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灵异悬疑 > 归向 > 6.19 海峡之中
    蒸汽历1029年5月19日下午4点,秉核重新赶到了海岸线。在返回海岸线的过程中,坐在火车上的秉核频频用电波和海蟹港的港口进行沟通。

    而在海蟹港内充分待命的潜艇编队在得到秉核的命令后,迅速开始了行动。潜艇几乎倾巢出动。

    本次作战中潜艇在19日才主动进攻,这是因为技术限制的原因。

    在这两年前,秉核在威斯特的潜艇计划是以四百吨的技术参数为目标。但是实际上由于威斯特的工业基础太差,工人熟练度不高,在1029年初,海蟹港的工人只完全掌握了两百吨的潜艇制造。

    整个威斯特港口只有三艘四百二十吨的潜艇,这三艘大吨位潜艇是蓝寸反复检查工作步骤后才通过的。如果脱离了机械控制者的技术指导,海蟹港口的工人在短期内就无法掌握更大吨位的潜艇制造,所以只能量产两百多吨的小潜艇。

    而两百多吨的作战潜艇,和一千多吨的作战潜艇,战力有什么差别呢?其实,只要能抵达作战位置进行潜伏遭遇到敌舰,对水面舰艇都有巨大威胁。

    两百多吨的作战潜艇由于吨位小、噪音小,更难被发现。二战中,很多小潜艇都取得了不错的战果。

    但是,两百多吨的潜艇航程太短,使得其无法在远洋部署,只能用于近海防御。而海蟹港两百多吨的作战潜艇自持力是十天,满打满算是十五天。

    在秉核的筹算中,指挥官给潜艇布置的战役任务只有五天的时间,剩下的时间是必须留给潜艇艇长的,让艇长把全艇的人安全带回家。

    由于小潜艇自身的局限性,以及秉核战略上的大胆,秉核对战役中奥卡人舰队的动向信息格外重视。

    在关键的时间,在关键的海域,必须将足够量的潜艇部署下来,给敌军致命的伏击。

    【21日晚上7点。秉核抵达双丘海岸线。】

    在山丘上的临时基地内,尘迦正在为秉核卖力的扇风。

    由于需要观察海面上奥卡蒸汽舰队的烟柱,秉核每隔十五分钟就将领域展开到十五公里,体温的升高让秉核不得不脱掉机械服,穿上单薄的夏装,然而全身温度依旧是有些高。在艳红的皮肤下,法脉一闪一闪,尘迦一直盯着秉核身上这个现象看的不停。

    此时秉核则是极为专注的看着作战地图,拿起笔再一次在地图上标记了舰队的位置,然后操作无线电台电波,用领域在天空中将讯号发送出去。

    这些标记在地图上显现了奥卡蒸汽舰队出港的航迹,而这条还在地图上延伸的航迹,最终会进入地图上一个红圈内。

    红圈的位置——虎口海峡。

    虎口海峡是这个世界地中海和西北大洋的连接口。奥卡人在九百年前崛起,控制了这条黄金水道时,就在两侧修建了海上要塞。海上要塞一共十五门超级巨炮,强大的射程刚好可以封锁虎口海峡最狭窄的五十公里部分。此后再没有任何舰队能够夺取奥卡人在这重要战略位置的控制权。

    然而也似乎正是因为虎口海峡是奥卡人心目中的绝对安全区域,奥卡帝国的大舰队在通过这里时并没有进入战区的警惕。

    21日晚上11点,八艘吨位超过万吨的战列舰,以及三十二艘各式小型战舰组成的钢铁阵列,扺达虎口海峡东侧。战舰内锅炉开足马力输出功率带动船轴,上万吨的舰队在海水中劈开波浪。在战舰尾部,白色的水花在海面上分开,拖出了几十公里长的八字浪花。而战舰烟囱同时喷射出烟柱。工业巨兽们一路南下,彰耀着帝国的武力。

