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灵异悬疑 > 归向 > 3.12 目标威斯特
    十个小时后,当太阳日上三竿的时,

    偷渡船已经远远离开了海港,进入了地中海中。

    秉核走出了房间,走上了甲板。看到甲板上操船的水手看到了秉核到来,纷纷避开了,但是目光,都不约而同的看着,看着这个出现在甲板上的笑容。

    而几分钟后,十个小时前同意秉核上船的船工走上了甲板。

    这位船工身高不高,能够压服整个船上五大三粗的汉子毫无疑问是职业者。职业类型为水手(下位职业),在船体上能够判断水流,能够根据一根铁线,通过声波类魔法,判断水下情况。(作用类似于声呐。)

    当然由于职业等级的差距,现在这个船工使用什么魔法,秉核都是的能够敏锐感觉到的。

    看到这个船老大走上前。秉核露出了牲畜无害的微笑。但是眼睛中跳跃的矩阵光标,以及手腕上闪烁的荧光线条,标示着,秉核处于随时能发动的状态。

    船工看到秉核也愣了愣,在先前的黑夜中船工没有看清楚秉核的外貌,只是一个身高一米五小矮个,似乎感觉到秉核的年龄可能并不大。

    在这十个小时内,这个船工一直在猜测秉核的身份

    当时秉核给这位船工的感觉,像是犯了大案子,急切想要逃脱的超级大盗。

    所以在这十个小时内这位船工很是纠结。作为地下世界赚营生的他,忌讳招惹其他复杂事情。

    而现在亲眼见到秉核,这个船工更加懵逼了,然而在懵逼后,心里面则是凉了一大截。

    “绝不是什么江洋大盗,这是哪家的贵族少爷跑出来”船工心中苦涩且懊恼。对于这些黑道上讨生活的人来说,惹上贵族是不得了的事情。他现在有把穿往回开的冲动。

    然而,在船上的秉核,在夹板上上,悠然这甩着腿,迈着步走了过来。

    “请问我们是往哪开的”秉核一说话,让船工的额头上黑线。——这兴致盎然的语气,怎么听怎么都像是在家里面关的久,一下子摆脱管教的样子。这么跳脱的,欣然的人儿,是怎么都不应该的出现在偷渡船上的。

    船工整理了一下思路,陪笑说道:“这位少爷,我承认你的才能惊人。但是的外面的世界,并不有趣。”

    秉核则像是看透了船工的所有小心思,依旧笑嘻嘻的说道:“我知道啊,外面有黑,有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克服,你们这几天不用给我送饭了,我自己带了干粮。对了我等会到船舱下挑一桶朗姆酒(度数低的甘蔗酒,相当于可长期保存的淡水)别的就别管我了。”

    船工沉默,面前傻兮兮的这个贵族少爷,对船上的利害洞察后,用非常实在的语气挑明了说出来。——让这位船工这个无法拉关系套近乎,也无法的拂袖而去。

    “贵族哎,(道上)不想招惹却,又不得不打交道的一群人”船工心里默念道。

    而秉核虽然脸上挂着笑容,但是的目光中光标一直是锁定这的这位船工,并且声波音束,也是一直锁定着甲板上行的人,而秉核此时腰间中正挂着枪械。

    至于现在的和平的交谈过程中,秉核看似如同小白兔,其实不然。

    从一开始上船开始,秉核在船舱中,用声波术靠着船舱窃听了两个小时,而现在养精蓄锐来到甲板上,现在是预备最后的摊牌的。一旦交涉的彻底失败,难以合作的。那就就不得不动用次要预案。

    次要预案:武力解决船长和其亲信,同时的利益联盟的船舱内的一批偷渡客,在船上达到力量平衡,然后组织船员们继续这场航程。”

    如果不熟悉船舶的组织,贸然发起权利抢夺,在大海上漂泊,混乱无序,所有人失去信心,那么船舶上,此时秉核掌握的武力面对混乱,就算杀死百分之十的人,也会面临着疲惫后被偷袭的威胁。

    而只有掌握组织,让船上所有人觉得航程可以抵达目标,抵达目标后有希望,那么武力才能的完成最大限度的统治威慑。

    秉核期望的是,这位这位船工和他在船上的组织能够妥协,不要抱团对自己策划什么。

    在交谈中,这位船工似乎感觉到了秉核笑容背后的意思。他低下头,老老实实的在秉核的询问下,开始回答此次航程的内容。

    十五分钟后。

    在船长的船舱中,秉核靠在的船长的床铺上。这位船长的卧室还是挺干净的。

    秉核翻来覆去的看着,画满各种航线的的地中海地图。

    秉核吁了一口气,有些庆幸这位船长能认怂。虽然西大陆已经进入了蒸汽时代,但是大量的民用船,还是的一帆船为主。大型帆船无需燃料。带着足够的食物能够航程非常远。

    但是这对船长和水手的要求很高,他们知道海上洋流,以及每天风向的变化。在动力全靠风的情况下,也只有他们的才能将帆船运作起来。

    秉核看了看地中海诸多国度。以及海图上的最终标注的目的地。

    秉核诧异的问道:“去威斯特?不是去罗兰吗?”

