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贼警 > 第四百五十二章 一氧化碳
    警方开始按照学校筛选区域,然后根据地理环境排除掉一部分,最后剩余三所小学。警方拿来音频做比较,锁定其中一所学校。根据环境音量等,确定在上午九点三十分到九点五十五分期间,打电话给吉米的人位于东城郊二街广场区域。

    接着,调取通话当天的附近监控,再次开始筛选,直到这一步还是一个庞大的工程,经过数天的努力,最终锁定了一名嫌疑人。但遗憾的是这名嫌疑人经过了刻意的伪装,并且有意识的躲避摄像头,忙碌这么多天,唯一的收获就是,凶手嫌疑人,疑似稻草人身高一米七到一米七六之间。

    现实就是这样,当机会在你面前,当你付出了努力,结果未必如你所愿。

    阿伯伯在清醒之后,联系了自己公司的人,当警方努力无结果之时,阿伯伯乘坐私人飞机飞回欧洲,吉米等四名保镖,同机离开A市。对于老板这个下场,苏诚还是有些唏嘘的,但是苏诚知道,稻草人老板不知道的是,杀死一个阿伯伯,会有千百个阿伯伯站起来。

    ……

    距离过年还有二十多天,警方警力开始向春运倾斜,不仅是火车站有关案件进入高发期,在年前,拐卖,盗窃,抢劫等为金钱而犯罪的案件也进入高发期,至于为什么?在此不讨论。

    Z7这三天来破获两起入室盗窃伤人案,Z7会接手这案件,说明刑警队真的非常忙。A市盗抢偷之类的犯罪,必须专人负责,48小时内上报进展,再由上级决定暂缓或者是组织人力破案。

    苏诚对这类案件提不起兴趣,没有技术含量,就是入室,抢劫,走人。就赌警察不会调动大量资源去抓捕。

    别人都出去办案,苏诚在办公室留守,正在和许母打电话,许母意思是,苏诚今年就在许母家过年,苏诚表示没问题。许母表示,那一些年货的购买工作就交给苏诚。苏诚表示没问题,联系许璇,商议逛街购买年货日期。

    苏诚喝着红茶,看着外面的寒雨,享受着办公室的温暖。座机响起……座机?这东西好像几百年没响过。苏诚接电话:“Z7。”

    “重特大案件七组?”

    “对。”

    “你好,我是刑警二大队张亮,是这样的。”

    出A市东大桥到郊外位置有一片杨梅林,属于农家乐,到了杨梅季节,可以让人采摘,每斤收取一定费用。这地方在非杨梅季是为男女开车玩游戏的好地方。

    昨天,不,今天凌晨两点,巡逻警车经过杨梅林在路口停车,巡警下车抽根烟,听见杨梅林位置有发动机声音。上车开进杨梅林道路,看见一辆汽车。杨梅林比较茂密,几乎没风,如果汽车在原地长时间发动,会导致车内人窒息。通常警察不理会男女玩游戏,但是开着发动机是要管的。

    车灯一照,发现不对,一根管子连接了尾气,连到后座玻璃卡住,其他玻璃都是关闭的。在车内,驾驶位和副驾驶位分别为一男一女,衣装不整,处于昏迷状态。

    巡警呼叫指挥中心,砸开车窗,将两人拉出来进行急救。

    凌晨三点左右,医院传来消息,女子抢救无效死亡。男子经过抢救,凌晨四点苏醒。到了上午时候恢复了一些语言交流能力,根据男子所说,他和女子去郊外谈工作上的事,很快有人敲车窗,对方出示证件,声称是Z部门警员,要求摇下两边玻璃。摇下玻璃,男子拿驾驶证,好像递了出去,好像又没有,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刑警队验尿,验尸,验血结果显示,两人体内有一些麻药成份,这种麻药简称T2,是警方专用的用于捕捉大型动物的麻药,A市只有特警一大队有T2,属于专项采购,厂家不会为其他人生产T2。T2威力非常大,有一定毒副作用,专门用于抓捕猛兽。特警大队这十年来一直没有机会使用T2。

