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综合其他 > 权国 > 3848 流血的星月(三)
    亚丁湾入口海面,鲜血染红了海面,

    落水的亚丁人在海洋里面拼命的挣扎,时不时的还发出惨厉的呻吟,亚丁湾的独特地理位置,已经有数十年没有品尝到被人打到本土的惨烈,但是这一次,亚丁人终于品尝到了战争的滋味,他们无法形容,这是多么的绝望,又是多么的苦涩。他们现在终于明白,他们在嘲笑欧巴罗人被帝队武力碾压,在帝国铁骑和战舰下瑟瑟发抖,自己也也有面临帝国入侵的这一天,仅存的三四艘亚丁海军地方舰队的战舰,再也顾不得自己民众的生死,纷纷向亚丁湾内逃窜,

    一小时二十分钟后,

    略显失望的帝国海军第四分舰队司令官木索尼在自己瞭望镜里面,再也看不到任何地亚丁人的船只了,只有在海水里面飘荡的货物,包括大量的木材和香料,甚至还有来自中比亚的甘草等药物,海水中起起伏伏的黑点,是海水里面苦苦挣扎的亚丁王国的水手。十月的亚丁湾,海水已经变得寒冷,他们在海水里面拼命的挣扎,带着恐惧和求助的目光看着每艘从自己身边缓缓驶过的帝国海军海军龙牙战舰,龙牙战舰上的帝国海军士兵们神色默然看着他们,没有丝毫地同情。

    帝国海军与亚丁海军的战争,自从中比亚南部海域开始,就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双方海军在中比亚南部海域杀的海水翻红,亚丁海军凭借吨位和数量上的巨大优势,牢牢的掌握住中比亚南部海域的控制权,帝国海军则以船坚炮利挑衅着亚丁海军的霸权

    仅仅一个中比亚南部海域,一年以来,双方舰队海军战死的人数就达到了一万八千人,战损战舰总数超过四百艘,双方都已经将对方视为自己值得一战的对手,这一次舰队长途跋涉,潜伏了半个多月,白天潜伏,晚上赶路,才终于达到奇袭亚丁湾的效果,一旦展开,自然是要追求最佳的效果,自然也就不会有任何手软的可能

    “升起旗帜,送他们上路去吧。”木索尼声音低沉的抬了抬手,战争,说到底就是比谁杀人杀的多,比谁更能经得起消耗,更不要说,海军水手这种很难短时间里大批量出产的特殊兵种,没有人可怜在海水里呼喊的亚丁人,也没有人会为自己的行动感觉到内疚,因为这些水手一旦登上亚丁海军的战舰,就会立即冷酷无情的展开攻击,这从这些亚丁人红色可怕的眼睛就可以看得出来,如果换过来,对方也会冷酷无情的射杀自己一样

    三面红色的旗帜从帝国海军分舰队旗舰上升起

    帝国海军水手纷纷拿出弩或者其他的武器,排列在甲板上,逐个的射杀那些落水的亚丁水手,在单调而孤寂的弓弦颤抖声里,那些在海水里面挣扎的亚丁水手们一个接一个的停止了挣扎,成为飘荡在布满血色的海面上的一具具尸体。偶尔有一两个水性好的,潜藏在别的同伴们的尸体下。才躲过了帝国海军的射杀,当帝国海军杨帆舰队缓缓地离开这片海面的时候,他们才有机会探出头来,然后经历了千辛万苦,才终于回到海港,

    两小时后,

    晚霞映照在亚丁湾往日美丽的海面上,红的就像人体的流动的血液,帝国海军舰队的真正目标出现在前方

    “司令官,前面就是号称亚丁国王王冠上最为名贵宝珠的亚丁安西城!”

    “亚丁安西城吗?”

    木索尼不需要副官提醒,也知道前面就是安西城,在西边的水天一线之间,出现了巨大地建筑群。它们密密麻麻的矗立在海湾右边线上,好像一个个庞大的巨人,挡在了视线的尽头。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亚丁安西城那传闻中被誉为通天之塔的标志性建筑,也开始逐渐的出现在所有帝国水手的眼前,标志性的十二层建筑。号称这个世界最高的高楼,还有西北方向连片的亚丁王室冬宫殿群,还有密密麻麻地港口和密密麻麻的桅杆。

    这就是亚丁安西城,亚丁湾内部最大的城市,甚至超过亚丁王度,常住人口很早就超过了一百一十万,。城市面积高达数十平方公里,它在亚丁湾绵延四十多公里。各种码头和港口排列的密密麻麻的。根据情报显示,目前的亚丁安西城拥有四十四个大型的街区,六层以上的大型建筑拥有三十多栋,的的确确是亚丁王国第一大城市,就算是比之帝国的商业之都里斯本托也不遑多让,亚丁安西还是亚丁湾最古老的城市,至少拥有四百多年有确切资料可以考究的历史,它所在这片地域,乃是亚丁人的发源地。

