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四百一十四章 疑凶
    救护车送丁女到机场,私人飞机已经准备好,运气不错,没死在飞机上,到达曼谷机场,已经有救护车在等待。抢救过程也算一波三折,泰国两种蝰蛇血清对丁女效果不好,泰国蛇伤专家判定为南美蝰蛇,曼谷有南美蝰蛇血清存货,使用后效果非常好。五个半小时,曼谷那边打来电话,告知丁女已经没有生命危险。

    花开两朵,一朵是许璇,许璇很抓狂,丁妻死亡案还没眉目,又介入了丁女中毒案。另外一朵是七组,方凌找到丁子,丁子竟然拒绝签字,拒绝签字理由是,这事情我做不了主。

    方凌在丁家了解,然后通过丁女朋友进行了解具体情况。

    回到七组,也不用让大家开会,方凌汇报:“丁子和丁女几乎没有往来,丁子母亲和丁海离婚的原因是丁海外面有人,并且还怀孕了,怀孕的人就是丁女的母亲,怀的就是丁女。丁子一直觉得丁女母亲是狐狸精,丁女母亲自杀当天晚上,他大宴朋友,花天酒地玩了一个通宵,后在父亲逼迫下去了葬礼,葬礼上让朋友打他手机,手机铃声开最大,铃声是今天是个好日子。丁海因为被丁女舅舅捅伤没有出席葬礼,葬礼被丁子搞的乌烟瘴气,甚至发生了打斗,最后警察来了才平息。丁女对此自然非常愤怒,两人可以说是水火不相容。”

    方凌道:“顺便说一下,丁子听说丁女中毒在抢救,当我面打电话约朋友晚上黑皮。”

    苏诚道:“这反而告诉我们,丁子可能不是凶手。我们要统一下思想,我认为两个可能,一个可能是惠子是凶手,杀丁女未遂。一个可能是,丁女是凶手,玩苦肉计。”

    宋凯看手机,汇报道:“物证组传来消息,蛇毒已经有些变质,毒性低于毒蛇注射时候的毒性。物证组判断,这蛇毒全部注射到丁女体内,在没有血清情况下,丁女死亡可能性为80%以上。他们正在对A大血清进行测试,看效果,明天出结论。我联系了A大那边,他们说这种蝰蛇血清是常备血清,因为他们生物实验室在研究毒蛇和蛇毒,目的是一个治疗癌症的课题,这个研究课题是国内一家医药公司委托的,期限是去年到后年,在这期间,实验室是不会缺少血清。”

    苏诚举个大拇指,宋凯越来越能干了,反观方凌,进步不大。

    左罗问:“不管怎么说,如果是苦肉计,也是很冒险的苦肉计。”

    苏诚道:“等结论,结论出来我们才知道冒险不冒险。”

    ……

    保护期第六天,物证组拿出了关于丁女中毒的详细报告,经过毒理检测,丁女所中蛇毒假设全部注射入丁女体内,丁女死亡率为100%,这是基于当时医生确诊为蛇毒,并且为蝰蛇毒所需要花费时间。

    本次医生能快速断定为蝰蛇蛇毒,这是其中一名医生被派遣去南美做义工有很大关系,这部分存在很大的偶然性。

    物证组认为,如果蛇毒100%注射,不使用血清,丁女将在八个小时后肾脏衰竭死亡,如果加上A大提供的蛇毒血清,并且在八个小时内注射,丁女的死亡可能为0%。虽然这种蛇毒不是本地蛇毒,不过已经有些变质,虽然A大提供血清无法有效抵抗蛇毒,但是可以缓解和减轻中毒症状,加上丁女身体素质不错和医院拥有的医疗条件,完全可以扛的过去。

    物证组给出的结论就是:从理论上来说,本次中毒虽然看起来非常凶险,但实际上丁女没有生命危险。这个结论不呈现在报告中,如果呈现在报告中,那么就要送上法庭,对方律师必然穷追猛打,物证组给出的这结论只是理论结论,并没有进行实际的试验。只能是会议上说明物证组的看法,而不是写入报告中。

