待遇,脑子一热,没有考虑后果。

    苏诚道:“我记得白雪班长叫齐鸣,帮我查下……”

    ……

    苏诚打电话:“齐鸣,我是苏诚……你竟然知道我?当班吗?我想和你喝一杯……没关系的,喝果汁,不要惊动别人,你九点到城郊41路公交总站等我……你巡警没车?没事,你就说是左罗干的就好……”

    偷听的左罗无耻插话:“我是Z7左罗,去接他。”

    齐鸣马上回答:“是。”

    ……

    城郊位置苏诚上了警车,看见了左罗坐在副驾驶为上,道:“我老婆的案件,你凑什么热闹?”

    左罗淡然回答:“太无聊。”Z7断货了,因宋凯住院,案件有限派给人员齐整的办案小组,Z7已经放空两天。

    “你这人就是贱。”苏诚道:“齐鸣,开车。”

    齐鸣是刑警队看中的人,但是刑警队没特权,据说缉毒处一直在观察齐鸣。齐鸣,警察世家,头脑聪明,勇敢,果断,在毕业前最后一年,为期六个月的轮岗实习期间有突出表现,在利剑行动中指出小区域抓捕计划的漏洞。

    苏诚道:“你们同一届有人投诉白雪特招的事。”

    “是。”齐鸣奇怪的看内视镜的苏诚。

    苏诚道:“你猜对了,我就是来打击报复的,妈蛋,谁敢投诉我,弄不死他。”

    左罗一边道:“问什么答什么,别理他。”

    “是隔壁班张甲、张乙和张丙三人,三人很有热血,他们的目标就是当刑警。”齐鸣道:“张甲合格,去派出所,同时为自己两个朋友鸣不平。理由是白雪当时身体素质达不到刑警要求。他们也是打算走正常程序,这是张乙的主义,让领导多注意到他们,体现出他们的决心。本来和张甲无关,但是三人喝酒,不爽人事科的回复,觉得这是特权主义,自己受到不公正待遇。于是张丙就打了自己姐姐朋友电视二台一名记者的电话。我们私下说张甲挺冤的,我领导告诉我,开他们三个人,是因为他们结伙,张甲虽然没干,但是主观上有鼓动,鸣不平的行为,所以才开掉他们。”

    左罗道:“我知道这事,内务局找过我,我说我有特权,招谁不用你们管。苏诚,问这事干嘛?”

    苏诚道:“根据鄙人的推论,发现绑匪有些诡异的表现,我认为绑匪很可能是这两年内没有成为警察的警察大学学生。齐鸣,和你他们关系怎么样?”

    “我和张丙关系还可以,学校时候我们住的不远,周末都是一起回家。”

    “你把他约出来喝酒。”

    齐鸣靠边停车,打电话:“张乙,出来喝一杯?”

    “怎么了?”

    齐鸣:“没,有点不爽。”

    苏诚赞,你不爽,他可能就爽。有句话说的好,不要找别人说你不高兴的事,其中79%的人不关心,20%的人内心幸灾乐祸,只有1%你的父亲,妻子才会关心你。但是你不会找这1%倾诉你不高兴的事,因为你不愿意他们承受你承受的压力。

    “没空?算了。”齐鸣挂电话。

    左罗拨打电话:“Z7左罗,定位号码……位置。”

    技术科很快回复:“六连小区。”

    左罗道:“送我们过去。”

    到了六连小区,左罗下车转了半个小时回来,上车道:“张丙有问题。”

    “怎么?”

    左罗道:“他在家里,没睡觉,不开灯。齐鸣,电话中听出他生病了吗?”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gegegengxin(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