    在四百公里外看到大舰队踪迹后,秉核通过高空飞艇立刻将信息发送给前线,而前线一艘在海面上释放通讯浮标的潜艇接收到了信息。

    整个潜艇群得到有关奥卡人舰队数量、舰队排列顺序、通过海峡的阵型等重要信息后,柴油机熄火、收起通风管、电动机打开,在水下进行了临战状态。

    水下舰队靠着水下声波代码开始协调,很快组成了数个打击编队。

    【水手有新魔法来辨别海水中的声音,但是水手的这项技能是风帆时代的技能。】

    然而时代在进步,风帆时代是没有船舶发动机的。而在蒸汽时代,水手站在蒸汽动力使用新魔法,是根本没法听到潜艇的。因为他们所在的船舶螺旋桨的噪音本就极大,这就相当于坐在启动的拖拉机上,无法听清几米外的人说话声。

    现在大部分民用海船和渔船都还是风帆动力,水手职业普遍没淘汰这个技能,但是在战场的钢铁蒸汽动力船舶上就没多大用了。

    要侦查水下潜艇只有两种技术

    第一,驱逐舰、护卫舰,采用一条线拖曳着的声呐,让拖曳式声呐远离自身的噪音源,以便侦测水下。

    第二,大量的反潜机,大范围的投撒声呐浮标。潜艇一旦上浮,浮标立刻发送信号,反潜机立刻飞过去。

    当然,两套反潜体系奥卡人都没有,于是耿直撞上了秉核为其精心准备的海狼模式。

    一年前,奥卡人的海军官僚们在得知水下存在威胁,看到报告上潜艇的种种缺点后,认为其适用范围极小,而且威斯特本国的势力也只是将潜艇当成恐吓手段,这些海军官僚们就付之一笑甩到一边去了,丝毫没有想过制定预案,来应对某些情况下可能发生的特殊情况。

    往日官僚们的不作为,造成了今天严重的后果。

    5月21日11时34分,澜涛大公站在了自己战列舰的舰桥上,展开了领域瞭望四周。他今天晚上格外心躁,睡不着,所以走到舰桥上,进行舰队领班的工作。

    看着夜晚波涛起伏的海面,听着波浪撞击船首的水声,独自一人的澜涛大公陷入了思考。

    “半径一千米范围的内球形领域空间,二十公里的观察范围,这是堡垒的标配。在近百年来,随着远程武器的出现,堡垒的作用渐渐不如将军和权柄那么有效。奥卡帝国的堡垒集体选择了和战列舰组合,利用主力舰的舰炮,装甲以及舰船独有的机动,捍卫堡垒职业的地位。饶是如此,在大陆诸多贵族眼中,堡垒的没落已经成为趋势。

    但是现在,特立独行的孩子用自己的惊人之举,嘲讽了我们这些堡垒,我们在工业技术上目光短浅。”

    “电子控制飞艇”

    “遥控弹头”

    “电遥控无人飞机”

    澜涛大公默念着此次战争中出现的新生事物。他敏锐的政治思维联想了许多方面。

    “未来二十年大陆军事技术将出现巨大变革。堡垒的战力大幅度的增加,那么匹配的政治权利也将大幅度增加。届时堡垒们无需靠舰队,无需靠着要塞,也能成为军事核心,保障政治地位。那么……”

    澜涛大公眼睛亮了,他扶着战列舰的主炮,对着炮管拍了拍。突然间,他的余光看到远处海面有几条直航水花。这位大公陡然一惊,他打开了多个视觉观察魔法,仔细观察海上。

    几秒钟后,大公通过领域对周围的舰队发送了通讯警报“注意!全舰队,注意!鱼雷!北边!有六个!”

    防御水雷的方式,是降低船速甚至停船搜寻海面,用水枪制造的水流将水雷吹走,然后用机枪引爆。而防御鱼雷,则是提高航速,然后用大转向规避。所以在遇到鱼雷攻击时,舰队的编队会迅速的变化。

