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灵异悬疑 > 归向 > 18.8 当今正统,行商
    炽家城郊内的庄园中。

    穿着红色花朵装饰服装的炽飙凤坐在椅子上,她正在拿着针线刺绣。一幅大家闺秀的模样。

    哒哒的脚步声传来,女仆杨乐乐走到了炽飙凤的身边,躬身说道“小姐,炽隶管家来了。”

    炽飙凤放下刺绣,说道“带他过来吧。”

    一分钟后,炽隶走了进来,躬身说道“小姐。”

    炽飙凤抬头说道“隶叔,不必拘礼,乐姐给隶叔上茶。”一旁的女仆躬身笑了笑,端上了茶杯。

    炽隶脸上僵硬,非常客气,说道“小姐,使不得。”

    杨乐乐挂着笑容说道“没什么使不得,三个月前,炽隶大管家您和军方战师正面交手辛苦了。还有四房夫人那……”

    炽隶脸色大变。

    炽飙凤语气冷了冷,对杨乐乐说道“乐姐,倒茶。”

    炽飙凤转向炽隶,淡淡地说道“炽隶,你最近和旁系的人走得太近了,而我给你交代的事情,到现在也没结果吗?”

    炽隶心里咯噔一声,喃喃地说道“小姐,我和四房的人是……”

    炽飙凤“罢了,别说了,我知道,你虽然私自接触四房的人,但是父亲是默许的。”——炽来极这几年也不再对炽白能给自己接替家业抱有希望,所以私下让各方竞争。

    炽隶沉默垂手。

    但是一旁的杨乐乐撇了撇嘴说道“但是老爷应该是不知道那个一米六身高的战职者是谁,小姐也不好意思找老爷去问,所以先找你来问问事情了。”

    炽隶心里哀叹道“大小姐,你怎么就这么聪颖。”

    嘴上却露出苦笑“小姐,现在江湖上疯传的那位军方战职者,属下也不知道。但是可能和炽白少爷有关。”

    炽飙凤按了桌面的按钮,桌面上弹出了投影,这上面写着炽白从南方军方仓库中订购的一系列机械战服所需要的机械材料,以及租用工业级实验室的情况。

    炽飙凤对着炽隶说道“告诉我,炽白那日到底做了什么?到底请了几人?”

    在炽飙凤压迫的气场中。

    炽隶忙不迭的开始叙述当晚发生的事情。

    ……

    二十分钟后。

    随着花园中的金鱼觅食了一圈回归假山洞穴。

    坐在水池边的石台前的炽飙凤也听完了炽隶的叙述,挥手让炽隶退下。(如此手势就表示不再追究了。)

    炽隶如同大赦一样离开了,留下了炽飙凤以及她身边的女仆。

    炽飙凤看着面前投影界面上炽白从大厦上一跃而下的画面,这个画面来自于民间目击者拍摄,只是由于距离较远,画面是马赛克画质。

    不过饶是如此也让炽飙凤凤目聚焦。

    她喃喃地说道“难怪,难怪,你对家里给你的东西不感兴趣,难怪你到了南方后就跟过来一个倒贴的妖精。”

    【炽飙凤根据她所能收集到的信息推测出炽白现在可能是一位天赋优异的制造师,在少年的时候被融氏的某位大人培养了】

    杨乐乐疑惑地说道“小姐,炽白少爷的法脉是来自什么地方?”

    炽飙凤有些心烦意乱道“他十一岁的时候细胞富能测试是一千三百以上,所以当时应该就有高人选中他了。”

    杨乐乐咋舌到“如果他当时走法术位道路,那么两年就可以……”——细胞富能高,走职业者道路会很容易,而植入法术器官更加的轻松。

    但是杨乐乐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了,自己话语的愚蠢,炽白可是优异的制造系职业者,有富能度高的天赋,却勤奋地走了制造师职业。

    炽飙凤百味杂陈地重复看着界面播放的视频。

    作为炽家嫡女,她是知道,法术位再风光,也永远比不上真正的高位职业者。当年月陨盆地的天影门只是稍稍逾越了规矩,就被军事暴力体系碾成齑粉。

    ……

    数百年前,炽家被赶出了融氏前,当时还嘴硬:“不是被赶出来的,是主动要分家的。”

    然而几十年后就后悔了,在三百年前,炽家不乏大量献金钱和本宗联系,试图送族内的弟子回归。

    但是这还涉及到一个融家政治的问题。苏鴷改革汉水体制后,有关谁是正统,就辩论得非常激烈!