    被称作亚丁湾动脉的维斯河从这里入海,水量丰富的维斯河,非常适合于内河航运,大大的减轻了物资运输所需的运费,而且,亚丁安西还是亚丁湾最大的造船地,根据情报显示,亚丁安西十年间所造的船只就有两千八百多艘,海面上的点点白帆,才是亚丁安西真正的灵魂。

    而此刻,这座历史悠久,亚丁人的海运中心,庞大而恢弘的城市群就这样毫无任何阻挡的暴露在帝国海军的眼前

    “司令官,如此重要的城市,竟然没有一艘亚丁海军的船只,这实在是有些不正常”

    副官脸色诧异的说道,就算是副官也能够感觉出的问题,木索尼更是有些眉头微簇,亚丁人的海军舰队哪里去了?亚丁湾口只有寥寥几条小鱼,现在在亚丁安西城这样的重要城市,亚丁人庞大的海军舰队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一样

    “不管他,我们只需要执行命令”木索尼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依然表现出极为优秀的军人品质,他神情肃穆,慢慢的拉好了自己的海军分舰队司令官军服,努力使得它最大限度的笔挺和整洁,毁灭一座伟大的城市,犹如参加一项重要的仪式,不能有丝毫的怠慢一样

    下午六点十七分

    木索尼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这个时刻将会成为一个永远载入历史的时间,沉默片刻,他才神情肃穆的说道“六点三十准时开火,单号战舰负责轰击炮台,双号战舰负责炮击城市,每艘战舰只留下十发炮弹,其他全部打出去。”

    “是,司令官!”

    副官身躯微颤的点头,作为帝国海军军人,最大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能够用海军的炮火覆盖敌人的城市,以此来证明他们才是皇帝陛下手中真正能够摧毁一切的利剑,炮击一国王都,逼迫一国投降,虽然帝国海军有过多次炮击他国城市的记录,但是能够炮击一座如此伟大而繁荣的城市,对于任何帝国海军军人来说都是激动,

    “全舰队准备”

    “所有人立即进入作战位置”

    旗舰炮击的命令下达,帝国水手们跑向各自的位置,龙牙战舰开始在海面上横向船体,船体推动着海水如一线浪潮滚向城市的方向,寂静中透出了一股肃杀,炮仓的挡板翻起,露出一横排深黑色的雷神炮口,在红如鲜血的夕阳下朝着远方的亚丁安西反向缓缓抬起。。。。。。木索尼慢慢的举起了望远镜。望远镜里面的亚丁安西,宽阔笔直的街道上,还有络绎不绝的人群,大概就要到傍晚,出现了聚集的人群,那些看似商场的地方,也开始繁华热闹起来。源源不绝的马车在街道上来来往往,港口停泊了大量的商船,物资装卸物资的码头搬运工人多的好像搬家的蚂蚁

    “亚丁海军确实是不在啊,或者,正在赶来也晚了!“

    木索尼最后确认了一下周边海上平静无比,直到此刻,他也觉得自己像是做梦一样,突袭亚丁湾入口成功,可以说是有心算无心,可是眼前这座繁华的亚丁安西城,不应该如此毫无警觉才对,但是眼前的一切又在告诉他,没看错,亚丁安西城毫无防备,这份会让整个大陆都为之震撼的巨大功绩,就是如此明明确确的摆在自己眼前,晚霞和夕阳很慈祥很和蔼的映照着亚丁惋惜,在这座庞大繁华的城市上笼罩上一层令人羡慕的金黄色

    即使带着最浓烈的敌意,木索尼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座宏伟的城市

    在亚丁安西,许多亚丁人人已经发现了帝国海军舰队的逼近,但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生命的最后时刻已经来临,而是把海面上的帝国海军,习惯性看成了返回亚丁湾的亚丁海军,因为最近这两天,不断有亚丁海军舰队从这里的海面经过,

    “这是哪个海军舰队的战舰,怎么看起来有些奇奇怪怪的”

    这些亚丁人拥挤到靠近海岸的地方,或者站在自己家楼顶,向着大海眺望,有白发苍苍的老人,也有活蹦乱跳的小孩,还有如花似玉的少女少妇,他们都在翘首看着海面,互相交头接耳,低声的窃窃私语,似乎在猜测这些亚丁海军所属的单位,根本没有意识到,死亡之神的大手,已经悄悄地扼在了他们的脖子上。作为亚丁平民,他们大多数人并没有见过传闻中让整个欧巴罗都为之惊惧的帝国海军战舰的模样,更不知道,战争,没有怜悯,没有同情,也不允许犹豫。

    这条美丽的亚丁湾,已经注定将在那天碧一色的色彩中,增添一种最鲜艳的颜色――红色。人类的鲜血和烈火涂抹在海水中的颜色!