    狼群在猎杀的时候,往往喜欢让一两头狼在一旁发起佯攻,将目标驱逐到自己队友埋伏的方位上。

    澜涛大公所看到的鱼雷,是四艘潜艇的佯攻组发射的。

    因为水面部队在遇到袭击时,不知道水下情况,往往第一反应是按照教条进行转向规避。

    当佯攻方向发射的鱼雷成功吸引了奥卡人的舰队集群注意力,大量驱逐舰机动赶到主力战舰受袭的侧面,试图帮助主力舰挡雷。而船长(中位职业者),也都指挥船员们观察远方。

    只是他们不清楚,其实现在对奥卡舰队真正致命的威胁却是在另一侧。

    大量收起通风管、纯靠电池前进的潜艇组成猎杀编队,正悄无声息的等待着帝国舰队编队主动靠近埋伏圈。

    相对于航迹明显的第一波鱼雷,这波主力猎杀的潜艇,使用的是银锌电池动力的线导鱼雷。重量一点五吨,战斗部三百公斤,属于一击必杀的重武器,而且没有气泡,航迹隐蔽性很高。

    十五分钟后,当第一组佯攻的鱼雷被舰队避开后。

    澜涛大公踱步在主力舰的木质甲板上(木头下面还是钢壳,木头是为了防晒隔热)。在遭到鱼雷袭击后,澜涛大公在领域中不断观察周围情况。

    在历史上,整个虎口海峡三百年内没有遭受任何攻击。两侧的瞭望塔和炮台更是能够阻断舰队。然而现在,奥卡却在这个看似绝对安全的区域遭到了鱼雷的攻击。这让澜涛大公惊躁。

    “他是堡垒,但也是天分惊人的机械控制者。”舰桥内澜涛公爵反复念叨着这句话,想要通过这句话点醒自己千万不要忽略什么重要的东西。

    他时不时的抬头看看海面。但是在夜色中雾蒙蒙的海面上,这位堡垒没有察觉到浪花中的藏着的潜望镜。

    澜涛大公开始重点关注自己一千米范围内的水下情况。

    突然间,这位堡垒脸上大惊失色,他的领域发现,水下有三个鱼雷已经突然窜入了自己领域范围。而这些鱼雷开始逼近战列舰。

    注倘若船上的每个工作位置都有信息化显示设备,指挥官澜涛将领域中看到的信息,准确清晰的传给副炮位置,那么副炮用机关炮进行扫射,还能有挽回余地。

    现在银锌电池鱼雷水面航迹极小,只有堡垒领域能发现,副炮位置上的士兵们很难看到。就算操控火炮也打不到正确的位置。

    最终,在撞击前的最后一分钟,这位堡垒在通声管前不断叫骂的过程中,所有水手等到这条鱼雷爆破。

    “轰”的一声,整个船体宛如被海底巨兽拱了一下。随着嘣的一声巨响,巨大的空泡从水下隆起。

    船舷直接炸开,巨大的水浪迸射到甲板上。而舰体剧烈的颤动着,在甲板上的士兵全部因为震动而跌倒。

    大公在甲板上退了几步,又立刻站稳。然而在站稳后,他来到干舷旁边,低头看着自己战舰的侧面。他看到绝对圆形的水面震颤区域正在缓缓的扩散,而船侧被撕开了一个近乎十米的巨大裂口,海水汹涌的灌入船体中部。

    正当澜涛大公低头看着船下吞涌而入的水流,此时左侧一点五公里的地方也出现了爆炸的闪光,让大公不禁立刻抬头看向那个方向,而那里是另一艘战列舰的位置。

    随着那地方的爆炸声音传过来,澜涛大公陡然转身指着西北陆地方向,气急败坏对空气骂道“枪焰秉核,你,你!”

    而一旁的水手则是连忙把这位情绪激动的大公拉离干舷处。

    【蒸汽历1029年5月22日0点时刻】

    威斯特使用大小吨位不等的43艘潜艇,在虎口海峡附近,对奥卡人的北大洋增援地中海舰队进行了伏击。

    第一波鱼雷攻击的结果,四艘战列舰被重创,其中两艘直接沉没,其余两艘龙骨出现裂纹,回到港口也是报废。

    同时还重创了一艘五千吨的重巡洋舰,以及一艘运兵船。

    随后在整个舰队搜寻中,又触碰到了四枚潜艇释放的水雷,三艘驱逐舰沉入海底。

    包括一位堡垒在内,一百二十七名职业者在攻击中身亡。这是奥卡海军三百年来最大的损失。

    而威斯特在战役中没有人员伤亡损失,这次军事行动唯一的损失是,返航时一艘200吨级潜艇的内部由于冲马桶操作不当,导致艇内大量浸水被迫弃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