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灵异悬疑 > 归向 > 10.13 飞渡
    视角回到十几分钟前。在封锁线外,各种七杂八杂的记者撕毁了原本婚礼报告的文案,在现场的他们,用似乎接气都来不及的口吻进行着特别报道。

    如果不是现场的大兵们阻拦,他们甚至想要突破封锁区,打算将麦克风直接递到袭击者的嘴边进行现场采访。

    当红袍的孟虹和天蓝色士服的田镇在封锁线中露面时,这些翘首以盼的记者们不顾现场秩序维持者的警告,将摄像头对准了军队护卫中的红蓝新人。

    以至于现场的军人,直接抡起鞭子对这群没事找事的记者抽过去。——军官抽他们是因为担忧这记者人群中有人趁乱拿枪。

    而这群记者被马鞭猛抽,也没有放下手上的设备。这群媒体人当真是敬业。

    记者所在的安全区在一楼,而原本准备参加婚礼的贵族家眷们,则是在安全区的二楼,这些贵族的家眷中就包括了田镇的后母敫露心和一众田家内宅女眷孩童。

    在这场婚礼中,原本敫露心作为长辈要成为婚礼仪式的见证者,而那些内宅的少年们则是要作为婚礼上的吉祥童子。

    当楼下陷入镁光灯闪烁、马鞭狠抽的混乱。

    楼上的女眷们则是带着怪声怪气讨论,而女着玄鸟装,男着蛟龙服的少年们则是叽叽喳喳讨论着自己在意的游戏和动画。

    在这群孩子中,田海最先发现封锁线上被拦下来的苏鴷。这位在苏鴷离开田家时,最后仍不忘带队羞辱苏鴷的少年发现这一幕非常兴奋。

    他踱步到了阳台上,指着苏鴷,故意大声说道“咦,那个,田家放逐的家伙也来了。”

    而在他身边有各个家族的少年,在听到田海“神奇发现”的口气,不禁围了上来询问。

    敫家的一位女孩,随即好奇问道“放逐?那是什么人。”

    看到周围世家弟子,田海脸上的得意越来越盛,却故作‘不幸’道“哎,家门不幸啊。”

    最终在周围的世家子们再三要求下,田海开始介绍苏鴷作为私生子,在家族内好吃懒惰,被自己训斥,最后灰溜溜走出田家的事情。

    周围的世家子,也都津津有味听着,对田海果断“清门户,正门风”的举动纷纷称赞。

    孩子们讨论苏鴷的时候,安全平台上的田家女眷们则是讨论着孟虹。

    “我早就说了的,那个孟虹就是灾星,这不,你们看看,看看,老天都开眼了。”

    “招灾!”

    “克夫相!”

    这些擦着名贵胭脂水粉的女性嘴中吐出刻薄的语调。

    而在这个过程中,身为内宅主事人的敫露心自持身份没有参与讨论,但是她毫无任何制止的态度,就代表默许了内宅女眷们如此说法。

    敫露心身穿多子果(类似石榴)纹饰的衣服坐在红色的沙发上,她的掌心光纹正在闪烁。手指上一丝丝光丝伸出,而光丝衍入空气中,无色无形没入不见。她手指微动,宛如牵动遥控。

    是的,她在控制自己的讯鸟——一只会隐身的彩雀,这只彩雀携带窃听器,而窃听器的信号发送范围在五百米。

    敫露心推了推耳塞,几百米外田旺(将军)对孟虹的话,她都听的清楚。这种窃听,感知通明的孟虹和田旺都晓得。而田旺默许的,孟虹也知道,只是碍于面子无法说破。

    敫露心盯着数百米外孟虹因和田旺话不投机,走出指挥中心,身上梅红嫁衣因为怒气而摆动的样子。她的嘴角微微露出讥诮。

    然而数分钟后,当孟虹和田镇朝着封锁线上活跃摆手的苏鴷走去时,这个妇人目光一凝,控制着讯鸟再度跟了上去。

    然后呢,几分钟后,讯鸟的通讯突然断了。听到一半的敫露心猛然抬头,恰恰看到了数百米外腾起的火光。

    过了几秒钟,她才反应过来。顿时怒不可遏地说道“孟雉(侮辱词),尔敢如此!”

