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玄幻魔法 > 乾坤剑神 > 第150章 城主降临
    “嗯?”

    钱枫老脸也是一变,怒视向一侧天际。

    “轰隆!”

    一道蓝色光晕匹练,席卷而来,伴随着一声巨响后,那蓝色匹练,将钱枫击向景言的黑色腥风掌印瞬间击溃。

    “嗖!”

    一道蓝色长裙身影,缓缓从天空落下。

    “道灵境强者?”在场的所有人,心中都是微微一震。因为,只有道灵境的强者,才能短暂的御空飞行。而来人,显然是从空中降落下来。

    “城……城主?”

    魏家族长魏久河,目光一凝,下意识的喊了出来。

    身穿蓝色长裙,刚刚赶来的,正是端阳城城主白雪。

    “城主大人怎么突然来魏家了?”

    “城主大人,很少露面啊,就是端阳城第一家族钱家族长,想见城主大人,都要提前预约才行。”

    “是啊!可是,城主大人,为何会来魏家?难道,是听说了东临城武者来魏家闹事,所以过来看看?”

    “笑话!这怎么可能?除非是东临城的景家,大规模出兵扫荡魏家,不然城主大人不可能为了这点小事出面。”

    “……”

    无论是魏家人,还是其他各家族的高层人物,心中都疑惑的很。

    这位表面上掌控整个端阳城的城主大人,怎么会突然现身在魏家?

    “魏久河,见过城主大人!”

    “钱枫,见过城主!”

    “……”

    在场的,先天境界强者,都向白雪见礼。至于未达到先天的武者,则根本没有资格上前与城主白雪说话。

    钱枫,心中是很不悦的,因为他的毒砂掌击出之后,若不是城主出手破坏了他的攻击,那现在景言应该是死掉了才对。而现在,景言还安然的站在那里。

    “可恶!”钱枫心中恼怒,不过他低着头,不敢将自己的不满表现出来。

    “钱枫,我刚刚让你住手,你是聋了吗?”白雪,根本就没有理会众人的行礼,而是看着钱枫,语气冰冷说。

    “啊?”钱枫一愣。

    在城主白雪喝声之前,他的毒砂掌凝聚的掌印,已经拍击了出去。他即便想要停止,也是做不到啊,这白雪城主,难道不知道这一点?可这怎么可能?道灵境的强者,怎么可能会不清楚这一点?

    可是,她为何,还会说这样的话?

    钱枫,愣神的看向白雪,一脸的困惑。

    其他人,同样疑惑!他们都知道白雪城主的性格冷傲,但是对一切,都比较淡然,很少有人能看到白雪城主动怒的时候。可是现在,她却直接呵斥钱枫是聋子,这可是一点面子都不给钱家长老钱枫了。

    钱枫,也是先天巅峰境界的强者啊,在整个端阳城,那实力排名,完全是可以进入前十的。现在,白雪城主却丝毫没有给其面子。甚至感觉上,似乎是故意在找钱枫麻烦的样子。

    魏久河,也是眉头紧锁。

    “难道,白雪城主是因为东临城武者来端阳城闹事,所以心中非常不悦,她是想,亲手将这个景言小畜生击杀?所以钱枫长老对景言动手,她才会非常的生气?”魏久河,心中盘旋着这样的念头,不然他实在找不到理由,白雪城主为何会如此的动怒。

    年兰等几个人,虽然困惑,不过心中却是窃喜的很。

    刚刚,钱枫这个老东西,是何等的霸道?现在在城主面前,也得乖乖的不敢有丝毫的违逆,哈哈,真是活该啊!

    年兰嘴角泛着一抹得意的笑容,强忍着笑出声来。

    “城主,我的做法,难道有什么不妥吗?我身为,端阳城第一家族钱家长老,对这个来端阳城闹事的小子感到愤怒,所以出手击杀他,也是为了维护端阳城的威严。城主,你为何要阻止我击杀这小贼?”不管怎么说,钱枫都是身份崇高的钱家长老,当众被白雪这样斥骂,他也是非常的不满。

    所以,他带着不悦的语气反问。

    “钱枫,我叫你住手,需要理由吗?我有自己的理由,就需要向你解释吗?”白雪冰冷的语气,似乎是让附近的空气温度,都骤然降低了不少。

    “端阳城的威严,需要你来维护?”白雪的目光,盯在钱枫身上。

    谁,都能感觉得到,白雪城主此时对钱枫的极度不满。

    “景言,你没事吧?”白雪旋即又看向景言,问了一句。

    虽然,语气仍然是很冷傲,但是众人眼睛都是一瞪大。因为,他们能够听出,白雪城主的语气之中,似乎有一分关心在里面。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情况?

    白雪城主,关心这个东临城的年轻武者?难道,二人是认识的?但是,一个东临城景家的十多岁武者,一个端阳城城主,二人怎么会有交集?

    “多谢城主大人关心,我没事。”景言,笑了笑,对白雪城主回应道。

    “嗯!”白雪轻轻点了点头。

    到了这个时候,就是一个没脑子的蠢货,也看出来了,白雪城主根本就不是要杀景言,而是要救景言。如果白雪城主要杀景言,还会询问景言有事还是没事?

    魏久河等魏家人,心中都是‘咯噔’一下。

    而钱枫的老脸,表情就更加精彩了,他看了看白雪城主,又看了看景言,脑子里一片混乱。

    “我刚刚才听说,你来魏家的事,所以我就过来看看。那个,是你要找的人?”白雪顿了顿,又对景言问道,她伸出白皙的玉指,指了指在年兰身边的刘晓月。

    从景言闯入魏家,也过了不少的时间。虽然魏家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离开过演武场,但是魏家子弟和护卫数量那么多,不可避免的有一小部分离开魏家宅院,或者是悄悄将消息传出去。

    一年轻武者闯入魏家要人,这消息,当然是很劲爆的。所以,消息传出去后,很快就在整个端阳城传了开来,自然也就传到了白雪城主的耳中。

    白雪一听说景言这个名字,顿时想了起来,而后她就马上赶来了。

    “是的,她叫刘晓月,之前被魏家抓来了,所以我才来魏家。”景言也看了看刘晓月,语气不禁的有些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