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都市言情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0 正果
    回到托瑞多别墅。

    稀云依然自闭式的缩在客厅的一角,躲避阳光。扎克没给新的指示,问了守家的管家有没有人找自己,得到了巴顿中的尼克·乔凡尼打来电话并留了言,询问临时魔宴会议的事情。

    扎克知道在别墅的这个乔凡尼管家,有第一时间把这边的大小事传递给巴顿尼克的习惯~不是个坏习惯,但大家懂的,也挺讨厌的~

    不过就和昨天尼克打到南郊殡葬之家的电话一样,扎克是懒得回应尼克的,反正参加魔宴会议的有其他乔凡尼,用不着扎克去叙述。

    “清空留言。”扎克发布了新的家务给管家,身为乔凡尼的管家显然有些抵触,但不管是他还是妇人茨密希其实都明白,他们双双被安排在这里就不是让托瑞多舒心的,托瑞多现在两不偏袒的态度其实对大家都好——他们或许都没能达到他们哥哥(尼克和罗伊)的期待获得托瑞多的优待,但同时,也绝对也没人失败了什么,因为没对方都没有成功~是这个理儿不~扎克:“今后打过来的电话一律你处理,我不接受任何来自西部和巴顿的电话,任何。”确认眨巴着眼的管家听清楚了,继续,“只有中部的电话,第一时间通知我。”

    管家点了下头,领命去操作电话了。

    茨密希妇人回到别墅的时候就回归了工作状态,并没有多理会自闭的稀云,倒是在听到扎克的安排后,拖着吸尘器靠近了似乎要准备要上楼休息的扎克。

    “我刚意识到,如果最后你不让策反勒森布拉内部舍弃妮娜,你会把茨密希推出去,承受和巫师家族结盟的罪名。这才是你让我‘护崽’、护住稀云的意思,这才是你所谓的知道妮娜的局后一一应对的意思,对么,托瑞多氏祖。”

    扎克确实是要上楼休息的,楼梯上回身,看着下方的妇人,“是的。”没什么好否认的,大家也别意外,妮娜的局被她自己做崩了是她没水准,扎克有水准。作为经历过一次被安上背叛的罪名后灭族的托瑞多,扎克不会存有一丝天真的侥幸。

    茨密希妇人看着扎克,“你根本不会良心不安对么,因为你知道北国还有正在壮大的茨密希。魔宴的茨密希现在反正废的,又确实和巫师有了不可分割的关系(罗伊在巴顿的丝贝拉达成的在中部成为印安文化保护地的协议,茨密希确实和巫师结盟了)不如提供点儿价值。”

    扎克再次点头,“是的。”

    妇人安静了一会儿,“妮娜是对的,我们应该警惕你。”

    扎克依然不准备否认,张嘴被抢先了。呵,抢先的是迈尔斯,“你自己要有点儿逼数!”迈尔斯的语气?这是要上天啊。扎克和茨密希妇人同时有些惊讶的看向了迈尔斯。

    迈尔斯已然没有了在魔宴会议末尾时的那副孬样,盯着茨密希妇人,“看上稀云的你敢说他那么明显的印安血统没被你算计?!你们这个城市对印安人是个什么态度我来一周就感受的清清楚楚了!你们的报纸、电视、电影,整个社会的氛围全是侮辱印安的元素!你一个二代茨密希,躲在这里避难,然后看准机会收了一个印安混血做后裔,你敢说你自己没什么打算?!”

    扎克挑了眉,嘴角弯着将视线转向了妇人。呵呵,这位罗伊的妹妹,脸在斗,感觉下一刻就能从皮肤里射出什么致命武器,终结迈尔斯的生命。

    但迈尔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你和那个妮娜根本没有区别!她只想构陷托瑞多,而你,只想从托瑞多身上捞好处!所以,别在这里装无辜!今天这件事托瑞多没伤到任何人的解决了!也没从你身上拔毛!所以!闭嘴的享受托瑞多带来胜利!”

    整个别墅都像被静了音。

    然后,吸尘器的噪音从茨密希手中的吸尘器里发出,嗡嗡嗡……茨密希拖着吸尘器走掉了。

    扎克再看一眼迈尔斯,笑着摇了摇头,“你不怕了?”

