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灵异悬疑 > 归向 > 11.2 沙暴集团
    电气历656年。

    苏鴷在镜子中看着自己禾苗一样向上冒的个头,低语道“两年后我在社会交际圈内,就不会被人第一印象,就是视作孩童了。”

    苏鴷领域还有十八个月就初步成熟。初步成熟就意味着法脉稳定,能够频繁使用法术参与生产。

    苏鴷从镜子前转过身,看着桌面上的请帖,这些帖子是这两年来自各方的,其中最多的是学校的通知书,通知来上课,一个月一封,锲而不舍递过来。

    学校寄送的包裹也是最多的,其中包括书籍和考试卷。自从苏鴷每次都把试卷解答完寄回去,学校就开始频繁寄送书本和课堂作业,默认了苏鴷在家上学的事实。

    与苏鴷轻松闲适的死宅生活相比,赵宣檄在灵(苏鴷平等交流)的指导下忙得团团转。而这一年,赵宣檄十五岁,他成功晋升为将军。

    而如此年轻就成就上位,也让家族暂时终止了自己妹妹和当地的联姻;但是想要彻底摆脱家族对妹妹的染指,赵宣檄还需要获得更多的话语权,赢得家族的重视。

    所以在某个‘灵’的意见下,赵宣檄开始当家了,开始插手家族在当地的产业。当然,在调查了一圈后,当地的各项产业想要插手进去并不容易,在沿海,各大家族将各个经济领域垄断。

    也唯独只有海上贸易这个行业,赵宣檄现在可以凭借自身实力插手进去。

    说起来非常有趣,在八百年前,将军这个职业是陆地战争的核心,堡垒被逼到了海上指挥大型战列舰。而现在堡垒职业成为了陆地战争的核心,而将军则是在海上贸易越来越活跃。

    发生这种易位,说到底还是技术革命带来的。

    一千年前,观瞄和测量技术还是靠着术法和驯鹰的时候,海面上战列舰这个只有几座主炮炮塔的大型武器,打击力依赖有观瞄技能的职业者。

    而在今天,海上观瞄和讯息交流,已经靠着雷达、无人飞艇还有无人机这类电遥控设备解决了。

    那么堡垒职业自身的信息化优势,在海面上与拥有大量设备的战舰相比,并不具备优势。

    当然了堡垒职业还是比战舰有机动优势的,但是当代为一方镇守的堡垒,绝不会没事干地跑到海疆上风餐露宿,代替巡洋舰来巡逻站岗放哨。

    将军下海的原因,不是战舰这块的原因。而是在于跨海投放上,将军承担必不可少的作用。

    地球上二十一世纪海权超级大国,不单单要看战舰舰队,更是要看跨海投放力。战舰只是保障航道畅通,而跨海投放力,则是能对该沿海地区彻底控制。

    东大陆现在情况是,各方都无法在海面上消灭各方的舰队。通常是是进行了交战,双方的舰队沉了几艘后,就回家了。彻底消灭对方舰队,是做不到的。

    而另一方面,像地球一战那样,用战舰彻底封锁港口外的海域也是做不到的。原因么?

    千年前威斯特的潜艇首战辉煌战绩,让大陆各方将潜艇技术点得很不错。潜艇技术高了,以至于几乎是没有任何一方能靠着海上舰船直接控制制海权。

    这个世界的工业势力,谁也不能像美帝那样动辄造几千艘各类驱逐舰,扫雷舰等辅助舰只,把整个航道控制起来。

    那么怎么抢制海权呢?