    “左线舰队已经完成准备。”

    “右线舰队也完成了准备。”

    带着慎重地兴奋的信息。副官气喘吁吁上来报告,深吸了一口气,木索尼慢慢的放下望远镜,用肉眼再次注视着远处宏伟的城市轮廓,微微的,木索尼轻描淡写地说道“开始吧!他然后站在舰桥最显眼的位置,两面红旗在头顶上交叉,这一刻,犹如对峙在暴风雨即将来临。卷起滔天巨浪的风中,帝国海军的军旗猎猎飘扬。隐藏在木索尼冰冷的目光下,锐利而狂热。风中,几乎能闻到鲜血的味道。

    轰隆隆……

    亚丁人看见远处的海军战舰突然冒出来白色的浓烟,就像是放了一大片的烟花一样

    “是中比亚的烟花啊,现在每天晚上都放这东西,这些海军就没有一点新意了啊!”

    远处遥看亚丁人露出失望的神色,海军这次为了庆祝国王陛下晋升皇帝,从中比亚运回了大批的烟花,再好看的东西,连续放了四五天也就没有新鲜感了,陆上放着不好看,跑到海面上去放,这些海军是怎么想的,难道换一个地方,烟花就能变成其他的不成!

    威力强大的舰炮一起发射时的景观。在亚丁人眼中成了烟花,亚丁人麻木而困惑的看着海面上的帝国龙牙战舰炮口发出阵阵的火光和浓烟,然后呆滞的目光看着拖着黑烟长尾巴炮弹掠过苍茫的天空,带着优美的弧线落入城市区,

    轰隆隆……令人头皮发麻的爆炸猛烈传来

    “啪啪啪“

    犹如猛然刮起的飓风,随着炸起巨大的烟浪,街道两边的橱窗被冲击浪的打的粉碎,里面的货物也四处散落,靠近炸弹落点的人顿时被炸得粉身碎骨,残缺不全的尸体被炸到了半空,然后落在很遥远的地方,犹如下雨一样的啪啪啪的掉下来,砸碎乱飞的石块犹如风暴一般的将周边卷进去,

    “妈啊!”

    “什么情况!”

    “我们的海军袭击了我们!”

    面对猛烈的爆炸声。还有不断落下的尸体残骸雨,绝大多数的亚丁人都傻了,一片的狼藉,到处都是鲜血和残缺不全的肢体,他们只能听到耳边不时地传来划过天空的轰鸣,残碎的房屋石块,遍地鲜血的躺满了伤员和尸体,四处乱跑的人群

    没有哪个亚丁人在第一时间意识到,亚丁安西遭受到了帝国海军舰队的炮击,因为之前连一次警报都没有

    亚丁王都,浪琴宫

    标志性的高高的塔楼和尖尖的屋顶笔直向上,精美的雕刻和大大小小的雕塑见于每一处屋檐,梁柱和门洞。置身于高悬山巅,更显雄伟华丽。

    亚丁国王喜欢这里,是因为这里高高在上,俯览尘世,不可接近,不可亵渎,也不可战胜。亚丁人站在王都西顿的街道上,仰望西方。他们赞叹浪琴宫的美丽,感激君主的仁慈赐予,或者战栗于他的盛怒,祈祷他的宽恕。在这里,国王更像神邸,更不需要去在乎亚丁红龙殿的态度

    只是此刻,亚丁国王手扶箭垛,注视着南方。魁梧雄壮的身影,正如他身后那历代亚丁国王威风凛凛的雕塑!

    “帝国海军在突袭入海口之后,开始炮击亚丁安西了?”亚丁国王将目光从远处一辆飞驰而来的军务部马车收回来,叫着军务部大臣的名字

    “是的,尊敬的陛下”军务部长脸色凝重回答道。

    放弃外围防御,将帝国海军引诱到亚丁湾内部来歼灭,这是国王陛下的策略,但是亚丁安西的位置实在是太靠近海湾入口,如果亚丁海军在亚丁安西布置重兵,帝国海军只怕立即就会转身逃走,一旦让帝国海军逃走,再想要得到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基本就不可能

    为了胜利,国王陛下是连自己当成了诱饵,何况一个亚丁安西!为了亚丁,为了陛下,只有放弃亚丁安西!反正毁灭的城市还可以重建“时间过得真慢。”亚丁国王凝视着天边的红霞,自言自语般地道。血浪正从南边滚来!亚丁想要成为帝国,不先击败一个帝国怎么行!

    这是亚丁的宿命,也是自己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