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2732章 减员
    “为何?因为……”

    “洪武阳,你的话太多了。”

    正当风绝羽问及有关九洲神墓的秘密的时候,台阶上的黑袍少年,神情极是不悦的打断了马上就要将隐情如实道出的洪武阳,听到那稚嫩却不失威严的声音,强如洪武阳这般高手,居然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风绝羽不理解为何洪武阳会把话说死,而且他也相信,霓光也是清楚这非生即死的由来,洪武阳目泛精芒的看着风绝羽和霓光,似有难言之隐,忽然不再解释,身形往后退了几步,对霓光等人说道:“想让老夫自尽,汝得还不够资格,取出你们的法器。”洪武阳说完,一身颓废的气势忽然尽数散去,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不可一世的猖獗霸气。

    霓光一看脸色就阴沉下来了,因为他知道,经过了短暂的思忖之后,洪武阳已经不会再受他的摆步而选择自尽这条路了。

    他不知道洪武阳的心理历程是怎样进行的,风绝羽同样不清楚,这短短的片刻,洪武阳肯定考虑了再三,但他为何惊惧到如此程度,竟然把想说的话硬生生的咽回到了肚子里。

    那黑袍少年究竟握有洪武阳怎样的把柄,才能让他如此唯命是从。

    真是该死啊,这九洲神墓一定有更大的隐秘,洪武阳这样的高手都身陷其中任人摆步,看来想出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风绝羽愁眉不展的想着,终于意识到了九洲神墓的可怕性,然而他也在疑惑,自己在宏图外围得到的那个九洲墓印,为何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朱丝马迹泄漏出来。

    其实风绝羽自从进了墓道之后就开始搜索跟九洲墓印形状相仿的地方,这一路走来,墓道和阵宫,他基本上每过一处都会暗中观察一番,可是除了那些指向正确路线的铜门,他压根就没发现哪里能用到身上的九洲墓印。

    九洲墓印,是打开九洲神墓的钥匙,自己已经进入了神墓,怎么没看到那把神墓之锁呢?

    按道理讲,拥有九洲墓印就意味着拥有一定的资格,没有必要受此磨难啊。

    风绝羽百思不得其解,正思忖间,霓光的声音幽幽的传来。

    他怨毒的咬了咬牙,眼看着没法逼死洪武阳,顿时怒向胆边生,见风绝羽在自己的身边,歪着脑袋语速奇快的说道:“风小友,那两个黄毛小儿才是这墓中的真正守墓之人,此墓的玄机应该就在二人身上,待会儿你配合我拦下这老匹夫,乌鸦、殷别,你们想办法给我制住那两个小子,哼,我还不信了,一个死人墓能把我霓光留住。”

    眼看着一场大战不可避免,风绝羽当机立断决定用霓光的办法,最起码他们这些人聚在一起,力量才足以和一皇一帝抗衡,否则一旦散开,根本没有人是洪武阳和阎皇的对手。

    目光隐晦的瞥向广场的另一边,澎湃的本源神力在五大高手的轮番释放之下,广场另一边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的程度,以萧洪章为首的莫上仙、梵古圣、司空爵四人和阎皇斗的旗鼓相当,而且渐渐的开始动用底牌,一件件从未见过的法器祭出体外,四人的气势也是一路高涨,大脸通红,好似在怨气和不甘的怂恿下,准备和阎皇彻底的分个高低上下。

    而那阎皇依旧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他的武技玄妙莫测,无论攻守,皆有章有法,一柄斩马大刀在阎皇的双手中宛若变成了活灵活现的游龙,刀来刀往皆是密不透风,与此同时,此人左右两侧的肩膀上方还各自悬浮着一件法器。

    左肩之上是一把深红色的小伞,伞面缓着稀奇古怪的花纹,神力催动下的小伞不断的喷出火雨和浓烟,伞面花纹闪闪发光,蒸腾着炽烈的热浪。

    阎皇的右肩上方,还有一枚云黄色的宝珠,此珠始终跟着阎皇不断的射出锐利的光束,如同剑芒般扫射着围攻他的萧洪章四人,许是之间吃过那宝珠的亏,四大高手旦凡看见宝珠射出光束,皆是毫不犹豫的选择闪躲,而且围攻阎皇有一会儿的萧洪章四人皆是累的气喘吁吁,显然神力支出过于巨大,导致了四人身体上出现了疲惫的状态,饶是那阎皇,此时胸口也是上下起伏,不如一开始的时候游刃有余。

    “呛!”