    守旧派以旧的长城势力为代表他们依旧想要坚持嫡长正统。

    改革派以坚持公学选拔继承上位职业的寒门派系为代表坚持职业传承的强者为正统。

    这涉及到哪一方能名正言顺,领导汉水工业集团的法统性问题。

    让炽氏回来,可不单单是迎接浪子回头的事情,更是当年的改革派害怕法统被动摇。所以就算当年已经垂垂老矣的曾经的守旧派做出了很大的让步,改革派的新人们依旧不动摇,担心自己法统被动摇。

    而再后来,那就是曾经的守旧派没有继承人,彻底退出汉水议会的舞台。改革派在这几百年来变成彻彻底底的正统派,至于炽氏那些当年走法术位的支脉,彻底被淡忘到边缘角落中。

    【炽家今天是非常羡慕那些融氏正统的职业者的】

    而炽飙凤现在呢——

    两年前,她对炽白的目光很挑剔,认为除了男儿身,无一处能长过她,而她也只盯着炽白生而为男的身份。

    而今天,炽飙凤陡然发现她和炽白原来不是在一条跑道上。一条是正,一条是旁。

    这位大小姐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挫败,这种挫败,比大半年前被羽曙星击败,伤得还要深。

    羽曙星的压制可以说是一时的,未来她的法术位未必不能再次挑战她。

    而炽白这闷葫芦不声不响走自己的正道,这让她永远无法和其一决雌雄。

    ……

    现在,炽白是知道,各个角落中都在有人注视着自己,这是自己逐渐开始走到前台时的必然情况。

    但是炽白没工夫去仔细分析每个角落这些人的心思。——现在炽白的工作量集中在了‘争取最大多数朋友’‘针对顽固阶级敌人’这两大任务上。

    最顽固的敌人,有时候不是那些比你强的敌人,而是那些和你在同一利益阶层上相争的对手。

    【用食物链的话来说,就是食性相争的生物,例如家猫它战斗力不是最强的,但是在它那个体型上,少有其他猎食者能比过它们,所以它们随着人类迁徙,来到澳大利亚、美洲,灭绝其他物种的战绩,仅次于人类】

    社会调查学社此时基层活动的资金源和过去的那些帮派形成了强有力的竞争。

    ……

    从自由经济学的角度来看,雇佣的人越多,代表效率越低,代表经济活动中损耗越大。

    而政府为了调查管控市场,要雇佣大量的人,市场经济活动要养活这些人,显然使得经济活动损耗变大,降低了经济交流中的效率。所以按照自由经济理论,应该减少政府干涉,让市场自由调节。

    但是自由经济理论有一个最大的问题,——这个理论在计算冗员消耗的时候,没把自己这个“资本拥有者”的私心给算进去。

    市场调查组织这种‘冗员’领的工资是固定的。而没有这种‘冗员’监控市场,会造成大量的信息黑幕。

    资本的逐利性,会让资本家在经济交流活动中,尽可能地截留资金,这个经济活动造成的成本无法计算,因为那可是信息黑幕啊!

    a到底是市场监控冗员对经济活动消耗大?

    b还是资本家利用信息黑幕截金对经济活动中剪羊毛多?