    这只讯鸟,可是敫露心在后院内宅闲极无聊时精心训练的,这些年独掌内宅的她在寂寞时和这个鸟儿相伴,此鸟在内院的地位堪比一些少爷。

    而苏鴷也自然是认得这只鸟,在育英苑时,可是小心翼翼避让了几个月呢。但是内院是内院,天地是天地。

    在烧完了鸟后,苏鴷瞥了一眼四百米外安全点内惊怒起身的夫人,心讽道“饲禽之人主育英之地?这是缺了社会的毒打!”

    在敫露心的毒视中,田镇、孟虹,还有苏鴷离开了封锁线。

    半个小时后,三人来到被劫持大厦东侧三百二十米的另一个大厦上。这个大厦楼顶现在是孟虹鱼肠部控制的据点。

    乘坐电梯直达大厦顶层,孟虹示意苏鴷接下来在掩体中行动。现在大厦顶部水泥矮墙下,一批射手们正在墙体上靠着,一位瞄准者正在用光线反射的术法,监控着对面的海天大厦。

    而在地面上可以看到鲜红的血迹,很显然双方在交火的时候,鱼肠部这地方有人受伤了。

    为首的队长在看到孟虹抵达后,勾着腰走过来说道“部长,对面的有大量瞄准者。他们打得很准,兄弟们一露头就会被他们集火。”

    孟虹顿了顿说道“现在开始不要开火,将调表对准,十五分钟后,听我命令行动。”

    这些人将手腕上的计时器都校对好后,孟虹扭头对苏鴷说道“你呆在这里,为大家提供信息。”

    周围的人的顿时将目光望向苏鴷。

    随后孟虹对田镇说道“你在这给我看好他。别让他乱来。”

    田镇再也受不了这猜谜的对话了“你们两个在说什么?虹儿你说吧,这小子有什么特殊?”

    孟虹自嘲的笑了笑“呵呵,特殊,有什么特殊?”随后抬头看着苏鴷,目光示意苏鴷自己说。

    苏鴷轻笑说道“没什么特殊的,我就是对周围区域的信息能够详细侦查。”

    苏鴷展开了显影术。显影术中显现了整个大楼,大楼中家具、人影纤毫毕现。甚至书本、地上的纸张都能随着放大显现出来,而二十四个匪徒的位置则是标红。这些匪徒拿着枪站在窗口上,亦或是在走道中。

    周围一片寂静。在深呼吸中,田镇看着这一幕,看着苏鴷,低声说道“果然如此?难怪一身傲骨。”

    孟虹剜了他一眼否认道“这小子从你家跳出来,不是傲,而是油滑!”

    孟虹看着脸上挂笑的苏鴷,用手点了一下苏鴷的额头“嬉皮笑脸的!是领域,就直接说出来,偏要转弯抹角显!现在在这里好好呆着,不要添乱。”

    苏鴷踮着脚,同时敬礼说道“你去准备吧。放心,我保证不会惹事生非的。”

    孟虹笑容中露出了不放心,对周围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不要放松。

    孟虹带着人快速下了电梯,换上了作战服,她准备在半个小时后,带着人强行突袭。

    而在楼顶上,苏鴷独自坐在一边,从书包内把东西翻出来。原本笑嘻嘻阳光的气质,现在变成了一丝不苟的机械师气质。

    而周围的大人则是在一旁悄悄地观察。十岁城池太惊骇。而面对这样闻所未闻的天才,他们暂无法确认该上前说什么话题。

    苏鴷扯下来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紧贴身躯却银光闪闪的战服,苏鴷套上头盔,拿起螺丝钉将头盔和战服领口对接。

    看到这一幕,田镇走上前来,轻咳嗽了一声开始展开话题“苏鴷,这是战服吗?好像刚刚制作。”

    苏鴷“是的。”在说话间,熟练地将一个个铝块插入背后的凹槽。‘咔嚓’一声能量块卡住后,苏鴷抬起头老练地对田镇推销道“一位高阶电子控制师做的,如果田叔想要,这件事了结后,我可以帮你联系制作人,收你熟人价,七万银币。”

    田镇勉强露出笑容,微微点头“哦,那,谢谢了。”

    咔嚓,咔嚓,苏鴷将背包内的一个双管喷射器安插在自己背部。这个喷射器大致是两个平底锅厚度大小金属板叠在一起的体积,内部是碳粉末。而苏鴷手掌上法术启动,空气中的氧气被抽离,进入喷射器中压缩。

    田镇看到这个背包,不禁说道“这是什么?”

