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墨阁 > 玄幻魔法 > 乾坤剑神 > 第319章 不能治罪
    林岩脸上笑容收敛,他看了看景言,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无奈。

    他尽力了!

    可是,现在连刑法殿殿主应有缺都亲自现身了,他就算再想带景言离开这里,也有心无力。

    应有缺是道一学院上院长老,权力最大的几个人之一。

    即便是他林岩,也无法违背应有缺的意志。

    “景言,跟我们去刑法殿吧!”应有缺目光落在景言身上。

    “殿主大人,我觉得应该将此子当场斩杀,以儆效尤!就算他天资再高,也不能凌驾于道一学院法规之上!”跟随应有缺,一同前来的一名较为年轻武者,突然说道。

    应有缺,看了这较为年轻的武者一眼,没有立刻说话,似乎是在考虑这个较为年轻武者的话,要不要将景言当场诛杀。

    “景言,你不知道我是谁吧?”这名武者,又看向景言,狞笑问。

    “你名气很大吗?我应该认识你吗?”景言盯着此人,没好气的说。

    景言能感觉到,这个人身上针对自己的杀意。不过,景言确实不认识这个人,也不清楚此人为何对自己有那么强烈的杀意。不过有一点景言确定,那就是此人肯定是自己的敌人,对自己有如此强烈杀意的,不是敌人是什么?

    “我叫钱镇!”这名武者,冷笑了笑,说出自己的名字。

    景言心中一凛!

    他立刻联想到了钱波,钱波、钱镇,二人应该有联系。

    “你是钱波的什么人?”景言当即问道。

    “呵呵,看来你还没忘记死在你手中的钱波。你听好了,钱波是我钱镇的弟弟。你在杀我弟弟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自己会有今天!”钱镇目中闪烁着寒光。

    景言眼神微微一凝!

    他确实不知道,钱波还有一个哥哥在道一学院。而且看起来,这个叫钱镇的家伙,也是内院的学员。从其身上的气息看,此人应该是道灵境的武者。

    “小子,你认识那个张敏对吧?”钱镇见景言沉默,又说了一句。

    景言眉头一挑,目光陡然一转,死死的盯着钱镇。

    “看来你确实认识这个张敏!”钱镇阴笑了一声,“这个张敏,倒是不错,就是愚蠢了一点。我给过她机会,只要她愿意指认你杀了我弟弟钱波,我就留她一条命。可是,她却不愿意指认你,没有办法,我只好亲手杀了她。”

    景言,狠狠的咬着牙齿。已经逐渐平息的杀意,瞬息间,又涌动起来。

    “哈哈,看来你真的很在乎这个张敏啊!”钱镇见到景言的表情,愈发愉悦起来,“啧啧,你不知道这个张敏是怎么死的吧?她可不是一下子就死去的,我先废了她的雾漩,又将她的武道经脉一条条击溃,大概过了一星期的时间,她才自杀。”

    钱镇一副享受的表情。

    “你这个畜生!”景言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都要炸裂开。

    怒火,似乎要将整个身躯都燃烧!

    张敏,是因他而死。

    钱镇冷笑,景言越愤怒,越痛苦,他就越是高兴。原本,他没有必要告诉张敏是怎么死的,但他看出景言很在乎张敏后,就故意将张敏是怎么被折磨死的,告诉了景言。他就是要让景言痛不欲生。

    “她是自找的,怪不得我,我给过她机会,她却不珍惜。”钱镇摇着头,“她是死有余辜!”

    “畜生,给老子闭嘴!”景言狂怒咬牙喝道。

    握紧的掌心,指甲都深深掐入肉中,红色的血液渗出。但景言,却没有任何的感觉,他的胸膛内,只有无边的怒火。

    “哈哈,看来你这小杂种,也知道了失去在乎的人,会不会心痛了。”钱镇表情狰狞。

    事实上,他倒并不是很在乎自己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问题是,就算他不在乎钱波的死活,也不能容忍有人杀死钱波。

    在他看来,景言必须死!

    “殿主大人,请允许我亲手诛杀这个小杂种!”钱镇转向应有缺,躬身说道。

    “嗖!”

    这时候,一道金色身影,快速从天际飞行而来,落在场中。

    在场的众人,目光都凝视过去。

    “应有缺长老。”这金色身影,样貌看上去非常年轻。

    如果只从表面看,他似乎要比那钱镇,还要年轻一些,也就三十岁左右的样子。

    但是,在场的人,不管是应有缺,还是林岩、木犀等人,表情都很严肃。

    “冰若使者!”应有缺,竟是向金色长袍年轻武者微微欠了欠身。

    这金色长袍年轻武者,正是掌院身边的一名使者。

    道一学院首席掌院身边,一直会有两名使者跟随。这两名使者的任务,就是帮掌院大人传递消息。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两名使者,代表着掌院大人本人。

    正因为如此,应有缺才会对冰若这个使者如此客气。

    “你是景言?”这个叫冰若的年轻武者,又看向景言,问了一句。

    “正是!”景言应道。

    “应有缺长老,奉副掌院大人之命,我前来通知你,景言无罪!”冰若对景言点了点头后,又看向应有缺说。

    “嗯?”

    “什么?”应有缺微微一愣。

    不仅是应有缺,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有些愣神。

    在冰若过来的时候,众人还在猜测冰若使者的来意,但是大家都想不到,冰若使者,居然是来通知应有缺,景言无罪的。

    而且,冰若使者还说了,是奉副掌院大人之命。

    副掌院大人,居然也关注了景言?

    应有缺关注景言,那是因为应有缺是刑法殿的殿主。景言,触犯了道一学院的法规,加上有不少人,都不希望景言被刑法殿处死,所以他应有缺才会亲自出面解决这件事。

    可是现在,连副掌院大人,都插手了这件事,这未免太不寻常了吧?

    “冰若使者,副掌院大人要插手我刑法殿的事情吗?”应有缺明显有些不满。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传递消息罢了。副掌院大人亲口对我叮嘱,要我告诉你,景言无罪,刑法殿不能对景言治罪!”冰若笑了笑说。