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灵异悬疑 > 归向 > 16.15 ‘举星’与‘猎云’
    白明勒的军事基地,通讯室。

    此时炽白拿着电话的样子,就和大多数在学校留宿的学生,面对家里打来电话的场景是相同的。

    “喂,爹,我好得很,没有事,一个朋友帮我安排了一个实习工作。”

    “嗯,安全,安全。”

    “我怎么可能干违法乱纪的事情呢,我才十三岁,就是一个机械设计,被一个老总看上了,他邀请我出差,来完善一下他们公司的工作。”

    “嗯”“嗯”“对”

    “不累,不累”

    “十三岁也能找工作了。放心合法企业,怎么可能倒闭,我不是给你拍了宿舍照片了吗?我住的好得很。”

    “什么,你要看我工作的地方?工作地方不能拍照啦,这地方商业机密的,人家不让说。再过三个星期我就回来,回来我给你带礼物啦。”

    挂完了电话后,炽白终于抬起头,长吁一口气。

    千劝万骗总算把自己的家里那边给哄过去了。

    出门已经长达一个月了,原本指望远均集团,帮自己在阳和学院延长一下假期。

    但是炽白还是低估了自己大伯对自己的关注度了,一个电话打到了自己家里,询问自己人到底在哪里。

    炽飙凤那边,炽白可以直接电话黑名单屏蔽,但是这一世的父母这边却必须好好解释“自己这次翘家是安全的,有计划的,并且目的是拓展人生发展,绝不是被某丫头骗去私奔了。”

    ……

    走出通讯室,推开大门。

    炽白看着道路对面宛如钢铁小山的移动基地,深呼一口气,动力服的机械肌肉开始蓄力。然后,助跑,“嗖”的纵身一跃,钢板被踩的‘呯、呯’作响,引的数十米外的人不由侧目。

    两万吨移动基地上防御布置是层次化的,一个个雷达模块,近防炮塔和小碉堡呈阶梯状态布置在移动军事基地两侧。

    炽白飞速跳跃上了钢铁基地五米高的甲板,然后丝毫未停跳跃到了近防炮台在的阶层下,最后跳到了最顶端的无人机发射平台上。

    从基地的最下面到基地平台的最上端,接近二十米距离,只用了两个呼吸。

    炽白做得这个这个蜂鸟级战服并没有用到最好元件,却已经是一流的水准了。

    ……

    基地顶端观察平台上

    炽白站在了移动基地控制室外门。从腰间抽出通行证放在金属闸门电子感应器上。

    白色的电子门上传来电子音认证“身份确认。”电子闸门缓缓打开

    炽白出入基地核心室的权限是白明勒默许的,而炽白获得这个权限后,炽白就再也没走过移动基地正门。原因嘛?

    炽白“从移动基地内部走,要经过三道电子闸门的确定,而直接从跳到最上层的天台上,只要过一个电子门审定。”

    炽白为了省那那两次刷电子卡的麻烦,所以就飞檐走壁。

    而基地区的其他人对此也都见怪不怪。看到电子闸门关闭后,也都该干嘛干嘛。

    ……

    控制室内,白明勒看到炽白进入,摇了摇头笑骂“你呀,跟猫上粱一样,装甲板都快给你踩凹了。”

    炽白抓了抓后脑勺后,解释道“装甲板很厚,必须末敏弹才能打穿,我现在……”

    白明勒打断了炽白的话,用长辈对晚辈善意告诫语气道“好了,最近举星学院和猎云学院要派实习生过来,你呢,规矩一点。”

    ……

    举星和猎云都是千川内的一级学府。这两个学院一般是不接受外部转校生的。

    六百年前,苏鴷刚刚创办学院的时候,不收外面人,就是这些高等学院‘优良传统’。

    白明勒给炽白写了推荐信。出乎他意料之外举星学院很快给了回信,表示他们看在白将军的面子上只能给炽白旁听资格。

    这个旁听资格也就是利用可视信息投影,在课堂上旁听课程,定期参与考试,当然考试不过,则是这个旁听资格也是要取缔的。

    白明勒意识到“自己的面子似乎在炽白转学中有很大的作用”

    ……

    这次举星学院带队的导师有考核军校毕业生的评分权利。

    现在白明勒呢,不希望炽白因为某些行为,在这些导师面前留下不良影响。

    炽白‘勉强’听得懂两个学阀那森严的学术气氛。并对白明勒点了点头,拍胸脯保证接下来这段时间,绝对不蹦基地了。

    接下来过了几天,炽白就比较谦逊地留在基地中,向基地前辈们认真学习基地的工作常务。

    炽白“老实”的背后,是将移动基地内结构摸透了,在图纸上把基地一个个结构强度算出来。

    就在炽白将基地内的雷达、熔盐反应堆测了几遍。差不多耐不住性子、准备进一步搞一些小实验,检测自己从基地上漏洞时。两个学院学生们可终于来了。

    ……

    两列载着一级学院实习生的装甲列车终于停在了基地外的车站上。车轮在钢轨上的摩擦预示着两队人之间的不对付。

    年轻人自下车后,列队走入在基地内的训场中,泾渭分明站成了两队。

    一队胸前绣着枪刺穿透锦云的符号,而另一队胸口绣着双手托起形成的符号。

    年轻人们相互之间桀骜的眼神诠释了‘派系’这个词。

    白明勒踱步走到了两批人的面前,整个场面一下肃静了,军团长级的高级军官带有着天然的压迫力。

    白明勒启动了一个音波术,用震荡耳膜的洪亮声音命令道“鬼槐山,那里有一批异种在此地盘踞,疑似有一些人类的败类和它们勾结,我给你们两个星期的时间去拿掉它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这群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的准军官们大声回应,且摩拳擦掌对视,大有要准备好好比斗一番的样子。

    白明勒面对这些气盛的年轻人,点了点头,面露诡异的笑容继续说道“年轻人朝气蓬勃,很好,很好,接下来你们将分为六个小组,你们有一天的时间,在基地内挑选自己的装备,每个小组挑选三位基地内老兵作为自己导引者,有三个直升机大队的后勤运输队。”

    “明白了。”自以为了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学生们齐声回答。

    白明勒眼中闪过一丝狡诈“那么,很好,准备抽签分组吧。”

    两群原本准备较劲的学生们,锐利的眼神速度沙雕化。

    ……

    五十米外,位于基地金属走道内,隔着玻璃窗户观察这一幕的炽白也先愣了一下,然后闷笑了起来。

    白明勒让学生抽签分组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在这个试炼中打乱掉两组学生之间的派系。

    这是理所当然的操作,一个军团长不可能介入学阀派系内,充当评判两个一流学校优劣的裁判。

    任何将帅对手下的期望都是精诚合作。自己的军队成就一个熔炉,铸成铁板一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