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灵异悬疑 > 归向 > 8.6 斩将
    树叶镇,城镇建筑布局如同一片树叶,一条主街道和无数分街道如同树叶脉络,故得此名。

    海拉人东线部队,四个师团以南北向横排了十三公里,驻扎在了树叶镇附近。

    当天夜晚八点,在海拉人东线部队进行战前修整和预备展开的前夕,就在树叶镇东南七公里外的土路上,秉核的突击部队也抵达了这里。

    在圣索克,秉核苦恼旧制度,但是世界是公平的,因为现在,海拉人的部队也不是全面跨入新时代。

    电气时代的军事建设,需要的是一整套完善的制度,来完善复杂的作战体系。不可否认海拉人在本次战争中灵活运用了骑兵和坦克,但电气军事时代绝不是少数天才军官,运用一两个先进的点子,就能跑步进入的。

    二十一世纪的非洲国家,尽管在欧洲和亚洲都有留学生,但是他们回国建设军队后,非洲的军队依旧是低水平。不是他们学得不好,而是社会形态使其诞生不了战力强的部队。

    例如现在树叶镇中央的大宅院,衣着鲜亮的海拉人军官进进出出,而且还有大量的人员站岗防护,这就是封建时代军官残留的习惯。如此明显的错误,这是一战后期欧陆指挥官都不会犯下的。

    社会没有近现代化,基于社会的军队体制,总结出现代化作战经验——二战后现代社会的以色列对依旧停留在近代社会的中东诸国“以弱胜强”的例子更明显。

    龙卫兵座舱中,秉核看着七公里外田园封建做派的海拉人军官们,莫名的松了一口气,打开通讯,就着地图对自己麾下的战士进行战术介绍“晚上八点,我们先突袭他们右翼的军团,我方的汽车会运送四百发导引弹头进入阵地。我方将在完成突击后,绕一个圈子,从东南方向进入城镇中心。最终目标是这里。”

    秉核在地图上标出路线,最后重重的点在了镇子中最大房子上,醒目的红点提醒着所有人,这是本次任务的最终目标。

    三号突击组组长重明看到秉核标出的突击路线后,用保守的语气说道“冕下,这里是对方机枪阵地布置最多的地方。”

    秉核“我们第一次突袭,海拉人并没有足够的戒备,虽然在这里布置了大量机枪。但是,道路上没有弹药推车运输的痕迹,我可以推测他们的防备非常松懈。而我们现在有足够的导引火箭弹,今天晚上我们做坏孩子,去捣他个天翻地覆。”

    秉核佐以观察到的证据说服了这些战士。

    圣索克这支纯职业者队伍开始检查龙卫兵机甲的各个装备设施,这些检查项目包括发动机,武器舱,自动转向舵,等四十多条复杂的自检步骤。

    当然队伍中有秉核这位机械控制者在,战前装备的保障非常好。

    【夜色降临,树叶镇东南角三公里外,冰霜第四十二师驻扎地,木质塔楼上】

    两位士兵背靠着木栏正在插科打浑,吹嘘着战后发财要回家干什么,而另一位则是鄙夷着年轻新兵的想法,谈论着圣索克的女人如何如何水灵。他们拿着商人手里抢过来的枪焰领地地图,商量着要优先搜刮哪里。

    突然有一个人疑惑的抬起头,问道“这蚊子的声音是不是有些大?”

    紧接着另一个狐朋狗友则是从木栏杆后站了起来,不经意的朝着远方看了看,原本漫不经心的目光在几秒钟之内变了。

    好家伙,数十个光点正在靠近,这是从远方打过来的火箭弹。

    先前的蚊子“嗡嗡”,则是远方地平线上,龙卫兵翅膀根上震爆发动机的声音。

    塔楼上的士兵甚至没有来得及敲响预警铜锣,所在的塔楼直接被火箭命中。

    导引火箭弹飞抵上空二十米后直接空爆,白磷和铝粉犹如天使的羽毛展开,在冲击力下拥抱塔楼。而不到一秒钟,整个塔楼木质材料上喷射出了一个个明火,跳跃的火苗立刻将整个塔楼变成火柱。当然,被覆盖的人则是惨叫,不断翻身试图灭掉火苗,却让火苗在全身扩散。