    那这案件为什么会找到七组呢?受害者男子是名律师萧云,萧云在林远县参加真人秀时候和苏诚交谈过,互相之间认识。这不是原因,主要原因是刑警队认为萧云是名人,作案手法比较怪异,使用了T2,所以申请将案件转给Z部门,张副局长接到申请,就让刑警队自己打电话,看他们有没空。

    这案件可以由Z部门接手,也可以由刑警队接手。但因为年前盗窃等刑事案剧增,多数案件都要求专人负责,马上侦破,尽可能不挂悬案,所以刑警队现在忙的够呛,面对看起来比较复杂的杀人案,加之萧云有影响力和使用了T2,所以刑警负责人让张亮联系Z部门。周断听闻案件后,对张亮说可以联系下七组,七组有闲人,于是张亮按照登记号码拨打了七组的电话。

    苏诚挑案的,这案件一听苏诚就有点兴趣。

    从张亮描述可以看出,萧云和女子很快被人放倒,对方有一万种办法杀死两人,为什么选择尾气呢?

    于是苏诚就替左罗把案件接了过来,张亮开车将卷宗,还有各种资料移交给苏诚。

    左罗和白雪回来时候,苏诚正在看大屏幕的物证组拍摄的现场照片。左罗没理会苏诚,打开小冰箱,将一瓶矿泉水倒入肚子,然后才喘口气:“真能跑,追了我五条街。”

    “追什么?”苏诚顺口问。

    白雪道:“一名入室盗窃犯。”

    苏诚道:“所以我更喜欢做脑力工作……左罗,有案件。”

    “有案件?我怎么不知道?我还得去抓他们同伙,现在就等方凌消息,回来喘口气。”左罗坐在桌子上:“你不会私自接案吧?喂,我手头这个团伙很重要,三天作案七起……”

    “重要不重要对我来说不重要,有意思没意思对我来说才重要。”苏诚道:“这案件超级有意思。”

    左罗道:“给你五分钟说明什么有意思。”

    苏诚道:“凶手用T2袭击了一对男女,用很麻烦的方式,伪造Z部门证件,从排气管接尾气到车内。这种杀人方法怎么也得一二十分钟,我想半小时比较合适?”

    左罗道:“这要看排量,还要看受害者的身体情况。正常来说十来分钟休克,还要看烧的什么汽油,挂的档位。比如空档情况,尾气较少,如果是前进档,用手刹停止汽车,尾气排量就比较大。还和汽油有关,变量很多。”

    苏诚道:“为什么用这个方式呢?而且汽车并非全密封,后座开了一道缝,塞进管子。T2有个特效,新城代谢的非常快,男受害者活着,他尿检没有发现T2,女受害者死亡,尸检发现T2……为什么这么复杂?”

    左罗安静的看卷宗,拿过鼠标看大屏幕,然后下来,打开自己电脑显示器,开始查找。

    左罗道:“我刚到Z部门上班时候,遇见过一个案子,一对男女在车内死亡,经过检测为一氧化碳中毒。按照当时调查,汽车停在地下停车场,不通风,然后长时间开启空调,导致中毒死亡。当时我们有个疑问,汽车是晚上九点到地下停车场,二层地下停车场基本没车,他们准备玩游戏。法医检测的死亡时间为十一点四十分。”

    “这好像……正常吧?”

    左罗道:“关键是男子,男子有妻子,他是早上出差回A市,告诉妻子今天晚上十一点半回到家,男子早上回A市就和情人约会。十一点半到家这点一直没改。而且发现死者购买了晚上九点三十分的,就在本栋大厦播放的电影。死者就想和情人在地下停车场玩会游戏,然后就去看电影,看完电影回家,时间刚刚好。他们到地下二层纯粹为了玩游戏,不是聊天谈心,不可能停留那么久。我们存有疑问,不过因为案件初步定性为意外,加上大厦老板迷信,现场完全被破坏。”

    苏诚道:“不对啊,定性为意外,怎么会给Z7呢?”

