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灵异悬疑 > 归向 > 8.7 龘龘
    蒸汽历1030年七月三日夜间九点到凌晨四点,这七个小时对枪焰家族的新生兵种们来说是很疯狂的七小时。

    树叶镇为中心,四十公里范围内。龙卫兵突击兵团,对海拉人的军队发动了六次突击。

    在第二次突击中,就已经斩了海拉人整个集团军的将军。

    第三次突袭就歼灭了剩余的军团指挥官,而后面三次打击近乎武装镇压。在四日凌晨,太阳还没有升起的最后一次突袭中,海拉人四个精锐师团在无与伦比的恐惧中崩溃了

    在早上五点半,当曙光从天边洒向大地,龙卫兵战队驾驶机甲加力飞到了四十米的高空中观察战战国,看到了海拉人的先锋军团出现了溃败的场景。

    那些圣索克的骑士以及那些高阶士兵们被巨大的成功冲击得很是飘飘欲仙,

    上午八点,某辆皮卡车上,

    圣索克重明站在车顶上瞭望几公里外几万人漫山遍野散开逃亡的场面,对一旁参与行动的同僚高兴声称“这是骑士的胜利。”

    御兽历时代,有单骑破开军阵列的著名骑士。那个时代,强大的骑士被各个王国礼待,但随着火器时代到来后,被迫蛰伏。当代的骑士们只能在传记中追忆这种荣光。

    而今天晚上这种冲击师团级军镇,让这些军事贵族们从心中感觉到了新时代的幸福。

    重明在自得中扯了这一句后

    似乎是觉得有些得意忘形了,他瞅了瞅一旁从机甲上走出来的秉核,立刻恭维的补充道“今日荣耀归功于秉核冕下的骑行。”

    重明小心观察着秉核,战争的胜利让秉核领导地位高度稳定。现在已经没人无法在队伍中干扰秉核的话语权。

    甚至重明自己在心中也无可遏制地生出了宣誓效忠的心思——作为帝国境内最有魅力(擅于经营财富),同时武力强大的少年上位职业者,数千年前诗歌中传唱的英雄莫过于此。效忠于秉核的前途广大。

    然而秉核现在似乎并没有因为战争的胜利而兴奋,而是非常平静的抱着薄薄的毯子来到皮卡车的后座,示意一旁的人“自己要休息”,然后就卷着毛毯进入了梦乡。

    【秉核只休息了五个小时,因为夏季闷热,就醒来了,醒后立刻打开了自己的领域视角对战场进行了观察】

    然而在看几分钟后秉核就焦躁且无奈的抱怨道,“该死,兵力不足,不足”

    虽然在凌晨的突击后,海拉人的部队已经出现了溃散的迹象,但是在第二天下午三点钟,似乎又恢复了秩序。溃散的海拉人又开始聚拢。

    这让秉核很是懊恼,如果自己手头上有一只骑兵部队,哪怕只有三千人,就能彻底打散这只部队。然而现在却只能坐视这只军队恢复秩序。

    一旁的斯洛特问道“冕下,这次武装测试非常完美。事已至此,请您不要懊恼,战争结束后,我想陛下一定会弥补枪焰家族的损失的。”

    秉核扭头看了看他,伸出手将额头上被汗水黏着的银色发丝抹到了一边,用上认真的语调说道“这场战争,我并不是为了枪焰家族的爵位而战,而是为了还诺。我回国时对很多人做出了许诺。

    虽然战争是大家公认的客观风险,但是我不会随随便比就逃避承诺。

    现在无论谁想要让我失言,就要做好和我死磕的准备。哦,对了,你们放心,我也答应了你们,你们的利益,我也都记在心里。”

    【海拉人东线军团部队内,之所以在混乱中稳定下来,是因为五位高位职业者的抵达】

    分别是两位堡垒、一位权柄、两位将军,带着军队聚拢了前线溃败的部队。

    这五位高位职业者,现在正在为四号凌晨,东翼军团在昨夜遭受的重创感到震惊和费解。

    在营帐内,面对跪着的一排中低级军官,堡垒轮格斯大发雷霆“敌人到底是什么样子?什么恶龙,魔鬼,把情况给我说清楚!”

    四日凌晨的一系列突袭战中,给整个海拉人东翼军团带来的不仅仅是指挥官死亡,弹药以及物资的损失,还有恐慌。

    人类在恐惧中根本就无法仔细观察,在事后回忆就会凭借感觉来描述。这些士兵描绘的突袭场面非常荒诞。

    败的海拉士兵在描述秉核的龙卫兵的时候,至少将龙卫兵的体积扩大了一倍。同时在恐惧中脑补出尖牙利爪,喷射火焰,嚼碎人头骨的画面。并且由于龙卫兵是不断跳跃闪烁出现,所以这些被吓傻了的文盲士兵,在数量的描述上将龙卫兵的数量扩大了十倍。