    同时物证组认为,蛇毒变质的原因是比较长时间的恶劣保存环境,最少一周以上在恶劣环境中保存。保存蛇毒其实很简单,有个冰箱就可以。

    从物证组的观点看,很容易得出,这是一个苦肉计的结论。

    经过几天的研究,苏诚并不这么看:“苦肉计有必要吗?我们已经得出结论,假设丁女是雇主,丁女的水准也不会成为联系塘鹅的雇主,应该是丁女的舅舅主导一切。丁女苦肉计有必要性吗?好,就算有必要,接下来我们分析另外一条,怎么杀丁女。”

    苏诚:“在证人保护小组介入后,在凶手使用过氰化物后,证人保护小组已经准备好了氰化物中毒急救的药品,即使丁女吞服氰化物,证人保护小组也能将她抢救回来。我们接下来分析下凶手作案特征,丁子母亲,丁妻和其父母,加上丁女中毒,三个案件都是利用潜入盗窃手段,换掉原本安全的药品或者物品,从而发动刺杀。假设现在在座各位是凶手,知道丁女会参加小提琴课,并且他有能力在家教中布置机关,你们觉得他们会怎么干?”

    左罗道:“不能否认,女性拖鞋内藏毒针,是一种非常合适的刺杀丁子手段。证人保护小组已经检查过私教的家,其他刺杀手段很难取得效果。

    证人保护小组携带了急救药品,氰化物中毒也难以达到效果。这些道理我明白,但是我要反问一句,凶手有可能知道证人保护小组的细节吗?不仅知道证人保护小组全部是男性,还知道证人保护小组携带了氰化物急救药。塘鹅的内线已经被我们消灭,即使没消灭,证人保护小组也是独立的一个单位,就算是局长,张副局长也无法得知其中细节。”

    苏诚问:“苦肉计的意义呢?”

    左罗道:“反侦查,目前我们已经基本排除丁子嫌疑,只剩下丁女和惠子,如果我们相信苦肉计,那会加大对丁女和丁子暗中保护和调查,而不会再保护惠子,或者减少保护惠子的警力。”

    苏诚摇头:“这理由有些牵强。”

    张副道:“苏诚,你内心有想法,就大胆说出来。”

    苏诚道:“我个人认为,这一连串的刺杀是从丁海死亡后开始的,目的就是丁海财产。我认为我们陷入了一个误区,我们一直以为四个或者三个继承者,最后只会剩下凶手一个继承者。但是我们忽视了一点,每杀死一个继承人,凶手和幸存者所能继承的遗产将会增加很多。按照技术部统计结果,丁子目前拥有45%的资产,丁女拥有25%的资产,惠子拥有30%的资产。”

    苏诚道:“我如果是雇主,我绝对不会让继承人只剩余自己一人,因为那太明显了,警方很可能遵循这条线进行追查,一年两年,八年十年,我仍旧是警方眼中的嫌疑人,即使去了国外,国际刑警档案也还会将我列我案件嫌疑人。两个继承人的钱已经花不完了。就这个理论上再回头看这案件,我之前认为最不可能被刺杀是丁女,因为她拥有的资产最少,但是丁女被刺杀了。最可能被刺杀是拥有45%资产的丁子,但是他安然无恙。”

    苏诚:“我就问自己,难道我这个推断是错误的?后来我想通了,也许一开始我们就错了,我们的最大错误就是把丁子给排除在嫌疑人名单外。假设丁子是嫌疑人,杀惠子,杀丁女都无所谓,继承的金钱差不多,同时丁子和丁女,丁子和钻石王有很深仇恨,丁子和丁妻也算是仇人,复仇加赚钱。再者为什么目标不是惠子而是丁女呢?原因是,惠子的生活地从日本转变到了A市,而凶手几起案件杀人手法,都是建立在对目标非常熟悉的基础上。惠子生活大转变,他们需要花费巨大的精力去踩点,而惠子被警方保护,踩点行为很可能暴露他们身份。”