    二十世纪末毛子之死证明了a大,二十一世纪鹰酱财政年年负债,法兰西每年财政还债务利率支出比军费还高,则证明b要更狠。

    ……

    现在社会调查学社——代表政府监管型的经济。

    而帮派经营模式——则是代表着自由经济。

    双方目前较量的层面,恰恰就是农副产品贸易上的经济活动。目前在这个小的经济活动中还很难看出监管的优势,现在双方都掌握了一些农产品供货渠道,也都掌握了运输体系。

    炽白一开始是发虚的。

    因为学社雇佣的调查人员太多了,要调查下层的每一户家庭的生活情况,住址情况,还有孩子受教育情况,这么庞大的工作量,雇佣的人就绝对不少。

    而且要让下面配合你的工作还要给一些甜头,并且呢,还要复查。单单一个农贸经济支撑这么多雇员很勉强。

    但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就是这样的小规模经济活动,炽白雇了这么多人,在进货成本、运输成本上,还能胜过城市中的那些传统帮派。

    而且,学社掌握的农副产品进货渠道很多还是小门小户!那些农副产品生产大户,现在还是按照稳定的关系和老的合伙人(也就是帮派)合作。

    那么那些帮派们大佬们的成本到那里去了?

    第一奢侈品消费;

    第二亲族们依附,小弟们依附,这些声望都是要钱来维护的;

    第三也就是大量金融债券投入,让他们短期内不想拿出来。

    【这让炽白,不禁想起二十一世纪初期,某些人,你看他是光鲜白领月入两万,但是月末交完房贷,交完应酬刷爆的信用卡,然后再除去个人平时的开支,他喵的是余不下钱的赤贫!要再买几件必要工作装,再不小心生个病,那是负债】

    炽白不由得嗤笑“就在这种城市农副产品的市场,你都竞争不过我,你们拿什么和我斗!”

    不过炽白仔细分析后,将关注点放在了这个世界的金融现象上。

    各种金融正在强有力地吸纳社会各个阶层的财富。话说,神临还有七年就要来了,所以现在大家都明白这是最后的疯狂,都想做最后一个逃跑的人。

    所以在这么初级的农贸业上,资金竟然都短缺!刚好给了商业调查部能站稳经济活动一角的机会,现在必须将上风彻底转化为胜利,弄更多的资金。

    炽白工作注意力转向了对那些军校准士们的思想督导,这是预备开始对炽家旁系掌管的产业下手。

    但计划喊不上变化,随即而来情况还是让和炽家的冲突延后。

    因为那帮在商业竞争中的惨败者不会坐等失败,他们会跳墙。

    菜贩子走卒们背后的帮派大佬们,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开始准备走阴招。只不过这次他们不敢搞武的,来搞文的了。

    ……

    也就在3月15号。

    城市内一家小有名气的报社,开始质疑阳和学院这届毕业生的含金量。

    报纸上借助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给出的权威观察——这一届很多阳和学院学生已经不注重高层次的管理教育,转而向低层次贩菜业务,点评的语气颇为唏嘘,傲慢。

    配了一张社会活动组的学生在市井中检查蔬菜质量的照片,仿佛用这张照片断章取义暗示,阳和学院的学生出来只能卖菜。

    在教导处打电话警告炽白不要败坏阳和名声前,炽白就直接召开了应对组织会议。

    在虚拟会议大厅中。

    炽白的演讲节选

    “诸位,我看了大家的工作,很不错,大家都很有热情。但是我们同样看到了这个邯民城中下层充满矛盾和工作困难,还需要我们继续努力。

    我知道,最近有报纸报社在骂我们作为商务学门徒不务正业搞农贸,我知道各位有的人听到这很生气很愤怒。凭什么搞农贸就被他们鄙夷?

    不过现在,

    我要再次强调纪律,你们都代表着组织,不得擅自行动,情况要及时向着组织汇报,你们要相信组织。

    而我可以给你们一个保证,这件事上组织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案。”

    在炽白说道“相信组织”的时候,台下的一些新组员嘴角抽了抽,很显然对这种政客式模棱两可的答复很不满。

    但是一些老组员看到了炽白的眼神,意识到了什么——他们和炽白相处的时间长,知道炽白比电视上的政客要愣得多。搞事情前不一定说话,但是放话,必然要搞事情。

    很快炽白召集宣传部的组长,还有执行组的组长,要进行秘密会议。

    至于召开秘密会议时,阳和学院的校长,打电话让炽白过去,炽白一句“现在我处理这件事,过几天向你汇报”后,就挂断了。

    至于领域中感应到几百米外教务大楼中,校长办公室内,那位老头咆哮所谓要扣光炽白的学业分数的狠话,炽白当作没听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