    而此时远方的龙卫兵列散开了队形,分成了三组,每一组四架机甲,队伍突击的时候显现出了优良的协同性。

    工业时代军队战力的核心就是协同。——协同体现在各个方面,例如军姿战列就是最最基础,走好方阵的不一定是好军队,但是连方阵都走不好的,那绝对不是正规军队。

    如果在训练场上,连配合队友统一动作的正步都做不到,那么就更别提在战场上快速进入最近的战斗阵位和战友默契配合。

    海拉人此时的表现明显达不到现代化军队的水准。

    在秉核的第一波火箭弹袭击后,在海拉人的军队中除了少数骨干,下意识的寻找武器执行反击,大部分人都处于一种极度混乱状态。在军营中,有的跳入粪坑寻找掩护,有的在装甲车后面躲躲藏藏,更多的时大喊大叫对着周围乱开枪。他们的无序举动,反而让海拉军队中想作为的人,无所作为。

    而秉核这边,由于人数少,指挥级别明确,信息装备优良,第一波导引弹袭击后十二秒,营地的四个方位的铁丝网上,四组龙卫兵机甲从四米高的天空中飞跃入营地。

    而就在龙卫兵机甲踏入营地的时候,第二波导引弹也刚好抵达。

    第二波导引弹火力打击,是向内延伸。

    秉核的领域对第二波导引弹,进行了粗略导引、

    五十七发导引火箭弹短时间内从十五公里外发射,抵达各个小组龙卫兵的控制区域。——秉核只能做到如此了,无法在短时间内为如此多的导引火箭弹做更精确的导引

    不过秉核信息链统治下,每组龙卫兵的骑士指挥官则是能及时接手火箭弹最后末程那几百米做了精确导引。

    在短短七秒钟内,五十七发导引弹,在秉核和三个小组龙卫兵骑士的接力控制下,准确地落入了前方的一栋栋房屋,将一个个高处火力点全部拔出,为龙卫兵的冲锋提供了完美的掩护。

    当秉核的军团进入海拉核心阵地的十几秒内,海拉人营地一切的反击都被瞬间压制住。一切威胁都被精确消灭了。

    接下来就是如入无人之境打击。

    而在黑夜中秉核队伍的突击就像海面上起伏跳跃的海豚,在地面上拉出了一条条起伏的弧线。每一条跳跃的弧线长五十米,最高四米,最低则是接触地面。

    当龙卫兵处于起伏线的低谷区域,是启动震爆加速,通过跳跃和短翼来到高处后,则是震爆加速器降速,到达高点后对周围进行开火,但是开火持续数秒后,飞行器就再次贴近地面逃脱锁定。

    少数海拉人职业者试图抬起枪锁定一个龙卫兵,但是刚刚瞄准开火,就被弧线避开了,而这些开枪的职业者立刻暴露,被其他飞跃到波峰处的龙卫兵从四米高的高空一顿扫射,顿时被打成筛子。

    宛如古代重骑士冲击农民军一样,仅仅在七秒钟的时间内,秉核的战队就冲击到了这个师团的指挥哨。

    在这个军官帐篷中,一共四位中位职业者,一位高级骑士、两位瞄准者、一位医牧师。

    两位身着高级军官军服的瞄准者,迅速启动了瞄准类魔法,试图拿枪反击,但是下场就和轻步兵试图对抗武直一样。龙卫兵机甲毫不犹豫的将机枪对准了这两位螳臂当车的中位职业者,两人当场被命中三十多发子弹,直接陨落。

    秉核将龙卫兵机甲翅膀变成了挡板减速模式,高级骑士启动了液甲术,面对一吨重的机械怪物,渺小的他拔出了战刀想进行阻拦。而秉核非常尊重这位战士,甩出了龙卫兵机械尾部的棱锥。

    重四百克的机械锥,在五米的机械尾甩动中,有着巨大的冲击力,轮起来起来能够轻而易举打穿零点八厘米碳素钢板。而现在几乎是大锤抡布娃娃一样,将这位高阶骑士直接钉在了土墙上。

    这位骑士绝望地看着这个邪恶的机械怪物,他举起了枪口对准了秉核座舱最前方的装甲板,砰的一声扣动了扳机,子弹在装甲板上迸射出火花。

    装甲板上跳跃的火花没有伤到机甲,却让让秉核将龙卫兵的座舱两侧的枪械伸了出来对准了这个骑士。随着枪口冒火,弹壳落地。

    这位骑士喷射出来的血液鲜红。秉核控制着龙卫兵将机械尾巴拔了出来,骑士的尸体在土墙上软软的瘫了下去。

    秉核打穿这个师团的指挥部后,在五分钟内,其他小分队也分别完成了任务,分别干掉了弹药储存的车辆,并且朝马厩扔了八个榴弹(钢珠破片空爆),在燃料车子上投掷了燃烧弹。这个师团的重要作战机构,如同被尖针刺穴一样,被精准地打掉了。

