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灵异悬疑 > 归向 > 22.20 六百载拱一卒(b)
    一架带着和平羽翼符号的战机,在众多导弹防御系统的锁定和诸多将帅的仰视下,进入了要塞。

    这架载着秩序军的飞机,孤傲地在荆襄要塞区二十七架战机的护航下,降落在了要塞区中央大厦左侧平台的停机坪上。垂直起降飞机落下来,掀起了气浪。

    停机平台边缘的大厦玻璃屏幕前。

    全副武装的融雪凝打开头盔上的面罩向前站了一步,她看着从飞机上跃下来的炽白,呼吸顿了一下。

    一旁的融家大制造师,融思巨见状对融雪凝询问道“怎么样,确定是他么?”

    融雪凝缓缓点头“是的,是他。他竟然……”

    融思巨“啧啧,真的敢来。真是想不到啊。也想不明白啊。”

    而周边的其他人在得到融雪凝确认后,纷纷窃窃私语,看着在停机坪上,大踏步行走的炽白。

    而融雪凝却默默转身去仪仗队那边。

    窃窃私语的内容,无外乎是年龄及多领域上惊人的才能,任何一项才能,在一人身上都能称得上是人杰,但是现在却璀璨地集中在一人身上。

    ……

    在多位身着机械装甲的士兵谨慎护送下。

    炽白迈入大厦,通过融政安排的通道快速进入。

    这次会面,炽白要求当面会谈。在确定炽白这个要求的时候,融政以及上层讨论了足足四个小时。

    此时融家已经战败了,现在炽白无视风险,孤身而来。当然炽白只身而来,融氏也必须派出主事人见面。如果融政选择用投影来见面。这不是在摆谱,而是彻彻底底将最后一丝颜面都丢得干干净净。战场上胆魄已经没了,此时在老巢中依旧是无胆鼠辈的样子。啧啧,那可真的是,无颜面对祖坟了。

    ……

    在三号大厅中,士兵队列迎面碰上了融雪凝带队的护卫队。

    融雪凝递交了机械电子密匙,队伍的队长敬礼,将护送的权限交给了融雪凝。

    融雪凝接管护卫权后,看了眼炽白,淡淡地说道“原本已经是没有悬念的解决,你现在来,是想给战争带来转机吗?”

    这话中带着一些浅浅的批评,恼怒炽白现在已掌握大局,依旧是不稳重。——这是融雪凝站在个人情感上,以炽白监护人的态度对炽白说的话。

    炽白骄扬地笑了笑,对着这位待自己很好的阿姨,用吹嘘的语调道“宜将余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吕茗,若是别的家族,我自然披坚持锐,但是这里嘛?”炽白看了看四周,悠扬道“嗯,怕甚?!”

    在炽白身后的护送的卫兵们,忍不住看着前面这位骄傲的圣长城。

    融雪凝盯着面前昂扬青春的少年,沉默了几秒,最后依旧是微微点头,说道“随我来吧。”

    ……

    在感应闸门缓缓打开后,炽白走进这个大厅的时候。

    整个大厅以炽白为中心,显现出了华丽的光羽,炽白的整个法脉精密到了极致,也茂盛到了极致。大厅是由高精度的显魔石构成的,显现出细致华丽的流场,而炽白,身周也只能看到柔顺的流场。

    啪啪啪,大厅中的平台被玻璃瓣膜系统封闭,而掌声从平台边缘响起。

    融政和九位元老出现在大厅边缘,他们鼓掌后,复杂的眼光中带着一缕解惑的了然。

    融政说道“圣长城,欢迎您的到来。”

    千川高层首次亲眼见到炽白的正体。

    ……

    炽白微微转头看了看融政,又看了看大厅左上,隔着四十米,透过透明的玻璃窗,炽白能感应到,也能看到那些方位上冬眠仓内的人。

    炽白心中默念道“熟人都在,蛤?…”

    曾经是上一世自己的学生,现在作为家族的图腾,家族的象征,在冬眠仓内依旧运转着四位。

    炽白转身看着他们,朗声说道“过去是你们的,现在是我们和年轻人的,当然未来终究还是属于年轻人的。”

    说完了这些话,炽白转向一旁的融政“此次战争,以你融政为首的集团作为战争中错误的一方,将被严惩。”

    炽白拿出一个水晶信息记录器放在了桌子上。

    融政等人相互看了看,其中一个人拿起了这个信息记录器,嵌入在接口上。

    一条条内容出现在光屏上。

    严惩条款

    冬眠仓内所有高层和融政在内的四千五百六十三位高层,将承担战争责任。

    战犯将强制劳动改造,并剥夺政治发言权——直至相关条件达成后,方可恢复。

    这些条件为月球基地建造完毕,所有战犯主碳基生命体在该基地驻扎二十年后。

    具体细则,则是炽白在数年前就提出的那雄心壮志且长远的探月、驻月计划。

    ……

    炽白安静地等待融政看完条款。

    从容鼓励却又不可反对的话语在大厅中扬起,亦如六百年前,苏鴷在汉水集团中,发令施政,言辞中带着不可抵的安排,且充满希望。

    炽白“一切资源都会准备妥当,但是技术上需要人员,诸位何时能够自由,需要看各位的了。”

    就在此时,大厅中传来了电子声音“这就是你的严惩?”

    炽白看了看左边散发着蓝色光芒的玻璃窗,蓝光来源于玻璃窗后四十米隧道的冬眠仓。那是融辰的。

    听到了来自冬眠仓的声音。

    炽白平淡地撇了一眼,然后对融政点了点头“这就是严惩!你们过去做不了,不愿做的事情,由我强制下令,可以说是惩戒。”

    融辰“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不答应的情况。”

    炽白“那我很失望。”

    融辰“你不担忧你自己吗?”

    炽白伸了一个懒腰“死在融氏手里,嗯,也许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结局呢。”

    在长达三秒的沉默后。

    融辰接着说道“只严惩我们吗?”

    炽白“是的。”

    融辰“为什么?”

    炽白“现在只能严惩你们,而我也只愿意严惩你们。”

    浩大的月球任务,必需这个世界顶层的科学工业精英们来完成。六百年前,变革因为汉水集团绝大多数人的私心而停滞,又向前拱了一卒。

    ……

    炽白此来扶正汉水集团更主要的目的是眼下的变革依旧是不彻底的。

    各大家族被迫承认大社会秩序,具有暂时性质,若是自己不在了,有谁能遏制他们来腐蚀公权呢?必须要留有震慑。例如留下来一群不允许拥有资产的社会核心人才,这是一把极好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毕竟,他日有人妄图逆行,必然要担心有人效仿的今日自己所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