    溃兵们的私下传言,影响到了整个军队的士气。增援军团抽出了精干人员进行了联合调查。

    【在七公里外,艾格斯将军带着人围绕着的残破燃烧的营地进行调查】

    这些军中老手推测当晚的情况是遭到了导引火箭弹的轰炸和骑兵突袭。但是在判断骑兵的规模时,却没有有找到相应的脚印。而是看到了龙卫兵长程跳跃留下的痕迹。

    五十米一个步伐的钢铁双足在地面泥土上踏入能够锄出半米的痕迹。在石子路面上甚至凿出了十厘米深的痕迹。在傍晚骑着马赶到现场的将军们,看着地面上的痕迹,脸上是满满的严肃。

    【下午四点,海拉人的四位高位职业者们通过电报进行了一次联合商议。】

    轮格斯“枪焰家族掌握了一种战服技术。可以有效地弥补机械控制者体力不足的缺点。很有可能是将这种技术运用到了战争中。”

    艾格斯将军回应道“这种战服我听说过,非常难以制造,如果构建一百规模以上的军队,几乎是不可能的。”

    轮格斯皱了皱眉眉头,突然他听到了什么,在身上法脉闪烁的光芒中打开了领域。

    当领域张开后,这位堡垒目光看着西边说道“大家注意,他们从东边过来了,具体方位,三号坐标,十五点钟方向,嗯(停顿),现在向着十七点钟方向转向了。”

    【已经在昨夜尝到胜利果实的秉核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在发现海拉人的军团重新恢复秩序之后,准备再突袭一次。】

    而就在此时,秉核带着休息了一个白天的突袭队,抵达轮格斯的085,905,021三个师团附近,陡然发现,海拉人的队伍中出现了领域,而这个领域中一道道光束竟然开始锁定自己的队伍。

    深知自己是在刀尖上跳舞的秉核,在发现前方不对头,立刻命令队伍开始向西迂回去,企图利用龙卫兵背后西垂的太阳阳光进行掩护。

    抵达西边阵位后,重新开始靠近突击,在距离海拉军阵地两公里。龙卫兵部队已经可以清晰额看到一些哨塔将机枪口转了过来。

    秉核果断命令龙卫兵发射了挂载在机甲侧面的引导火箭弹对海拉人营地外围火力点进行压制。

    这是秉核第一次与正统堡垒的较量。当导引火箭单集群飞翔敌群时

    在轮格斯的领域上空出现了一个个喇叭,喇叭口对着地面,而尖锥则是直接指向了天空中的导引火箭弹。

    军营中哨塔上值守的士兵根据这些光锥导引,将机炮对准了这些导引火箭弹,在弹幕扫射下。所有导引火箭弹在上空五百米的时候便被全部引爆了。灿烂的爆炸中抛射的弹片,只打伤了军营外围的人,并没有对海拉人的火力点进行较好的压制。

    轮格斯的目光眯了起来,看着远方靠近的龙卫兵低声说“这样的领域?难怪。”

    轮格斯的半球形领域如同一个色彩斑斓的肥皂泡沫。随后巨大的镜面反射现象出现,将西垂的阳光返照到了龙卫兵冲锋的方向。堪比前方突然出了一个光污染大厦。

    在隔着三公里的地方,见到情况不妙,秉核忍住了冲动,咬了咬牙,对部队下达了撤离的命令。龙卫兵们甩了一下机械尾巴,机甲立刻集体变向绕了一个弧线,同时发射了剩余的火箭弹作为撤退掩护。——秉核“打不过就跑。虽然很不甘心,但是不丢脸。”

    而轮格斯看着轰然远离的龙卫兵机甲,眉头上出现了川字,现在他知道溃兵嘴里所说的喷火的龙是什么了。

    【十五分钟后,秉核在一辆皮卡车上,帮助三位士兵更换机甲上的零件,这三位士兵在撤离的时候机甲的一些模块被弹头击中,部分电子控制系统损坏】

    骑士们正在讨论刚刚的情况,同时也在悄悄看着秉核,能在数次战无不胜多次后,发觉情况不利,立刻果断下令撤退。这让的骑士们中再次深入的认识了秉核。

    自少年起锋芒毕露到了今天,秉核开始关注自己的不足。

    秉核发现,如果自己的束装领域和传统堡垒重合,自己的领域将被传统堡垒的领域严重干扰。而且龙卫兵编队之间严重依赖实时信息传递,如果在敌人营地中突然失去了信息连接,后果不堪设想。

    在某内河战舰上,将机甲卸在某临时改装的夹板上之后。

    被轮格斯用领域瞪回来的秉核不爽的敲了一下机甲。一旁的骑士们集体看着秉核,似乎是在询问秉核下一步怎么办。

    秉核抬头说道“更换模块。第一组第二组立刻休息,七点开始,轮流开始骚扰,不要多,就在外围打一发火箭弹就撤离。第三组第四组第五组为攻坚队,准备在凌晨4点和我进行一次突袭。现在返回工厂,我要为骚扰组和攻坚组的龙卫兵加载特定模块装备。”

    几个小时后。

    在简易的工厂中,一些机甲拆掉了枪械系统和榴弹发射系统,加大了翼面换上了螺旋桨发动机和火箭发射槽。

    而另一些机甲则是加大斜角翼面,加装了能短时间爆速的火箭助推器。

    龙卫兵系统在制造之初,秉核就思考过各种战术下,龙卫兵更换模块的设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