    而在七分钟后,秉核信号指挥所有龙卫兵机甲撤离后,这只师团还不清楚自己遭遇了何等打击,中下级军官们带着部队在混乱中忙碌的相互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冰霜第四十二师仅仅是一个开始,海拉人现在的先锋部队一共有四个师团,相互间隔三到六公里。

    秉核刺穿了这个师团,立刻朝着北方四公里外第二个目标进发。

    【秉核突击四十二师团时,装甲师团驻扎树叶镇中,在原镇长的宅院内】

    晶崔将军正在观看黑海南岸的军事地图,他听到了外面远方的爆炸声音,走出了帐篷外。

    刚好看到了他的侧翼处的师团,在夜色中遭到了袭击,作战经验丰富的他,立刻命令军队警戒,同时命令一个骑兵连队集结去侧翼进行情况了解。

    然而这位将军怎么也想不到,侧翼的部队在遭遇突袭后,五分钟之内就被打穿了,现在正朝着他所在的驻扎地赶过来。

    晶崔指挥官在夜间命令骑兵连集结,足足花费了十分钟。在这个时代,没有班组无线电通讯,在黑夜中,传令必须靠吼和哨声。

    所以为了让哨声和命令有效传达,是不准许部队大声喧哗在军队里干扰的。

    而海拉人是封建部队,维持纪律的自觉性比二十一世纪军训的大学生还不如。

    封建军官为了在夜间杜绝喧哗,只能让每个连都停留在营房中宵禁,如果哪个帐篷内发出声音,让宪兵直接去高压惩戒。

    各个帐篷内的士兵,听到不属于自己队伍的哨声都是要呆在军营中,绝不准外出。即使营房门外面的马蹄和哨声剧烈,没有命令,头都不能伸出来。

    因此海拉人的军事组织,面对龙卫兵夜间的短促突袭,营地数千人的人数基本上是起不到作用的。

    晶崔将军下达命令一分钟之后,营地外围响起了燃油发动机轰隆隆的声音,以及导引弹发射的声音。

    躲在帐篷内的士兵,听到了外面混乱的喊叫和爆炸,乱哄哄的跑了出来

    因为当军营乱到一定程度,宪兵都没法出声时,士兵出于慌乱的本能,不可能停留在狭小的帐篷内等待外界裁决。

    不过,他们跑出来后,也依旧不知道黑夜中敌人到底在哪里。

    他们看着龙卫兵在半空中滑翔变向扫射,在面对这个轰鸣的机械怪物时,大多数人选择趴在地下,单纯躲避。

    这些士兵趴下躲避不战斗的选择,是出于这样的心理与其在高难度的任务上失败,还不如做一些简单的任务。

    只是现在夜袭中,还没有什么简单的任务,没有简单的敌人,只有少数超难度的敌人。

    所以在大部分海拉士兵还在犹豫和侥幸的心态中寻找简单目标时,龙卫兵很顺利朝着这个军团的要害地区进行破坏。

    三分钟后,在树叶镇最大宅院中,秉核撞穿了篱笆,来到了晶崔将军面前。

    机械尾贴地和双足组成了三足支点,在地面上滑行刹车,同时开枪,将这个将军周围最精锐的卫队直接扫杀了一大片。

    而这位将军则是在地上翻滚了两圈,拿起了反器械枪准备反击。但是刚刚蹲下,使用观察魔法对准机甲,就被另一个突击的机甲掠过。

    这架龙卫兵机甲直接展开了圆弧且锋利的边缘,把将军的头颅给切掉。

    完成切人头操作的是重明。作为统帅过轻骑兵的军官,在追击中利用骑兵的冲击力用骑兵刀划开敌人头颅是职业习惯。

    看着飞滚到墙边,还弹了一下的人头,座舱内的秉核对重明发送了一个ok讯息。

    两人检查了宅院中是否有漏网之鱼后,立刻控制机甲朝着这个师团其他要害区域进行突击,两人甚至不知道,自己刚刚已经成功斩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