    秉核在窃听的时候,听到船舱内的准备偷渡的偷渡客是去罗兰种地。但是现在这批蛇头们的实际操作很显然不一样。他们想去威斯特。

    这里面差距大了。

    罗兰公国在地中海东北海岸,是圣索克的盟国的,基本还算安宁。而威特斯公国,在罗兰王国西部的,威斯特西边就是奥卡帝国。从战略上来看,这就是奥卡帝国和圣索克帝国势力范围之间的缓冲区。

    其实不仅如此,威斯特的北边的更是日益强大普惠斯。

    两千年前在西大陆上强级一时间的希曼帝国名存实亡后,分裂除了多个公国,威斯特和普惠斯都是其中的一支。威斯特处于大国夹缝中,无法壮大。

    而普惠斯现在是近三百年和的奥卡人结盟,在奥卡人的技术支持下,以及自身的军国战争制度下,正在成长成的大陆中部可怕的军事势力。

    奥卡支持普惠斯,而圣索克就支持罗兰公国。——军事同盟对抗的性质非常明显。

    注:秉核出逃时候,罗兰在御苑家族订购军马,就是因为的,近几十年来的,罗兰王国在在阻挠普惠斯扩张。各种军用物资吃紧。

    所以大陆局面发展到当代,已经不仅仅奥卡人想要拿下威斯特了,北边的普惠斯更是想要吞并掉威斯特。

    要不是威斯特是钢峦家族控制。威斯特公国有着大量的棱堡,并且这个公国的传承是堡垒,威斯特早就被灭掉了。

    嗯,为什么威斯特有那么多棱堡呢?当年奥卡人在东方崩盘。西大陆反奥卡联盟,为了遏制奥卡人的,所以帮助威斯特建造的。

    政治军事局面如此局促,造就了威斯特国内情况非常糟糕。

    并且由于战力不够的,虽然有着地中海交通十字路口地理位置,商人们都不愿意来这个高战争风险的地方投资,因为在这里投资保不准一场战争就被临时征收物资征收光了。

    在西大陆其他国家的对威斯特的支援也敷衍了事。

    同方向对比,北边的普惠斯,三百年前在奥卡人最虚弱的时候站队在了奥卡那边,奥卡人为普惠斯提供了大规模技术支援,蒸汽历依赖最宝贵的物资的,机械师成批成批的支援到普惠斯的工厂,而宝贵机械控制者的派遣了二十多个。

    而威斯特这边这三百年来得到了大量的口号支援的,实际上骑士,机械师,支援根本没有。圣索克上层有自知之明,这个战略要点随时要崩盘,根本支援不了。

    由于军事吃紧,只能压制本来就很脆弱的农业经济。国内的种植业农民几乎是消耗品。

    蛇头们这艘船开到威斯特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把圣索克这些讨生活的农民卖过去当农奴,而威斯特的农奴和月陨山脉的矿奴都是不相上下的惨。

    但是威斯特的糟糕举世皆知,在圣索克内是没人想去偷渡的。圣索克随着种植园经济和机械工业经济圣索克每年都有数量不少的农民破产。他们要出国寻求活路。不是当牲口。

    所以蛇头呢,就在这方面扯谎。

    注:这帮的破产农民是凑齐了最后一点钱,卖到船票的,这些蛇头们收了偷渡客一份子前,然后下船卖人,能够收另一份钱。——心黑的很。

    注:地球也一样,偷渡船蛇头承诺将你送到美国,你到了美国也许在贫民窟刷盘子,亦或以黑户的身份在黑工地干重体力活,亦或是在红灯区给老鸨赚钱。

    在了解情况后

    秉核用非常怪异的目光看着的,这位船工。那眼神的意思是:“你还是个人吗?”

    似乎是秉核嫌弃的眼神,弄得有些受不了。

    这位船工苦笑的说道:“少爷,其实我们赚的钱大头,都是交给波轮家族。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做这种事情。”

    秉核想了想,有点恍然,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这个说法(继续表现厌恶,对自己在船上的安全不利)

    这种私港口生存不易,上下都要打点,而打点的大量金钱缺口,也就只能昧着良心,用别人的血肉来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