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灵异悬疑 > 归向 > 15.15 下位?古旧!
    替身术,亦或者可以说魂移术、魂器、命匣。这是上古魔法时代很高端的一种法术。

    在液态水存在的星球上,只有碳基大脑的神经元和蛋白质微管这一系列结构可以长久地保存思维和意识。

    硅基电子元件也可以保存记忆和逻辑思路,但是意识的诞生是与蛋白质微管中的量子效应有关。人类意识想要存在有液态水的星球上,依旧离不开碳基基础。

    在寒冰战舰中被弹道导弹炸碎的时候,哈吉厄脆弱的碳基身躯很显然在冲击波和碎片中遭遇到重大损坏。

    而他很显然通过了某种手段,将自己的意识瞬间转移到另一个载体中。至于这个新的载体是什么呢,苏鴷平等交流感应着哈吉厄此时模糊的感知,这是黑白无声,且远方视角存在延迟的视角。

    战机内的苏鴷深吸了一口气“好吧,对手没那么好杀!”苏鴷在通讯中对其他龙卫兵的巡航小组下达了攻击指令。

    海洌号在海面上掠过,翼面距离海平面只有四米的高度。波涛汹涌的浪花中,一具具焦黑的八爪鱼浮尸在海面游荡。

    ……

    哈吉厄现在正在混沌和精神错乱中。

    当一个人头上挨了重击,思维会瞬间失去大部分思考能力,几秒钟都缓不过来。而哈吉厄此时的情况差不多,或许说,更糟糕。

    哈吉厄现在的新载体,是一群八爪怪。请注意,是一群。

    单个八爪怪,不足以承载哈吉厄的思维。必须是一群,这一群在深海中逃窜的八爪怪,在灵粒子信息场中连为了一体,每一个八爪怪大脑相互之间的信息传递,就和普通人左脑和右脑信息交换的速度一样。

    这群八爪怪勉强支撑起了哈吉厄的思维,不过哈吉厄将自己人类的思维转移到这种低等群体中不可能不付出一点代价。

    首先这些八爪怪,必须是集群的。如果每个个体被拉开一些距离,群体内维系的场溃散,部分思维想法就凝滞。

    再者每个八爪怪的大脑还是有所差别的,这些生理上的差别,会影响到思维中的情绪。

    被核弹炸过后,哈吉厄的思维就出现在一种失智的混乱中。

    虽然逻辑还能勉强维持自己。悲观,忧郁,暴怒,羞耻,急躁,这就是这些八爪鱼群在生理上给哈吉厄造成的不同影响。

    说来不奇怪,同一个人每天不同时刻身体状态都不同,都有不同情绪,不同情绪下应对不同事,都有不同的感觉。

    这群八爪鱼有的能容易暴怒,有的胆怯,有的比较急躁。现在哈吉厄统一的附着在它们身上,必然被它们影响,这种状态俗称精神分裂。

    ……

    而精神分裂状态想要控制住自己,想让自己的思维注意统一起来,往往会做什么呢?

    类比一下某国政坛上,驴象两党相互政见不合,为了让自己的内部统一,必须要树立一个统一的敌人。例如好酒的毛子啊,还有某黑白熊啊。

    精神分裂的人也是一样,为了让自己各种情绪能够统一,会努力寻找身边一个讨厌的人来仇恨。然后去谩骂,甚至动手。

    现在处于低等生物群中的哈吉厄无法报复苏鴷,只能用各种情绪咒骂着苏鴷。

    而他不断念叨着苏鴷,也正好满足了平等交流的条件。

    苏鴷坐在战机中,则是一边回应着哈吉厄用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进行嘲讽,一边不断搜索海上哈吉厄可能的目标。

    一道道领域束张开到极限,对海水中可能的目标进行侦测。一个个高能海兽搅动的暗流被领域清晰的捕捉到。

    抱着顺手收割的心思,苏鴷指挥天空的轰炸机,投掷炸鱼子母弹。

    然而数分钟后,当子母弹进入海水中,掀起大片的白沫时候,苏鴷突然在平等交流中察觉到了哈吉厄咒骂的语气中,似乎害怕、急躁的情绪增多了。

    平等通讯中,苏鴷冷然道“别急,我今天追你追到海枯石烂。没有谁能挡住我!”

    哈吉厄色厉荏苒嘲笑“你狂!我要让你跪在我面前痛哭!”

    苏鴷“哦?是吗!来啊,我的上神大人!”

    苏鴷此时座舱内,一道道命令正在发送,远方的战舰受到命令后,一道道发射模块上白烟腾起的。

    而大气上空的战机也与领域束对接,在明确的信息指令下,一枚枚滑翔弹头顺着重力和气流托举中向着海兽聚集的目标海域下落

    苏鴷心里发狠“今天,我要焚海!”