    左罗道:“因为死者是当时非常著名的律师,虽然因为法系原因,律师在法庭上的作用比较小,但是一个好律师和一个普通律师还是有很大区别,而他就是当时最好的。”

    苏诚道:“哦,这就巧了,这次男性受害者是萧云。”

    “萧云?目前律师界最红的那个萧云?”

    “对。”

    左罗抬头看大屏幕:“这案件确实有意思,说说初步看法。”

    苏诚道:“我认为有人想将萧云之死伪装成意外死亡。只不过遇见一位烟瘾比较大的巡警……”

    左罗道:“郊外巡逻,特别是夜间巡逻,很多人会吸烟。”

    “我没批判,我认为凶手就在附近等待。”苏诚道:“更有意思的是,凶手使用警方证件,还是Z部门ID牌让受害者放下窗户,又使用T2将受害者麻醉。其中又有一个矛盾,假设凶手熟悉T2,应该知道不能这么快死人,否则会被查到T2。”

    左罗道:“苏诚,你别太看得起我们,这种案件,属于非正常死亡,警方会进行尸检,但是不会做毒理检测,尸检只要是为了证实是否为一氧化碳中毒,而不是证实是不是被人下了药……这个案件怎么感觉是警察或者相关职业人做的?”

    苏诚道:“是,我也这么认为,第一:T2,外面知道T2的人不多。第二:ID牌,Z部门的ID牌从来没有在网上出现过,而且只是一个识别标志,并非证件,但其中有一些防伪细节,萧云是行内人,如果证件太假,他肯定会一眼识破。凶手是熟悉ID证件的。还有就是你说的,凶手熟悉警察内部的一些事情,包括尸检。”

    “好吧,虽然你花了十分钟,但是你说服我了。”左罗拿电话:“方凌,入室盗窃团伙案件就由你和白雪负责,需要人手就从警局里面抽,我这边有个案件要跟进……全权做主……好,再见。”

    白雪赶紧走人,去和方凌汇合。

    左罗挂电话,沉思一会道:“还有一点你没说,有些时候警察和律师是对立的,特别是名律师。什么叫名律师?我国法系和HK不同,律师作用是比较小的,要在诸多同行中脱颖而出,除了需要丰富的法律知识外,那就需要一些旁门左道。”

    苏诚道:“那个……许璇前些日子侦办一起案件,两个年轻人其中有一人将一名女子踹下楼梯,导致女子成为植物人。萧云是其中一名嫌疑人的代理律师,另外一名嫌疑人代理律师是他同学。他接手之前,两名嫌疑人均否认是两人干的,他接手之后,两名嫌疑人互相指认是对方干的。但是只有一脚,警方缺乏证据证明到底是谁出了这一脚,疑罪从无。从刑事来说两人无罪,民事各承担50%的责任。”如同高空抛物,不需要证明是哪一户扔的东西,一列上去全部都可以成被告,民事偏向弱者,刑事公正为原则。

    “这就是手段……看热闹的人以为两名嫌疑人狗咬狗,实际上两人已经行成同盟关系。”左罗从冰箱拿几瓶水,道:“走,我们去现场。”这个现场未超过24小时,肯定还处于封锁状态。刑警之前没有凶手潜伏在附近的推测,不会针对的进行搜索。

    ……

    现场调查并不乐观,这片杨梅林是规划种植,有道路,杨梅树之间间距也不大,加上这里是男女在汽车内玩游戏的圣地,线索实在是太多了,小心翼翼的凶手留下的痕迹很难被辨认出来。

    根据双卡口监控视频,外加时间推断的办法,昨天凌晨两点左右,可能有七辆车在杨梅林内。左罗开始走访这些车主,但没想到吃了闭门羹。

    一般来说,家境普通的年轻人,通常在婚前很难有能力去购买汽车。婚后数年或者多年后,和妻子的感觉多为平淡,缺乏激(动)情,多有孩子,不会凌晨两点左右去杨梅林。去杨梅林玩汽车游戏,或者是家境殷实的未婚男女,或者是已婚的较为成功的男女。后者是不会希望自己玩游戏的事被配偶得知。

    左罗只能耐心打电话做工作,说明会为对方保密。而苏诚不参与走访,走访太累了,苏诚专心看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