    观望中,风绝羽听到耳边传来传来一阵响动,不自觉的将心神收回,扭头一看,霓光已经抽出了随身携带的配剑,摆出了进攻的架势,看着那缭绕着紫、金、红的三彩剑芒,风绝羽终于意识到这位阴绝山脉的王位彻底愤怒了,与此同时,他也害怕了。

    三重墓道的惊心魂魄的历险,只有遇到母螈母兽的时候,霓光方才用过这把剑,足以见得,霓光对这把剑的看重以及持剑时的傲骨风范,然而值此一刻,风绝羽忽然发现,当霓光握紧了三彩神剑的时候,他的手居然是颤抖的,那种无法压抑的恐惧,并没有因为三彩神剑的出现而减弱多少,反而更加强烈了起来。

    唰!

    看到此处,风绝羽右腿往后撤了一步,顺势掌心一翻,天坠重剑进入了掌心当中。

    嗡!

    天坠一出,三把宝刃竟不自觉产生了器灵的感应,同时发出震耳欲聋的嗡鸣声,三把剑,法华缭绕而起,各自澎湃着剑灵中的战意,宛若三道匹练脱手而出。

    唰!

    一黑、一赤,还有一道三色剑芒同时爆发耀眼的强光,三人还未动手,便有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王者之威化作无形的能量涟漪,各自向周边蔓延开来,恐怖的涟漪波动,震的脚下广场地砖纷纷颤动了起来,竟是自主的产生了缝隙继而迸裂开来。

    三人面面相觑,如临大敌,此一时,洪武阳的目光却是紧紧的盯死了风绝羽手中的天坠,浑浊朦胧的双眼就像散去水雾一般,顷刻间变得明亮通透,他盯着天坠剑,眼神中掠过惊讶和激动的味道,目光转而向上移动,与风绝羽视线交接,不由得赞不绝口:“好一柄承神之宝,如若老夫没有看错,此剑便是龙皇当年纵横捭阖的旷世神剑天坠吧?”

    “老前辈认得天坠?”

    “曾有过耳闻,却不曾相识,今日一见,老夫此生也是没有白活,小友,可以动手了。”

    洪武阳略带谦虚的说完,抖了抖手中的同心古焱剑,一股峥嵘狂烈的火浪顿时从剑身上飞腾而起,化作一只火鸟悬在剑身之上。

    “剑气化形?这也是一件承神之宝?”

    霓光的脸色变了一变,而就在这时,广场另一边大战激动的中心,阎皇手中的斩马刀大突然向前一递,哗的声,那刀锋中突然幻化出一名骑着骏马全身铠甲的将军,此将军聚阎皇神力于一身,策马冲驰而去,手中斩马大刀愤然前刺,扑哧一声,竟然直接穿过了梵古圣的胸膛,并将其狠狠挑起,一路撞出去数十丈开外。

    缠斗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四大高手恶战阎皇终于有了比较明晰的结果,而让人震惊不已的是,那个略占上风的一方,竟然是单枪匹马的双面阎罗。

    哗!

    “又是器灵化形,承神之宝?”

    霓光的手掌抖的更加厉害了,他看了看手中的一流传天之宝三彩神剑,不经意涌起的豪迈,仿佛被一盆冰冷的泉水浇透。

    器灵化形,乃是承神之宝的威能,非承神之宝并不具备,眼看着这二人手中持有的都是承神之宝,霓光那十足的信心顿时消磨了大半。

    策马神将刀挑梵古圣一路冲驰而去,鲜血宛若倾盆之雨泼洒了一路,数十丈的距离,地面被梵古圣的鲜血染红,直到那神将消泯,梵古圣才无力的撞在了地上,打了两个滚,爬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众人惊骇远望,爬在地上的梵古圣奄奄一息,片刻之后,他的头顶突然冒出了一团金光。

    那是金身出窍的迹象。

    强大的双面阎罗,竟然斩断了拥有乾坤中期修境的梵古圣的生机,逼着他用金身出窍的方式保命。

    金身出窍,那是肉身已毁之后选择保命的手段,意味着梵古圣几百近年来的修为,在一朝之间折损大半以上,而且如果没有合适的肉身,他再也无法施展毕生所学,只能沦为丧家之犬,等待重生的机会。

    可是在九洲神墓,哪里有什么肉身可以给他夺舍重生,说白了,现在的梵古圣就是一头待宰的羔羊,就算阎皇不杀他,恐怕在场的高手,也会惦念着他的金身。

    毕竟一个乾坤中期高手的金身绝对是世间难寻的大补之物,只要将此金身加以炼化,或融入丹药之中服食,必定能大大提升自身修为

    司空爵就在此时舔了舔嘴唇,眼中流露出贪婪之色,而看到司空爵充斥着掠奔光芒的视线,梵古圣吓的亡魂皆冒,就连大骂阎皇的心思都没有了。

    “司空爵,你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