    迈尔斯的身体软了一下,靠着护栏才站稳,哆嗦的跟着扎克上楼。他没有回答扎克的话,而是,“我在表现我自己,向你!”声音倒是有种坚定的意味。

    扎克懂的。

    世界观被吸血鬼打开后的人类,我们也见过不少了。熟悉的世界被碾碎,重铸世界的过程是必须的。然后,就是这些人决定要怎么在真实的世界中生活了。

    正面反面的例子我们都看过。活的好的如詹姆士,虽然他自己不会承认。活的差的如误入囫囵境地的诺,当然他也不会承认。甚至挂掉的,如曾经也和扎克来了西部的戴尔或巴顿的福特,他们大概也不会觉得自己在决定怎么过自己人生的时候会走到那种绝境。活成永生的,例子也多,这托瑞多别墅里就有一个稀云,只不过不是扎克给的永生,排除的话,我们可以看昆因夫人和露易丝。

    现在,是迈尔斯在选择他要怎么活。

    迈尔斯,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家伙。

    回顾所有我们知道的实例,迈尔斯不属于任何一类~他不像詹姆士那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他也不像诺那样在知道真相前就对扎克带有主观认可。他更不像戴尔或福特那样有狭窄的价值观,一条路走到死——这两个例子的死路,都是在他们的价值观里,吸血鬼是怪物,是敌人,对么。但迈尔斯也绝对没有足够开明以得到扎克的善意认同——迈尔斯在不知道吸血鬼的时候,就把扎克这个格兰德老板当敌人了~别忘了迈尔斯为了获得格兰德秘密,挖了格兰德墓!这和昆因、露易丝完全相反!

    哈,这么有‘意思’的个体,此时在怎么决定他未来的道路呢~迈尔斯向我们展现了答案,他在表现自己。能让一个二代茨密希闭嘴的败走,我们可以说,迈尔斯的表现,是成功的~

    扎克继续上楼,“你不用向我表现你的聪明,从你在格兰德墓地主动和我说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是个真正聪明的人,迈尔斯。”语气中带着笑意。这是事实,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迈尔斯也继续跟着扎克,扶着护栏往上,“但我不是个‘好的’聪明人!”

    扎克从来不会吝啬对两种人欣赏,我们都知道的,一,聪明的人,二,有自觉的人。所以带着笑意的,“是的。”继续上楼。

    后面的迈尔斯深呼吸一次,“我挖了格兰德北园的墓,我想你早就知道了,所以才换了安保公司!”

    扎克都不用回应什么,用背影给迈尔斯一个耸肩,径自走向这别墅的托瑞多主卧。

    “你要明白在这种处境的我,并没有多少选择!”迈尔斯继续深呼吸,这份他追着要和扎克进行的对话,看来没那么容易结束了,“我必须掌握格兰德的秘密,然后为我自己的未来考虑!我行为或许‘不好’,但我没有做错!”

    当然迈尔斯没做错,事实上他每一步都做对了,现在才能在这里~

    扎克进了卧室,接受了迈尔斯一时半会儿不会消停的事实,舒服的往床上一靠,看着迈尔斯,话多了起来了,“你想要什么,迈尔斯。”扎克带着笑意,“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扎克交叠着双脚脚尖,摇摆一下,“你应该知道,这次西部之行结束后,你必然有光明的未来,我不会把一个接触过这个国家核心权力——魔宴的人类,丢在什么不为人知的地方~呵呵,迈尔斯,以你的能力,也不可能不为人知。所以,我不如关照一下你,至少让你不要给我舔麻烦。那,你想要我给你什么,说吧~”

    要么不说,说,就省掉那些弯绕直奔最重要的。扎克对迈尔斯的态度,果然还是没啥变化。

    迈尔斯却一时哑了。可能是没想到对话的进程会跃进到最后一步,他还想多表现一下。也可能,是他终于真正的松了一口气——他的未来,有保障了!他在格兰德遭受的一切,都不是白费!

    迈尔斯没说话,扎克却不想浪费太长时间等,提议了,“你想要永生吗?和稀云一样成为某个氏族的吸血鬼?”

    扎克真的跃进式的拉扯话题!

