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三百九十三章 赎金
    苏诚解释道:“前两起案件,他们目标是四千万,而不是一千万,这次他们目标是一千万,而不是四千万。在之前两起绑架案后,警方认为一千万是投石问路,试探警察是否介入的手段,否则为什么不要五千万直接转账呢?这次他们要利用警方这个误区,拿走一千万。人算不如天算,我们竟然破了陈年旧案。一旦我们认定是模仿犯罪,换位思考后就能知道他们的想法。”

    便衣过来道:“许队,我们要不要安排保护受害者家属运输赎金?”

    苏诚沉思一会:“我现在不确定姜玉那边跟踪是不是出问题,扣除姜玉来说,目前警察还没有暴露。比较麻烦的是,如果张丙和张乙合谋作案,我们不能人赃俱获的话,一旦一千万现金被他们藏起来,我们缺乏控告他们的证据。”这两人有一定反审讯经验。

    许璇问:“赎金照片拍的怎么样?”

    便衣苦笑:“老大,一千万,十万张,就算一秒拍一张,都得拍十万秒,都得拍28个小时。”

    苏诚沉思:“一千万重量大约一百二十公斤左右……正常逻辑来说,需要工具,最少是推车。张乙和张丙应该有一人开车去运钱。目前我推测运钱的人是张丙,张乙有特殊接应上的需求,这样还缺少一个人,那就是看守人质的绑匪。就犯罪学家研究,如果张乙和张丙两个这么要好的人合谋作案,很难会再找同伙。作案的应该只有两个人,那他们怎么作案呢?”

    看时间马上快11点了,许璇联系:“思南,张丙位置。”

    思南回答:“张丙在家里。”

    “在家?”难道把人质关在自己家里,这可太不明智了。又奇怪,如果是两个人作案,怎么分配岗位呢?

    “绑匪打来电话。”

    苏诚他们各自拿起电话,绑匪电子音:“钱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按照约定,六个结实的超市购物袋将钱分六份,每一袋钱再套一个购物袋。”

    “对。”

    “给我一个邮件,发视频给你。”

    思南这时候打来电话:“张丙出门。”

    许璇问:“有拿电话吗?”

    “没有。”

    那就是张乙打的电话,这边绑匪挂断电话,发到邮箱一个视频,安安被蒙眼坐在一台电视机前,电视机正在播放广告,右下角有午间新闻倒计时,也就是说,视频开始时间是10点59分,很快广告结束,两个主持人出现,说明今天的日期,农历日期,今天是国际XX节,主持人介绍今天新闻主要内容,视频结束。

    这并非手持视频,而是定点视频,将摄像机定位在一个位置上拍摄的,也就是说关押安安的地方很可能没有人。技术科反馈消息,手机定位了,在南区,十有八九是傀儡手机,建议不要轻举妄动。

    绑匪再打来电话:“带上手机和六个装钱购物袋出门,购物袋两个打底,内一个打死结,一个人,开白色虾壳车,我盯着你。二十分钟之内,到达南九路。提醒一下,动作快点,要不然你得超速。”

    南九路,距离外一路路程六公里。

    许璇联系:“山猫,到位了吗?”

    山猫回答:“我和野猫已经到位。”他们违停到外一路非机动车车道上。两辆车前后安装摄像机和记录仪,可以拍摄外一路大部分场景。不过,毕竟是违停热区,很多车辆利用这个漏洞违停,视线上有可能被阻碍。

    安父在保安帮助下,运输了钱到白色虾壳汽车上,快速开车走人,绑匪给的时间真的很赶。苏诚打个响指招呼:“麻烦你午饭。”

    两名便衣和管家一起看苏诚,许璇侧脸一边,我不认识这个人。苏诚淡定道:“不着急,他们有反侦查经验,一定会让安安的父亲兜圈子。”

    许璇这边联系技术科,他们正在对收到视频分析,技术科道:“好消息两个,第一个好消息有比较特别的背景声音……”

    是免提,苏诚道:“这是坏消息,在A市想弄到比较特别的声音,难度比不要特别的声音要高的多。”