    采取明末海盗模式,我无法在海面消灭的舰队,我直接跑到你家港口破坏!只要我的作战力量,能在你港口城市附近登陆,直接毁掉你港口城市周边粮食、燃料仓库,破坏淡水资源。

    但是跨海投放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比如二战诺曼底那个级别的登陆,用了近乎五千艘舰艇提供保障,这个世界一个个分散的工业国势力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所以不同于内陆地区机械化大兵团作战。沿海地区的作战现在趋向于两百人左右,最多不超过一千人。别看这人数少,这是进攻力量,在漫长的海岸线上,几十万部队撒下去,立刻稀释。

    一八四零年,清廷可是调集了几个省,几十万部队,但是每次作战其实还是英军有兵力优势。因为他能随时登陆到海岸线薄弱的地方,而几十万部队,在周围漫长海岸线上,如果重要资源点被一一破坏,这些部队必须得退回内陆。

    所以在沿海势力,手握精良的海上登陆武装力量,比舰船武装数量还要重要。而且每一个战队人数不需要上万,后勤压力小,战力强,短期渗透力强。在敌人未反应过来前,完成对商业港口的破坏,然后迅速撤离。

    而登陆部队需要高组织性,就需要将军来带领。

    【南边的浙宁共和国,七个家族手里握着的军队就是这样的军事力量;而浙宁共和国本质上和传统大陆国家不同就在于这里,这是一个希腊城市联邦的模式的国家】

    古希腊文明,其城市规模并不大。

    特洛伊城,现实中最大城墙遗迹直径只有一百二十米。

    这个级别的古城市,更早的良渚遗迹比他更大,架不住荷马这瞎子文笔好,一部荷马史诗写得气势磅礴,搞得特洛伊小区如万里长城一样宏伟。

    但是希腊文明一个特色不得不提,那就是依托于海洋交通便利,影响范围特别广阔。除了希腊半岛外,南到埃及,西到意大利,东北到黑海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所有的沿海商站(城邦),都属于希腊文明圈。而同时期的黄河流域文明在空间上远比不过希腊。

    所以看东大陆浙宁共和国,也不能用传统大陆国家的视角来看待。

    浙宁的陆地领土只有蓬海三分之一,但是东大陆南段大片蛮荒热带雨林的海岸边,在数千公里外,都有他的商站,原材料采集点。

    在南洋,如果不是海人类文明的遏制,浙宁共和国庞大的殖民地,能扩张到四倍。

    【话题回来,沙尘港,赵宣檄这里】

    在三年前这里还是一个小渔村,赵家从当地势力手中买下了,开始将其建设为私港。而现在,从沙尘港到蓬海主铁路的路线已经修建完毕。在港口上,一个个冒着黑烟的烟囱也预示着城市内的工业初具规模。

    这两年苏鴷利用平等交流,帮助赵宣檄制定港口工业规划,让这个港口已经有了维修三千吨船舶的能力。

    港口东部新建军事大厅中,大厅中墙壁粉刷的石灰粉还没有干。

    一群新招募的水手和武师在这里进行庄重的效忠仪式。——统一的服饰,统一的口号,还需要一个统一的荣誉目标。

    站在平台上的赵宣檄,推了推自己胸前,金属质地的沙暴徽章。平静了一下心情。开始了自己的演讲。

    沙暴的金属徽章,每一个人的胸膛都有。整个徽章的线条帅气无比,如同金属艺术品。

    赵宣檄“我有一个梦想,在大海上飘荡,我想世界财富,换成枪炮,换成猛士的决心,去开拓,去探索,去征服——以下省略六千字………”

    国之大事,唯祀与戎。演讲稿是苏鴷(光灵)身份为赵宣檄捉刀的。

    在演讲前,苏鴷对赵宣檄“不要在意礼词,雅调。你不是在老家那个礼乐轰鸣的场合面对一大堆吹毛求疵的家族傻货。

    你的演讲要重在气氛,要有感染力。在演讲的时候要让所有听众感觉到自己在一个大集体中,这个集体对世界碾压的感觉。对,就让大家感觉到,自己在一个对内团结友爱,对外可以霸道的集体里。

    当然除此之外,在演讲中只要说一个道理就行了——跟你走,有肉吃。”