    迈尔斯抖了一下,感觉身体又软了,踉跄的摸到衣橱旁,靠着,几欲开口的样子却始终没能说出话。可以想象现在这个人类的脑中,正有什么样的风暴在发生!

    “你很聪明,十三氏族中以真正聪明为代表的氏族有托瑞多。”扎克示意自己,“和勒森布拉。”

    迈尔斯脑中的风暴,小了一点儿,因为扎克在帮他~不是么,这两个选项说,呵呵,迈尔斯能没点儿数么,托瑞多??迈尔斯知道自己不可能指望的!勒森布拉??不!经历过魔宴会议上托瑞多一人‘碾压’勒森布拉氏族所有人后,加粗的不!

    “聪明能给人带来很多延伸特性,比如,知道自己的位置,比如,能从自己的立场中获取利益。这样的氏族就很多了。”扎克笑了一声,“每个氏族中都有这样的人,这倒是废话了。我想最终不是你选哪种吸血鬼,而是哪种吸血鬼看上了你,像稀云那样~”

    扎克两次提及稀云,是有原因的。迈尔斯能不能抓到,就看他了。

    迈尔斯抓到了,他已经走到了风暴的针眼,平静了下来,“我走的是罗根的路。罗根没有成为吸血鬼对么,那我也不用非要成为吸血鬼。”

    这是正解。

    迈尔斯非常明白,他能够在扎克眼下玩他的双面人游戏,都是因为有稀云。这一对要走之前格兰德两个员工道路的人,在扎克眼中,是‘有趣’的,值得‘游戏’的组合。

    稀云正果了,不是么,稀云自己都不知道,他的身份,他的人种,成为了在魔宴会议上给扎克最大麻烦的元素——巫师家族的构陷!

    稀云走的是埃文的道路。扎克对埃文做了什么?把埃文这个麻烦送走了,送给了巴顿西区的多灾多难的毕夏普家族!这不是一模一样的吗?稀云现在是茨密希!多灾多难的茨密希!过去苦难就不说了,今天扎克差点儿可就把茨密希推出去献祭了!

    结论!稀云走埃文的道路,走到了正果!那,他迈尔斯,也该一样!这对组合怎么在扎克面前开始,就理应怎么结束!

    迈尔斯低了头,“罗根成为了狼人,他不是吸血鬼,但他在一个对吸血鬼重要的位置。”没错,罗根作为瑞文奇狼群的第一个成员,如今可正在魔宴中,接收那些未来愿意和吸血鬼和平共处的狼人。“我明白,我不配呆在吸血鬼的核心圈子中,因为……我不是‘好人’。”聪明且自觉,他撇了一眼扎克的表情,“你不会信任我,我自己都不信任我自己,我是个双面人。”

    扎克的表情挺松弛的,没有刻意管理,“没错,我不会把你放在足够近的地方等着你捅刀,也不会把你放的太远,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搞事。你想的挺透彻的,我需要把你安排在我放心的位置。我想看过三楼那些文献资料后的你,大致也知道不少东西了,有看到什么适合你的位置么?”

    迈尔斯却摇头了,仿佛否定了扎克的话,并不认为他有能让扎克放心的位置。终究,他和罗根是不同的……然后,迈尔斯说出了一个名字,“扎格尔。”

    扎克挑了眉,原本放松搭在身侧的手,交叠在身前,没说话,等迈尔斯继续。

    迈尔斯抬起头,看着扎克,“把我送到共和去,去隐秘联盟,鲁特·勒森布拉制造的托瑞多赝品那里。如果罗根对你的意义是帮魔宴吸血鬼交朋友(狼人),我的意义……可以是帮魔宴吸血鬼向敌人捅刀。”

    迈尔斯的捅刀,双面人的捅刀,呵呵,我们懂的,是和别人交朋友后在背后送出那把刀~

    在扎克这里,迈尔斯的刀,彻底没机会捅出去了,但是——

    “你已经有可以和扎格尔交朋友的资格了~”扎克的眼睛亮了。

    “是的。”迈尔斯点头,“托瑞多在魔宴走出曾经在隐秘联盟时经历的灭族困局。扎格尔这个托瑞多赝品,会想要你这份经历。我可以给他,第一手资料,我和扎格尔,会成为最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