    技术科道:“第二个好消息,我们认为这是一家集装箱板房。”在很多旅游景点,还有一些大城市,出现了可出租的集装箱板房,租金不贵,地点不错,短租长租都可以。比如某旅游地宾馆价格最低是四百多,但是集装箱板房每天才六十块。集装箱板房属于临时建筑,申报批准后有效期为两年。目前在法律上还存在空白,目前这种房子在国内开始盛行。

    有这么一个典型案例,一位城乡结合部的居民在自己房子屋顶放了一个集装箱,司法,城管等神秘的有关部门一起抓狂,集装箱不属于构建物,也不属于建筑物,只是一个大的箱子,你家阳台不许放箱子吗?面对这问题,目前就只有一些城市有出台管理办法,但是考虑到管理办法和法律不相容,一直没有明确的说法。

    A市对集装箱板房有规定,允许存在的半数集装箱板房属于A慈善,用于收留外地来A市无家可归的,无处可住的人员。另外三成属于旅游景点出租性质板房,多在城郊位置。还有两成是建筑工人所使用的活动板房。

    这是个好消息,绑匪很可能没和人质在一起,花费两个小时清查,就能找到人质。

    技术科道:“坏消息一个,电视上明显出现电压不稳定情况,我们内部意见有些分歧,部分人认为是集装箱板房,部分人认为是集装箱经过布置。第一个消息,我们发现了汽笛的声音,结合起来,我个人更倾向人质在集装箱内。”他们争论是集装箱还是集装箱板房,如果是集装箱,那就有得找了。

    苏诚道:“争论目前一定没结果对吧?”

    “是,还要分析。”

    苏诚道:“那就需要一个决定的人,背黑锅的人,这案件主办人是我女朋友,我不希望她背黑锅……”

    技术科那边笑了:“行,我背行了吧?”

    苏诚被许璇掐脖子,苏诚道:“我建议先查废弃工地的集装箱板房,但是现在不能查,一旦查到人质附近,对方很可能发现警方介入。”除了这类板房,其他板房有统一管理,绑匪未必知道是警察还是管理人员。但一些工地废弃,或者还未搬迁的集装箱活动板房就不一样了。这点也印证了电视电压不稳定这一项,基本确定是蓄电池供电。张丙和张乙还接触不到太多技术方面的刑侦知识。

    苏诚挂上电话:“由此可以证明我之前推论,绑匪目标是一千万,而不是四千万。现在就看大家的运气和实力了。”

    ……

    接下去就是正面的交锋,11点50分,安父开车到达外一路,技术科已经连通安父汽车行车记录仪,可以看见汽车靠边停车,可以听见安父打开后备箱,下车。大约三十多秒后,安父回到汽车上,开车离开。由于之前安父在南九路拿到一个仪器,怀疑是窃听器,安父在开车状态不方便好警方联系,也不知道他怎么放的赎金。

    山猫和野猫运气不太好,他们的摄像头被其他违停车辆阻挡,没有拍摄到场景,目前定位张丙在南区吃午饭,张乙已经消失。许璇提出了新的可能,张丙是无辜的,张乙才是主谋,这样一来,张乙的同伙就是其他人了。

    苏诚没理会,他正在看视频,是思南早上拍摄的外一路视频,和安父行车记录仪的视频。

    很快苏诚一拍掌:“麻痹,被耍了。”

    大家忙围拢过来,苏诚指屏幕:“钱被放到了这个垃圾桶内,为什么要用购物袋装钱?这就是原因。”

    苏诚见大家纳闷:“还没明白吗?张丙租了面包车,面包车内有一个无底垃圾桶,而这位置是一个井盖,这边附近没有居民会朝这个垃圾桶扔生活垃圾,只有过路行人会扔垃圾,垃圾袋能承受一般垃圾的拉力,但是承受不了一百多公斤纸币,钱就会滑落到下面。再想想,张乙为什么一直没出现?我没有猜错的话,张乙已经在垃圾桶下面等待,拿了钱走人。虽然开发区距离外一路的路程不近,但是他们直线距离不过一公里。只要张乙带上一个便携手拉车,就能通过下水道将钱运走。”