    赵宣檄组建的军事集团叫做——沙暴军事集团。

    沿海地区,以沙尘暴命名多么特立独行啊。大家少见,没见过的东西,自然会觉得666。

    至于沙尘暴的精神,沙尘暴的特色,当然是要铺天盖地,淹没一切。自然是怎么强横怎么吹。

    现在赵宣檄激情昂扬地在上面演讲,而台下则在笔直站立的过程中,气氛逐渐狂热,大家开始接受洗脑灌输。

    【基地既然开在沿海地区,那么发展模式就要学习参考地球那帮维京海盗】

    哦,提一下,地球西方控制资本那帮人,无论是前面的大英帝国银行家,还是后面美帝的美联储,追究其根源,不是犹太,而是维京海盗。这帮海盗们抢来了钱,然后开银行。所谓西方殖民者在近代史上贪婪嗜血扩张的文化根子,也就是来源这里。该文化支撑了西方的发展模式。

    而同样在东方的日本,原本的思维其实是陆地国家思维。

    现在沙暴集团这个军事化组织,本质和小胡子建立的双s党很相似,而此模式的组织模式要比现在浙宁、蓬海的家族模式要先进。

    这里的先进,体现在制度上对集团成员的激励要更大。

    当上层世袭垄断权利,门第吞噬大量的社会话语权。那么能拿出来激励下层的,就只有金钱。靠着短期利益激励下层,下层很容易动摇的,一旦看到不妙,立场极为不坚定。

    而发展沙暴集团,这种政党模式的组织,门第因素对组织内权利任免影响要小。那么对下层激励方法就多了多。

    赵宣檄在演讲台上装逼,而台下人之所以热血沸腾,不仅仅是演讲者舌灿如莲,苏鴷建立了详细科学的保障制度,是人群的能够热血的保障。

    人群狂热和苏鴷的皮是一样的,只有理智上觉得没什么可担心的,所以才大胆的作。

    若是民众感觉到了自己利益有风险,任由你巧舌如簧,也难以走向狂热。没人是蠢货,无忧无险才会皮。

    整个沙暴集团的制度,对基层的奖罚不仅仅是单纯的金钱赏罚。而是建立一个严格的待遇体系。

    在这个待遇体系上,囊括了住房,饮食,出行,而种种经济上的奖惩只是一部分。

    而这个待遇体系最最重要的核心理念是宣称让体制内人员几代人享受教育、医疗、工作上的优先权。如果落实下来会惠及几代人。

    大饼很多人都会画。而让人觉得画的大饼是真的,那就是要在组织权利上拿出诚意。

    苏鴷现在建立的制度是,将集团内部的一部分人事权利留给了基层。

    也就是每一个小组部门的组长,以后下面人民主选出几个,然后由上面从中决定。

    虽然最终赵宣檄还是能够一言堂,但是也只是赵宣檄一人独断专行。赵宣檄的家族想要塞人过来干扰沙暴集团人事决策是不可能的。

    额,当然了,现在赵宣檄独自在外,防的也就是家族那边的人,赵宣檄现在还不想把权利分给本家那边来的人。

    一旦今天许诺的大饼,逐渐实现一部分,再加上现在自决人事制度,在这个体制内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立场坚定程度将碾压家族制下中低层的所谓的忠诚。

    而‘人事自主决定的权利’(部门负责人任免权),这是浙宁那些家族绝不可能放给基层的。

    因为家族中庞大的血缘关系,使得一大批该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等待安排官位,这样的情况绝不是哪位居于高位的人想变就能变的。

    只有赵宣檄现在船小好调头,才能毫无臃肿,能搞出几分新气象。

    当然,现在这个制度也不是完美的,因为现在将权利交给了沙暴集团内部成员。

    在几代人之后,该体制内的人会依靠优势,世世代代把持上升渠道。外面的人要付出极为艰难的努力才能挤进去。

    当然即使是那样的,这个制度内部的竞争性,也要比蓬海,浙宁现在的制度强。而体制内的竞争性强,就代表人员能力的下限提高了。

    是的,制度的好坏,从不是比的上限,比的是淘汰的下限。

    旧体制的能人再多也挽回不了颓势,因为下限附近的人,永远是上限能人的数百倍。

    电气历656年,一个独特的政治军事集团在蓬海沿海出现。朝气蓬勃锐意进取,是特征。

    当然这个集团的未来发展,将与扩张血腥积累脱不了干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