    苏诚:“只有丁子是凶手的情况下,才符合我提出的逻辑。

    但是这个假设面临很多矛盾。第一个矛盾,丁子为什么急着杀死自己的母亲。第二个矛盾,丁子和其妻子已经很久没联系,很少联系,并且是在丁海死亡之前就很少联系,如果没了丁子的妻子帮助,丁子有那能力直接连线塘鹅而不会被我们发现吗?毕竟这个案件,雇主和凶手之间是存在一定的联系的。我们看到凶手几次行动都非常熟悉被害者,踩点踩这么细,非常少见,我认为一定是某人出卖了受害者的信息。”

    苏诚道:“基于以上理论,丁女的舅舅并不了解丁子的母亲,丁妻和其父母,丁女虽然了解,但是丁女舅舅是主谋,丁女是不知情的。惠子呢?更不可能了解丁家继承人的细节。所以我认定丁子是凶手,当然,我们必须找到两个矛盾的答案。在此之前我建议先验证我的理论正确性,拘捕丁子进行审讯。我和光头聊过,假设丁子是凶手,丁子在被保护对象突然转变为阶下囚的情况下,心理防线会非常紧张和脆弱,我们很容易读出信息。难题是,我们现在掌握的证据完全不够拘捕丁子的资格。”

    张副慢慢点头:“你意思就是找个人背锅,拘捕丁子,进行审问,确定你的理论是不是正确的。假设是正确的,那么我们就对丁子进行深挖,解决丁子是雇主的两个矛盾,就有可能破案。假设是错误的,那基本可以排除丁子的嫌疑,同时推翻苏诚你的逻辑理论,从而支持左罗的理论成立。”

    “是这个意思。”

    张副道:“苏诚你特意邀请我单独参加你们七组会议,我就知道不对劲。这个办法是相当快捷有效的,但打了擦边球,按照规定我们只能请丁子做笔录或者配合调查……行啊,既然苏诚你有这想法,刑事拘留通知书我来签。”刑事拘留通知是警方可以发出的强行控制嫌疑人的一种方式。警方是无权发出逮捕通知书,逮捕令是检察院发出,一般来说,一旦发出逮捕令,就代表证据基本齐全,结束本案侦查和调查,人员移交检察院,等待起诉。刑拘一般是三天,有必要可以申请延长到七天,最长三十七天。

    张副道:“就目前你们掌握的东西,最多三天,不可能延期,否则律师团会弄死我们。三天是擦边球,超过三天就是犯法。我看应该没我的事了吧?”

    苏诚微笑:“慢走。”

    张副起身走人。

    苏诚目送其离开,并且关门,道:“据说张副刚上任被局长骂了。”

    宋凯了解八卦:“是,按照规定,副局长必须有一套正装,随时面对媒体。在上班期间,着装都有标准。又据说局长对张副说:在其位,就要受其约,你拿着厨师长的薪水,却穿着服务员的衣服,合适吗?”

    苏诚:“呵呵,张副还是很有才的,他当领导有些屈才。”

    宋凯回答:“他是累了,这十多年来太幸苦了,老婆孩子对他很有意见,所以才想着转行政工作。”

    左罗道:“好了,不八卦了,白雪去张副办公室拿刑拘通知。”

    白雪问:“人家刚走,是不是太急了?”

    “就催他,怎么了?做行政就要为一线服务。”左罗挥手让白雪去,道:“目前我保留苏诚这逻辑的看法,先不讨论,看结果。另外,血腥杰克说,有银翼法师和响尾蛇两名杀手,可是三起案件看来,只有一名杀手。”

    苏诚道:“目前我们基本相信惠子,原因是这三起案件都要熟悉被害者,惠子显然没有这个条件,即使是凶手踩点,要踩这么细,难度也非常高。血腥杰克在八十年代时候,杀了一名黑()帮老大全家,连十九岁怀孕的老大女儿也没有放过。保外就医后,根据他的供述,他训练了一名杀手做替身,合作做了五六起案件。我一直都不相信他,我不相信一个冷血杀手突然因为惠子和其妻子有几份相似,就完全改变了自己的职业操守和道德准则。”

    苏诚补充:“不过,我知道感情和人性这玩意不是逻辑所能理解的。丁山雇佣的保镖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