    苏诚道:“还等什么?打电话给技术科查下水道蓝图。”一个人利用便携式手拉车能拉走一百多公斤吗?上网看商品参数多是75公斤限重,也有一百公斤限重,难道跑两次?不,虽然他们体质达不到一线警察标准,但是毕竟是警察学校的学生,背两袋,拉四袋,一到两公里,可以做的到。

    五分钟后,技术科打来电话,情形不太乐观,因为外交区的特殊性,因此每五天就有专业团队清理沉淀的垃圾。外一路是主下水道,很大,很宽,排水主道,这个下水道虽然恶臭无比,但是可以开一辆车进去。第二个坏消息,这条主下水道和开发区多条下水道是连通,在内涝时候减轻开发区下水道的压力,由于是开发区是新建区,所以下水道都修建的非常宽大。第三个坏消息,主下水道有无数个的出口。国内城市普遍下水道的都不能称呼为下水道,称呼为排污管道比较合适。米X3米,不能说国内最大,最少比绝大多数城市要大。这几年城市内涝越派越频繁,最大原因就是排水能力太差。

    其实还有一个坏消息,目前还没有找到安安,敢不敢围堵嫌疑犯?要围堵的话很快,技术科按照各个出口调派各处巡警,然后寻找可疑车辆,将老鼠关在下水道中。但,A市警方办案以人质安全为第一标准。

    技术科发来蓝图,苏诚根本看不懂这密密麻麻的管道,一名便衣懂一些,介绍:“A市主水道一般修建两米以上,通常在人行道等压力比较小的路线,支道多数采用低铁栅栏拦截大型垃圾……”

    “不用解释这么多,我需要接近外一路,两公里之内的非宾馆,旅馆的能淋浴的场所。”一个在下水道钻行数公里的人,最需要的洗澡,去掉异味。从反侦查角度来说,也需要将衣物和身体进行清洁处理,免得留下证据。

    大家现在以苏诚为马首,各自联系,苏诚突然一举手,皱眉:“张丙不可能发现警方监控,张乙怀疑有警方监控,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什么张丙去南区吃午饭?为什么张丙不和张乙交换角色呢……”

    苏诚道:“查附近是不是有什么私人会所之类的,张乙是会员。”

    卧槽,没有宋凯太难受了,苏诚习惯了苏三和宋凯的支援,原本一句话出,很快会有回应,但是现在还得联系技术科人员。

    还好技术科还算尽职,他们信息很齐全,这些信息多来自派出所联网,比如宾馆的开房记录。但是私人会所会员是否登记联网就很难说了。幸亏附近没有多少家私人会所。技术科从另外一个方面拿到了线索,技术科汇报:“张乙资料中,他是皇家搏击俱乐部的会员,从大一开始就是这家搏击俱乐部的会员。皇家搏击俱乐部距离外一路直线一千七百米。”

    苏诚看资料,张乙是林远县人,考入警察大学,警察大学距离皇家搏击俱乐部只有五个公交站点,不少警察大学的学生是这家搏击俱乐部的会员。技术科的这位兄台也是,所以第一个想法就是找张乙资料这一部分。

    “敢赌吗?敢赌安安身边没歹徒吗?”苏诚意思是,敢赌,那我们现在就围捕,还有时间人赃俱获。不敢赌,张乙身体衣服处理干净,估计钱也藏好了,就算找到钱,也难以指控张乙。

    “不敢赌。”许璇很明确回答,开什么玩笑。

    临时取证吗?派遣刑侦经验并不丰富的巡警去皇家搏击俱乐部取证?这风险太大了。还不如赌。

    苏诚问:“张乙租的车定位位置还在商厦吗?”

    “是。”

    苏诚点头,这信息作用不大,张乙肯定拆卸了定位系统,将定位系统放置在商厦停车场,这也算技术上的证人。推断张乙在清洁之后,会回去拿定位系统,但之前一定会把钱藏好。即使现在在皇家搏击俱乐部抓住张乙,苏诚也没有把握找到钱,苏诚不肯定这钱已经藏好了,还是没有。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lu123(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