    似乎是被苏鴷狠气给吓到了,哈吉厄咬了牙,开始下达一个谈不上理智的命令。那就是让倚莲直接解决苏鴷。

    ……

    在海面上,苏鴷和倚莲相隔一百公里相互发现了对方,两个时代不同的顶端存在遭遇了。

    双方都是各自时代巅峰的存在。

    倚莲代表着旧魔法时代独人屠城灭军的顶级。

    而苏鴷则是这两万年中,以大范围的测量,信息传递为目的的巅峰职业。

    在座舱中,苏鴷在领域感应七十公里外那个异常显眼的冰光,默默在心中说道“你太旧了”

    倚莲同样有领域,她的领域场犹如海绵蓄积强大热焓,完全释放足以将一个游泳池瞬间冻结成冰块。

    若是上古时代,苏鴷面对这种能以冰鸟形态飞行的存在,恐怕是不足一个回合就被灭杀。不,或许在她一百米范围内站着,就要被她的领域场压得喘不过气起来。

    但是现在。

    苏鴷坐在海洌战机中,以亚音速在海面上飙行,稳稳的把控交战距离。倚莲之强亦无法在速度上超过苏鴷座下飞行器,并且她那在近战距离让‘下位者’透不过气的领域场,此时更是如夜空中的明灯,让苏鴷隔着老远就能清晰的锁定。

    ……

    海洌号中,电子屏幕因为切换让座舱内明暗出现了数字化的闪烁。

    苏鴷面前海平面立体图中,一百一十公里外,一百七十公里外,两百三十公里外,分别是三架轰炸机。

    苏鴷扬起领域对太空形成观测系统,在数据系统输入了34颗恒星构成的定位坐标系统。

    随后深呼出一口气,传输了命令,命令‘轰炸机投掷巡航导弹集群’,而自己调转方向开始反冲锋。

    而苏鴷身上的法脉出现隐隐闪光,所有领域汇聚成一束,对准了那个旧时代的领域。

    在庞大的作战地图上。

    随着苏鴷的掉头,代表海洌号的金色光点和代表倚莲的蓝色光芒正在快速靠近。而周围代表巡航导弹的光点也在靠近。

    当双方距离达到三十公里。

    苏鴷控制战机再次大回旋和倚莲保持了足够的距离,并且和她进行了对话。

    “你叫倚莲对吗?”苏鴷对着冰鸟中的女孩问道。

    倚莲顿了顿冷冷地说道“你就是主上所说的敌人。如果你选择投降,我可以选择冰封你,将你交给主上裁决。”

    苏鴷确定了一下天空导弹群,通过领域加强了和导弹之间的数据链联系,接管长空中的导弹飞行。

    然后继续和倚莲说道“我很好奇,你们的神,给你们灌输的原始理念是什么?如果没有战争的话,你可想过收束力量和这个世界上的人和平相处。”

    倚莲冷漠孤傲“相处?至强为什么要屈尊和下位者讨论,就因为下位者数量很多吗,伪领域者!你在下位者中是比较强壮的一只,但是还不足以和我讨论这个话题。”

    苏鴷听到倚莲的话,笑了笑说道“你的优势心态很有趣,不过面对可以思考的存在,这种优势心态是错误的。”

    长空中,一枚巡航导弹,直接朝着倚莲的方向撞过去,倚莲手中的利剑向前一挥,一道冰链将一百外的导弹冻结,导弹在残留的惯性下,坠落于她面前五十米外的海面上。

    倚莲加快了飞行的速度,蓝色的飞鸟在低空中划出了一道流光,目带凶光紧盯着二十公里外的苏鴷冷笑说道“何错之有?”

    苏鴷叹息道“如果是我先遇到你,我会努力教育好你。现在你彻底长歪了,我只能伐了你。”此时苏鴷抬起手对海洌号上方的电闸一拉,开始关电源。

    这时候更多的巡航导弹群已经蜂拥而至了。

    倚莲在空中折了十下,包裹她的冰晶凌空进行了三十次变化,碎裂的冰晶宛如飞蝗攒射,瞬间击毁天空中多枚巡航导弹。

    这个过程犹如切瓜砍菜一样,任何东西靠近她一百五十米范围都被她一剑斩之。破碎的零件在气流扫荡中,跌落在海面,与浪头相碰,撞出了大量水雾。

    在海面上的这位女武神无视脸颊边擦过的机械残骸,盯着前方几百米外最后一波巡航导弹群,冷声答到“就凭你吗!”

    此时凌空生辉的她,无论是动作还是语气,都是极帅的。

    然而,这句话已经是绝唱,话音刚落,在她前方180米外,载着核弹头的巡航导弹爆开了。灿烂的核闪光淹没了一切。

    苏鴷的海洌号已经变成了隐身状态,极强的核闪光还是将此飞行器照出了朦胧的影子。

    在座舱中苏鴷可是在核爆的前零点一秒,用领域确定她的位置,按照惯性,一头朝着核爆杀伤处撞过去。

    在毁灭的能量场冲击下,倚莲的领域就如同万吨水压机下的玻璃器皿瞬间化为齑粉。

    四分钟后。

    海洌号在海面上斜穿过冲击波,掉头在核爆范围内绕了一个弧线,从倚莲陨落地点绕了过去。

    在座舱中,看着电子系统正常后,苏鴷默念对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的倚莲答道“当然不只是凭我,是这个时代让你陨落。”

    随后,苏鴷打开了和哈吉厄的平等交流,然后轻描淡写告知“她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