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灵异悬疑 > 归向 > 20.10 泽被后世
    546年6月3日

    天权门北部的山庄中,大量身着红色衣服和白色衣服的弟子站在门口,他们的腰间插着枪械。

    而在山庄中,羽蓝自和天权门炽来极,正在庄园中最内部的亭台上,饮茶洽谈。

    他们洽谈的事情,包括这一年来北地正道对极星门势力的围剿。通过数百场的江湖激斗,极星门的势力已经逐渐被驱逐出千川北国。

    江湖上的快意恩仇,就是依托于黑暗而存在。但是这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已经是黎明前最后的夜枭嚎鸣了。

    所以这两位江湖上的大人物对话的重点在于当今世道变迁。

    ……

    随着这两年,社商组对人口进行了前所未有的细致化管理。

    猛龙过江般,大量下派的人员在北方贫民区挨家挨户地登记档案,强有力的社会力量开始遍布各个角落。

    这其中有闹事的痞子直接被社商组背后的执行组揪出来,在道路上进行公示,然后拖到快乐农场进行劳动教育,劳动改造。虽然这些江湖底层喽啰不值得一提,但是这些底层构成了江湖生态不可或缺的一环。没有了这些喽啰,江湖各个门派则是没有了信息来源。

    而一栋栋社区,由围墙相隔,变成了一个半封闭的社会单元。摄像头挂满了整个大院,每个大院都配备了正规的保安队员。俨然形成了一个复杂的监控网络。

    现在的江湖。水,已干涸;鱼,无可遁。

    ……

    在今年一月份,曾经是天权门活动的区域,就发生了一场极为严重的冲突事件。

    在社商组的一个新兴劳动密集工厂中,天权门的弟子们在追杀一个人的时候,闯入了大院,闯入了社区中,重伤了一个来自北方的工人后,迅速飘然离去。

    不过侠客的时代,在社商组的地盘上已经过去了。

    这帮少侠犯事后没过五分钟,他们头顶上就出现了无人机盘旋搜索。

    江湖人士嘛,门路很广,朋友很多的,所以他们急速联系当地一些豪强朋友。这些豪强朋友胆子也比较大,给了这帮犯事的江湖少侠帮助,帮他们躲到大楼中。

    这要是过去咨议院决策地方的时候,就算某些侠士犯了事,这帮地方上的上流名绅甚至还会动用人脉要求官家对某些侠士网开一面呢!

    ……

    也正是发现到当地一些地方势力现在介入了此事,社商组内,炽白直接给出了最严厉的处置方案。

    在三个小时内,四十个龙卫兵连队,以当地出现叛变的名义,直接将连猛城各条公路车站,火车站给封了,并且电子压制了飞机场的航空站台。

    五个小时后,邯民城本部,四百名专门应对城市冲突的武装力量人员出发。

    他们穿着外骨骼装甲,拿着可调威力的(五十公斤级)高斯与激光两用枪械,乘坐军列赶到现场,进入城市围剿。

    当这四百名拥有现代化装备的士兵到场,将迫击炮架在大楼顶端,打了一炮后。这一发纠正的炮弹轰击在了房顶上,将价值一千万的别墅弄成了危房。

    ……

    结果涉事人不得不妥协(怂了),把天权门那两个惹事的弟子交了出来。

    有关这件事,炽来极不是没找过炽白,但是炽白的六亲不认让这位大伯再次吃了闭门羹。

    这件事后,北方地方咨议院和社商组一直在为这件事打官司。北地的多位政治大佬甚至发出激烈言辞认为炽白做事出格,要严惩。相关的惩罚程序也都递交到了最高议会,一些北方议会成员甚至吐露一些内幕消息:“炽白很快要被千川高层带回南方。”

    但是不管怎么说,江湖的威信都荡然无存了。在北方联合工业集团麾下的社区内,工人们对江湖上的法武者们失去了敬畏,因为在这里武不能犯禁。而江湖这边,也都避开了社区。

    也正是因为这种情况,曾经在北地那些江湖人士嘴里号称无孔不入的情报网,在这一年来,就是没有找到圭量的踪迹。圭量居住的是工厂的招待所,买东西是小卖部,买大件,是网络邮寄。这个宅男生活不出大院,近乎和过去的世界隔绝了。

    当江湖人士在人们心里影响力骤减,那么各门各派还有必要存在吗?

    似乎的确没有必要存在了,在545年年末,就有很多地方上的江湖头目决定金盆洗手了,开始在社商组进行登记,做一些小生意。

    而北地的各门各派也都敏锐地意识到了这种情况,他们费尽心力在江湖上与极星门厮杀,但是门派的商业利益,却渐渐减少。

    所以说现在,依旧站队在地方咨议院这边,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各个江湖门派开始洗白,将资金和人员,投入到社商组的规划中。

    ……

    此时在这个亭台中,

    羽蓝自和炽来极茶杯中的茶水换了几杯,也都中途上了几次厕所。对话试探从上午谈到下午。

    两个人心里都有小九九。他们身为南北两个门派长老,想要下的注,可比其他门派要大得多。

    当阳光从西边斜射。

    “砰”,炽来极将茶杯放在了茶几上,耐不住问道:“羽长老,你从融氏得到的消息可是真的?”

    羽蓝自:“真的、假的,我怎么能一言断之。而且别说是我,就连融政(家主)现在也不能百分百决定——”说到这,他看着面前的炽来极,嘴边胡子微微上翘。

    炽来极被这似笑非笑的目光,弄得哑然。

    羽蓝自这笑容的意思:当年你(炽来极)自己都无法直接将炽白定为继承人。现在在更大的融家,要确定一个‘外养子’的地位,难道就能一言堂了吗?

    炽来极站起身走向栏杆前,朝着远方看去,然而,周围氤氲缭绕的雾气,让天际线难以看清。

    炽来极:“那么,大概是什么时候,能大致确定?”

    羽蓝自仰着头看着另一边方向的景色,悠然道:“十天后,上面将为他确定一次职能,拿到制造师和军团长的任命,他的起跑点,就已经比所有人都向前一大截了。”

    说到这,羽蓝自看着犹豫不决的炽来极:“在我看来,老兄的始步也在他人之前,为何迟迟不愿——?”

    羽蓝自很疑惑炽来极为什么不下注。

    炽来极幽幽长叹:“我只有两个选择,要么驻步远望,要么紧跟猛跑,至于轻松慢跑,从其项背借力!————他不允许。”

    炽白很清楚,自己和炽来极的亲戚关系,炽来极是可以根据炽白是否发达的情况,可认可不认。

    所以对炽来极的要求:要么就全部下注,要么就一边站着,不要妄想部分下注,依靠双方亲戚关系投机。想混入社商组的核心可以,但是要是不坚定,那么别来。

    ……

    炽白个人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融氏最上层悄然选中。从对上层的消息灵通上,炽白并不如舍得撒钱向上探消息的羽蓝自和炽来极。

    当然即使是得知‘这种选中’,炽白也没多大心思钻营。

    融氏的家主看好一个外养子,试图收为弟子,那是他个人的事情,但是想要把这位外养子,扶上权力阶梯,额,别说外养子,就是亲生儿子,也都要接受考核和认可,

    也因为当今权力考核过于严苛,融氏这类上位家族首脑们,才会放弃嫡传模式,才迫不得已选择弟子模式,来确保自己执政时人脉能惠泽后人。

    “可是”——炽白:“泽被后世,谁能比我会安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