    苏鴷专注于组装,没有抬头,则是反问道“叔叔,为什么领域法脉必须要叫城池呢?我觉得这个名字很狭隘呀。”

    田镇“这是百圣时代(西大陆宗教纪元)就存在的命名,立地建墙,收民建城。”

    苏鴷走到了地面上堆枪的地方。在对比了口径后,选择了两把速射枪械,然后从背包内的夹缝中拿出了四个香烟盒大小的盒子。

    撕开后,里面露出了银色的子弹。而在子弹内的结构是精心加工的,还有析金术做出的电路。弹头略小于速射枪械口径,在发射后会弹出尾翼,能够在领域控制下进行弹道弯曲。——当然,这种子弹的尾翼也是苏鴷特制的。

    苏鴷坐在顶楼台阶上,将枪械放在自己的腿上,金属色泽的手指一个一个地将子弹推上去(战服在手掌上都有覆盖)。

    而撕下来的锡纸,从机械战服包裹的小腿上滑下来了。苏鴷的动作是如此行云流水,让最熟练的老兵都自愧不如。

    以至于大家此时都明白,苏鴷此时拿枪已经违反了孟虹离开前的意思,却相互看了看,不知道该由谁来劝说。

    当田镇觉得不对,准备开口让苏鴷放下枪,保持安分时。

    苏鴷却先一步的开口了,少年的稚嫩嗓音却带着和年龄不符的潇洒“叔叔对孟阿姨是真爱吗?”

    被陡然问道这个问题,田镇张了张嘴,然后轻笑“你还小,不懂。”

    苏鴷继续说道“爱是自私的,爱有时候是要无视另一些人。爱是在左右为难的时候,为了她任性。为她忽视其他人设定的条条框框,只为她和自己的未来考虑。”

    咔嚓一声苏鴷将枪械保险拉开,朝着平台的另一侧缓缓走去。

    田镇见状站了起来,他想要拦住苏鴷。

    苏鴷的机械铠甲上发出了嗡嗡的声音,很显然是大功率启动了。

    苏鴷在路过田镇的时候用嘱咐口气说道“田叔叔,孟阿姨表面上很要强,但是她这个人外刚内柔,而且有时候有些蠢,你需要多关心她,多照顾她。”

    滴滴滴,顶楼上通讯器的铃声响了起来。

    那位瞄准者队长拿起了话筒,话筒中传来了强攻组孟虹的命令,这位队长应和后,扭头对平台上成员们呼喊“准备,准备,头准备强攻了,各就各位。”

    而队长扭头看着二十米外的田镇和苏鴷说道“那个,田公子,您和苏小天才找掩体躲起来。”话音刚落。苏鴷将身前田镇猛然一推。

    苏鴷朗声大喊道“给我闪开。”

    队长手里的话筒传来孟虹声音“李四,你那里到底怎么了?”

    这位队长忙不迭地说道“你说什么?部长(孟虹),有点小情况,我这里能够控——”他准备示意一旁的人拦住苏鴷,而苏鴷在平台上助跑的速度已经加速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

    孟虹“怎么——”她的话也骤然被掐断了,对讲机中只剩下惊骇的深呼吸声。

    在大楼顶端,苏鴷在平台上快速助跑加速到了六十米每秒,纵身一跃跳出平台时,速度达到了八十米每秒。而背部的火焰喷射系统也开始了打火启动。

    苏鴷这一跃,瞬间灿烂。十五个术法,从苏鴷全身两侧多处释放出来,法术之多,频率之快,只能用辉煌来形容。

    气流术,动态视觉,分离术,温度控制,神经控制术,这些几何线条的灵光让苏鴷在强光中朦胧不可直视。一些外放的观瞄法术,一簇一簇光线干扰法术,让苏鴷在其他角度上如凤凰耀世。

    两座大厦里的人无法欣赏这一幕。袭击者们急急忙忙地拦截,鱼肠部的人站起来火力掩护。所以在两座大厦之间,顿时出现了几十道观瞄魔法,

    而在这相互瞄准的交错线条中,苏鴷行之当空,煌煌灵光宛如纵星横空。

    在大厦下方掩体,穿着机械战服预备冲击的孟虹抬起头,数据头盔目镜后的眸中又惊又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